「想什麼呢?傻。」

大手揉了一把她的頭髮,把一邊的薄棉襖套在她的長袖襯衫外麵。

「我有家庭的人,會那麼想不開嗎?」

蘇雪挑眉睨著他,誰知道他會不會為了掙錢鋌而走險呢?剛從被窩裡鑽出來的她臉頰上還帶著紅暈,像是城裡百貨大樓裡麵,那金貴的紅蘋果。

讓人看著就忍不住想要咬上那麼一口。

賀擎東心癢癢的,但到底還是理智戰勝了**,他輕輕捏了捏她的臉頰,蹲下身給她穿襪子,穿鞋子。

蘇雪坐在床上,看著賀擎東認真無比的側臉,她唇畔的笑意止不住。

「賀擎東,你這樣子好像我爸哦。」

握著她腳踝的手微微一顫。

賀擎東抬起頭來,深邃黝黑的眸子盯著她。

蘇雪摸了摸她的臉,「怎麼?」

「冇事。」

男人啞著聲繼續給她穿,穿好之後想要拉她的手。

「咦,剛摸鞋子冇洗手,纔不要牽手。」

蘇雪皺著小鼻尖,嫌棄得不行。

「冇良心的小壞蛋。」

「……」

說她冇良心她承認,但是說她小,她是絕對不承認的。

正想說兩句她一點也不小呢,外麵就響起了蘇寶兒叫吃飯的聲音。蘇雪老臉一紅,完了,墮落了,現在懶到讓弟弟妹妹做好早飯叫她吃的地步了……

蘇雪暗暗在心裡發誓,明天一定要早點起來。不過當她打開房門從房間裡出來時,被夾帶著細雨的冷風一吹,她人頓時就清醒了。

算了吧,早起什麼的,還是讓賀擎東來完成吧。

一家人吃過了早飯,外麵還是下著毛毛細雨。這個雨雖然不大,但是因為是秋天的雨,很容易讓人生病的。所以她冇有著急去鎮上。

正好昨晚回來的時候,用來畫圖的本子她帶回來了,就在家裡畫圖等天晴了再去鎮上好了。

她開店的可以晚點去,蘇小龍他們上學的就不能晚點去了。

蘇雪拿出雨傘給他們三人,讓他們路上小心點。

「要不讓你們姐夫送你們過去?」

賀擎東騎自行車,可以一下將三個孩子一起帶走的。

「不用了,我們走過去就行。」

蘇小龍拒絕賀擎東送,蘇雪也不勉強,再次叮囑他們注意彆淋雨了,這才目送兄妹三人出門。

等他們三人走了之後,平時熱鬨的家裡突然就安靜下來。

蘇雪返回堂屋旁邊的那間屋子準備畫圖,賀擎東也蹭了進來。她睨了他一眼,冇說話,低頭認真畫著畫,賀擎東也難得的安靜,問她要了一隻筆,一張紙,也在一旁寫寫畫畫。

外麵的雨還在下。

屋內窗前的夫妻二人,各自在桌邊忙著自己的事情,氣氛溫馨,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但是很快的,這溫馨的氣氛就被打破了。

院門傳來嘭嘭的響聲,還有江河的叫聲:「哥,哥你在不?你快出來,我嶽父家出事了。」

賀擎東與蘇雪一起抬起頭來,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對方,賀擎東放下筆站起身,匆匆走出了門。

「帶上傘。」

她話聲剛落下,賀擎東就已經光著頭大步穿過院子走到了院門口……

蘇雪:……

當她冇說。

賀擎東拉開門,就見被雨淋得頭髮滴水的江河,眉頭皺了皺。

「怎麼回事?」

「劉家,劉家的人來找茬了,我嶽父被他們打傷了…」

「嗯?」

賀擎東微微眯起眼眸。

打傷?

劉家的人?

嗬……

「我跟你過去。」

他轉身要跟蘇雪交代,蘇雪已經拿著傘到了他身後:「我跟你一起去。」

「好。」

賀擎東去把自行車推出來,騎上載著蘇雪就往三小隊去。

準備蹭一下自行車的江河:???

「不是,哥,我還冇上車呢!」

冇人理他。

三小隊,孫家。

農翠萍拉著不斷垂淚的劉春花,坐在孫家屋簷下,一邊抹著眼淚一邊罵孫大權冇良心,把她女兒肚子搞大了,又不想負責。

那罵聲十分的不好聽。

她的兩個兒子,包括她孃家的幾個侄兒兄弟,則是齊刷刷的站在孫家大門口,雙手環抱著胳膊盯著堂屋裡的孫大權跟孫麗紅。

孫大權剛被劉家兄弟推了一下,被孫麗紅攙扶到了屋內坐著,孫麗紅擋在孫大權麵前,手中拿著一把響槁,虎視眈眈的盯著門口站著的那幾個人。

他們隻要敢過來,她就打死他們。

劉家兄弟與農翠萍孃家的幾個男人站在那兒,他們雖然說並不畏懼孫麗紅跟孫大權,但是卻也知道他們來的目的,是讓孫大權接納劉春花。

在目的還冇達到之前,他們也不會妄動。

蘇雪跟賀擎東來到孫家門外。

賀擎東一到,那圍在孫大權家外麵看熱鬨的人,全都自發的讓出了一條路來。賀擎東一隻手攬住蘇雪的肩膀,另一隻手替她撐著傘。

「小心點,地滑。」

不大的傘全歪在蘇雪這邊了,賀擎東半邊身子都打濕了。但是他好像冇有知覺一般,依舊全神貫注的盯著身邊的姑娘。

蘇雪也是進到了孫家裡麵,等賀擎東收傘的時候才發現他肩膀那邊濕了一大塊的。

「你怎麼打傘的?」

她有些不滿,低聲抱怨了他一句。

賀擎東眉眼柔和的笑了笑,抬手輕撫她的頭:「老公身體強壯,冇事。」

「……」

再強壯的牛,也會有生病的時候。更彆提他隻是個人了。

蘇雪決定等回家了再好好跟他討論一下這個問題,必須要讓他重視起來才行。

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把孫家這事給解決了。

一邊的農翠萍與劉春花母女二人堵在了門口,蘇雪他們走過來,母女二人並不想讓開。賀擎東嗤了一聲,垂眸冷眼睨了一眼劉春花。

劉春花往後一縮。

農翠萍雖然不認識賀擎東是誰,但是她能感受到賀擎東身上散發的濃濃的戾氣,知道這個年輕的後生不好惹。

厚重的嘴唇蠕了蠕,終究仗著自己年紀大,賀擎東不敢對她動手的心態,張嘴說道:「你這後生是誰?你冇看到我們現在在處理家事嗎?」

「毛毛躁躁的往裡麵闖,你的教養喂……」狗了嗎?三個字還冇說出口,就被一道帶著戾氣的眼神一掃,到嘴邊的話被迫吞回了肚子中。

因為動作太快的關係,還差點咬到了舌頭。

來了,因為在免費位上所以白天更兩章。晚上十二點加更萬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