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你覺得我為什麼在這裡跟你說話,而不是去找蘇昌盛呢?”賀擎東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不管是神色還是表情,都無比的真誠。

一看就是說的是真話。

在這裡必須要表揚一下,這個麵對任何人都可以麵不改色的說謊話的男人。隻要是他想,他可以將假話說得跟真的一樣。

一般人都不會輕易懷疑這話裡麵的成分。

萬翠菊也成功的被賀擎東給騙到了。

她狐疑地看著賀擎東,又追問了一次:“蘇昌盛那老不死的,真的說了這樣的話?責任全怪我?你們要報仇來找我?”

“那不是這樣是什麼?”賀擎東唇畔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畢竟那可是他的親妹妹,他不管怎麼樣,都不可能對自己的親妹妹下手。”

“所以,害了小雪奶奶的人,就隻有你這個惡毒的嫂子!”

“放屁!”

萬翠菊不愧是紅旗村裡的吵架能手,這一聲放屁大聲得整個屋子都充滿了迴音。賀擎東眉尾微挑,萬翠菊已經從床上站了起來。

她再也坐不住了。

“蘇昌盛那個老不死的,他自己做的惡他竟然全怪在我的頭上?如果不是他說,老孃會知道蘇二妮那個死妮子,有那麼多的錢?”

“如果不是他說,我又怎麼會知道蘇二妮是在廣城那邊,給財主做小的?”

“你說什麼?”

賀擎東眯起眼眸,打斷了萬翠菊的話。他的眼眸掃向一邊的黑暗角落,那個角落有一個視窗,外麵的人可以看到裡麵的情況。

也能聽到裡麵在說什麼。

不過裡麵是不可能看到外麵的情況的。

顧老爺子他們就坐在那視窗外的屋子裡,所以此刻萬翠菊的話,他們絕對是聽了一清二楚的。

也正是因為這樣,賀擎東才往那邊看了眼,擔心老爺子控製不住自己,會發出聲音或者衝出來。但是很顯然,老爺子的忍耐力比他想的要強上一些,又或者是,餘浩跟小趙按住了他,不讓他衝出來?

總之,在萬翠菊的話聲落下之後,外麵是冇有動靜的。

賀擎東回過神來,繼續眯著眼眸睨著萬翠菊道:“誰跟你說小雪奶奶跟財主是那樣的關係?”

“不然呢?她七八歲的時候,就跟著家裡那老不死的被賣給財主了,回來的時候都二十歲了,還是大著肚子的,難道肚子裡的不是財主的種是誰的種?”

萬翠菊的語言十分的粗俗。

在外麵聽著的顧老爺子很是生氣。

握著柺杖的手緊了又緊,一雙花白的眼睛幾乎能噴出火來。但是就算已經氣到瞭如此的地步,他還是努力控製住了自己。

冇讓自己衝進來。

因為他僅存的理智告訴他,現在不是進來跟萬翠菊算賬的時候。

他需要知道真相,再跟他們算總賬。

屋內的賀擎東也冇讓外麵的人失望,他很快的就問出了當年事情的真相。

黑心肝的哥嫂,看到懷著孕回來投奔的親妹妹,兩人動了不乾淨的心思,將妹妹的錢訛光了之後,就動了把妹妹改嫁給需要沖喜的病秧子,換取一大筆彩禮金。

他們夫妻二人,所做之事簡直喪儘天良。

賀擎東問出來後,拉開凳子站起身:“我再問最後一句,你們為什麼要讓蘇小婉改名?”

“笑話,她一個村裡人,叫什麼城裡人的名字?還真以為自己是財主家的太太啊?而且她如果不改名的話,若是財主找來了怎麼辦?”萬翠菊到這個時候,已經完全是破罐子破摔了。

當年的事情她吐出來也不要緊,反正也是蘇昌盛先不做人,先將責任全都推到她身上的。她這樣隻不過是做了跟蘇昌盛一樣的事情而已。

不過,萬翠菊在說完之後,看著賀擎東那張似笑非笑的臉,忽然覺得事情有點不太對勁。

不對啊,老頭子那邊真的說完了嗎?如果他說了,那這狗日的賀擎東怎麼還會來找她問話?

“賀擎東……”

萬翠菊這個時候反應過來了。“老頭子那邊冇說對不對?”

賀擎東微微挑眉,冇想到她總算是反應過來了。他勾了勾唇:“你猜。”

話聲落下,他轉身就離開了問詢室,一點也不拖泥帶水的。萬翠菊怔怔地看著賀擎東離開的背影,看著麵前那道被關上的門,她好一會兒纔回神,抬腳用力地跺了一腳地板。

“狗日的賀擎東!你這挨千刀的喪儘天良的狗東西啊,你連你奶奶也騙啊,你這個狗崽子老孃詛咒你以後不會有好下場的,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啊!”

萬翠菊在裡麵跳腳。

出了門的賀擎東對那難聽的臟話充耳不聞。

他走到了老爺子所在的地方,看到老爺子麵色鐵青,他開口道:“還要去問蘇昌盛嗎?”

事情的經過與結果,都能夠從萬翠菊的話中串聯起來了。若是不想耽誤時間,也可以選擇不去見蘇昌盛。

顧老爺子重重地點了下頭。

“去。”

“我親自去見他。”

“我倒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能對自己一母同胞的親妹妹做出如此殘忍的事情來!”

顧老爺子越瞭解當年事情的真相,就對蘇昌盛這個親哥哥越是憎恨與失望。身為家中的男孩子,不說保護照顧妹妹了,怎麼還能帶頭禍害妹妹?

那可是自己的親妹妹啊,他是怎麼下得了手的啊?

顧老爺子想到他家同樣也是兄妹三人,他身為大哥,在父母過世之後,一直照顧著弟弟妹妹,將他們拉扯長大,看他們成家立業。

倘若他的婉婉,也能有一個稍微靠譜一點的哥哥,她的命運會不會就不那麼的悲慘了?她現在是不是還好好的活著?

老爺子越想這些事情,他的心就越難受。

不知不覺,也就走到了蘇昌盛的屋子外。

他停下了腳步。

“舅公…”

“老爺子。”

“老爺子。”

身後的幾個年輕人,皆是一臉擔憂地看著麵前鬚髮花白,有些駝背了但是脊梁卻還努力挺得很直的老人。

顧老爺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努力使得自己看起來端正,整潔。

儘管他本來衣服就不亂的,但是他還是儘量做到了最好。

“小浩子,你給我看看,還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嗎?”

“舅公?”

餘浩上前,狐疑地看著顧老爺子。

顧老爺子一字一句,語氣緩慢地開口道:“我跟婉婉結婚的時候,冇有見過她的家人。今天第一次見,不能失了禮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