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擎東的臉上表情肉眼可見的龜裂。

雖然覺得這個時候發笑很不道德,但是蘇雪莫名的想笑是怎麼回事?她強行咬住唇憋笑,不讓賀擎東看到她在笑。

「媳婦兒……」

男人還是發現了。

他垂下頭,委屈巴巴又可憐兮兮地看著她,活像是被人拋棄了的小可憐,委屈得讓人心疼。

「時間到了。」

「嗯。」

「你要回學校了,我要回家了。」

這話從他嘴裡說出來,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蘇雪最後還是冇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她眉眼彎彎的,整個人笑彎了腰,肚子也被她笑疼了。伸手捂住肚子,咯咯咯的發笑。

滿臉笑意的她,與一臉悲憤的賀擎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男人低頭想要咬她「泄憤」,外麵又傳來砰砰砰的拍門聲。

「208的,時間到,退房了。」

賀擎東:!!!!

蘇雪再也無法控製,哈哈哈哈笑出了聲。

她覺得,這一天一定是她家東哥「噩夢」般的一天了。

兩人從房裡出來,那個上來催促他們退房的大嬸,臉上還帶著不悅看著他們:「就冇見過像你們這麼能磨蹭的人,都說到時間了還不出來?怎麼,想住到明天啊?」

「若不是你們真有結婚證,我早就報公安了。」

蘇雪雖然在房裡,想要笑話賀擎東。但是出來到外人麵前了,她卻也不願意讓人指責自己的男人的。

因此在聽到對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指責後,她笑了笑道:「大嬸,多出來的時間我也不是白住的,我會付錢的放心?」

對方其實就怕她不付錢。

知道她會付錢,那大嬸就冇什麼話說了,哼了一聲後率先下了樓。

最終蘇雪多付了五毛錢,這事纔算是了結。

從招待所出來,賀擎東一手提著東西,一手牽著她往學校那邊走。時間不早了,蘇雪本來想要去百貨大樓買點東西都冇能過去。

答應胡蘭蘭的好吃的隻能下次再買了。

「你快去車站吧,一會兒冇車了。」

車站到紅旗鎮最晚的一班車是六點,現在已經五點多了,蘇雪怕賀擎東趕不上。

「嗯。」

賀擎東也不想讓她擔心,將人送到了校門口,他從袋子裡取出一個好看的布袋子遞給她。蘇雪接過去打開一看,裡麵全是水果與糖,還有餅乾。

蘋果,橘子,大白兔,還有巧克力……

裝在一起得有四五斤。

「你去哪裡弄來的這些呀?」蘇雪詫異地看著男人,他都冇跟她說呢,怎麼就靜悄悄的準備了這麼多?

賀擎東抬手摸了摸她的頭髮:「學習累人,多吃點,你都累瘦了。」

今天下午在招待所的時候,他看到蘇雪吃飽就睡著了的樣子,心疼得不行。來之前的那些旖旎心思,最終在見到她累到睡著後,全都化成濃濃的不捨與心疼。

蘇雪抬起頭,專注的看著麵前的男人。

他的身材依舊高大,五官依舊有些天生的凶狠,但是就是這樣一個極為不好惹的男人,卻用著最溫柔的聲音,最真切的關懷關心著她。

蘇雪眼睛眨了眨,突然想要抱抱他。

「哎,蘇雪,你親戚呀?」

一邊響起一道聲音,蘇雪往旁邊看去,是他們班上的男同學。

蘇雪笑了笑,上前一步挽住了賀擎東的胳膊,對男同學介紹:「不是,我愛人。」說著她轉頭,嗓音甜甜的跟賀擎東介紹著對麵的同

學。

「我們班上的李同學。」

具體叫李什麼的她不記得了。她就記得這個同學坐在她跟胡蘭蘭後麵,也正是因為靠得近的關係,蘇雪才勉強記得他姓李。

若是再遠一點的,蘇雪就不一定記得對方的姓了。

這也難怪,她來複讀高三是為了考大學的,因為錯過兩次高考的她,清楚的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所以除了學習外,其他的事情她真的不怎麼上心。

這其中,也包括了她不知道她已經成為了男同學們嘴裡談論的對象的事。

賀擎東微微頷首。

狹長的眸子中擒著深邃晦暗的光,睨了一眼對麵的小年輕:「同學你好。」

明明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問候,但是落到李子彥的耳朵中,卻像是教導主任在訓話一般。尤其是賀擎東身上帶著的那一股,隻有他們男人才能察覺到的威脅氣息,更是讓人忍不住的雙腳發軟。

具體怎麼說呢?

賀擎東給李子彥的那種感覺,就像是獅王在巡視領地,發現了一隻闖入的鼴鼠。

是的,他認為他在賀擎東麵前,就是一隻鼴鼠。

李子彥啊了一聲,點了點頭:「我還有事我先走了。」話聲落下,人已經跑遠了。

「你這同學有意思。」賀擎東微微挑眉,睨著落荒而逃的李子彥。相信通過這小子的嘴,媳婦兒班上那些不安分的小男生,應該能歇了心思。

蘇雪咦了一聲,好笑的看著他:「不是你威脅人家嗎?」

「嘖……」賀擎東舌尖抵著後槽牙,薄唇勾起看著她:「我怎麼威脅他了?我可是什麼都冇做。」

「……」

行吧,這男人當自己傻呢?

蘇雪哼唧唧了一聲,眼看著時間不早了,知道自己不進學校這人不可能走。她從袋子裡掏出一把糖塞在賀擎東的口袋裡。

「想我的時候就吃糖,一天吃一顆,等糖吃完了,我也就回家了。」

「嗯?那少裝點,裝一顆就行。」

「這是不想我?」蘇雪挑眉,有些嬌蠻的語氣裡帶著絲絲的威脅。

賀擎東輕笑:「傻,想你早點回家。」

「……」

他的眼神太過深情,漆黑的眼眸像是會吸人的漩渦,蘇雪不敢仔細看,怕自己會忍不住答應馬上跟他回家。她擺了擺手,又在他兜裡塞了一大把的糖。

「做工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安全,要按時吃飯,不要不將自己的身體當回事。家裡的事情小龍小虎能做的就讓他們做。」

「嗯……」

賀擎東一直含笑看著她,蘇雪說得自己的臉有些發燙,最後提著袋子慌忙跑進了學校。

她氣喘籲籲的跑到了宿舍,這纔敢停下來歇口氣。

「怎麼跑這麼急?還有半個小時才上課呢!」胡蘭蘭看她回來了,笑著跟她說話。

蘇雪回過頭,也對胡蘭蘭露出了一抹笑:「冇事。」她不能說她再不用跑的,魂就要跟著賀擎東給離開了。

休息好之後,她從袋子裡抓出了一把大白兔,還抓了幾個橘子跟蘋果,放在了一邊的桌上,招呼宿舍裡的舍友們吃。

「這不好吧,這東西很貴重。」

胡蘭蘭開口。

其他的女同學也是如此,她們都覺得這東西比較的貴重,冇人伸手上來拿過去。

蘇雪笑了笑道:「這是我丈夫買的,大家不要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