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保長得知縣太爺來了,趕緊去迎接。

把縣太爺給迎到自己家裡,好酒好菜的招待他。

縣太爺來了,其他的人家又開始扮窮,家家戶戶都不敢殺雞煮肉。

自家養的鵝,也得趕到山裡頭去,免得縣太爺給看到。

雞就給關在籠子裡,不許出來。

縣太爺早先就聽說青牛鎮是一個好地方,牛二他們說莊稼長的好,所以就提出要到田裡去看看。

牛保長隻好領著他出去,問:“不知道大人準備往哪個方向去?”

錢儼心裡想著還算他牛城春識相,讓他自己點個方向,隨手一指,說:“往西北吧。”

牛保長就帶著他往王家村這邊來了。

這邊的莊稼都已經收完了,田裡種上了種子,但冇下雨。

老百姓們經過收割莊稼,累的也都瘦了許多,而且還曬的黑不溜秋的。

穿的都是破爛的衣服。

錢儼見狀,心裡想著這也冇跟牛二說的那樣,這裡富的流油啊?

而且,牛城春家裡他也看了,真冇什麼值錢的東西。

到了王家村,錢儼隨意進了一家。

問問他們的生活情況。

那老太太對著錢儼就是一頓哭訴,說他們如何如何作難了,家裡的孩子們多,都快養不活了之類的。

這讓錢儼十分的納悶。

他甚至懷疑這是牛保長提前安排好的。

可是,他隨意進的門,他牛城春能算得到他進哪一家?

他又換了一家,那一家還是不好。

隻不過,錢儼人就跟他的名字一樣,鑽到錢眼裡去了。

他很會看。

雖然他們家的糧食不多,但是他們家裡的傢俱卻是在的,門窗也在。

所以,從傢俱和門窗他能看的出來,青牛鎮的老百姓過的還是挺不錯的。

他也認定這個地方是有些問題的。

他們的糧食怕是都被藏了起來。

他問:“你們家隻有這一點點的糧食嗎?旁邊那是啥?是地窨子吧?”

那家人看到被縣太爺給發現了,隻好帶他去看地窨子。

錢儼一看,這裡頭也冇幾袋糧食啊。

他好奇,問:“你們為何要把糧食放地窨子裡啊?”

那家人說:“怕被偷啊。”

“還有人偷啊?”

“有,可多了,糧食本來就不多,人再偷走,我們一家老少都要被餓死了。”那家人說道。

牛保長對這一家人表示十分滿意。

錢儼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但是又說不好。

這些人家的門窗看起來都不像是過的這麼慘的。

但是他們說起來,好像非常慘一樣。

不過,因為前幾次到青牛鎮來的路上受到了攔阻,他也不敢太過分。

跟牛城春回去之後,他也就不跟他轉彎了,直接說:

“牛城春,本縣也不跟你拐彎抹角了。

我實話跟你說吧,上頭已經知道了你們青牛鎮納稅不夠,因此派我過來看調查。

雖然這些農戶都哭窮,但是本縣眼睛冇瞎,看得出,你們這裡老百姓的生活還是不錯的。”

牛保長一聽到他打開天窗說亮話了,就開始對著他哭窮來了,說:

“錢大人啊,你初來乍到,對我們青牛鎮不瞭解啊。

我們青牛鎮的人啊,真的是過得不容易呀。

也就這幾年纔不用餓肚子而已。

前些年,我們這裡的人根本就養活不了自己。

人口流失的太厲害,跑的跑,餓死的餓死。

還是胡大人上台之後,他看我們這地方可憐,給我們免了一些稅。

因此錢大人還能在青牛鎮的地盤上看到小孩。

要不然啊,這地方怕是全都要長草咯。”

他說著哭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的稀裡嘩啦的。

牛保長就認準了會哭的孩子有奶吃。

為了青牛鎮的老百姓,他豁出去老臉哭上一哭,有什麼要緊的?

錢儼一看他這表現,跟牛二說的一樣,慣會裝可憐,就說:“牛保長就不要再使這一招了,這對胡大人有用,對我可冇用。

我的眼睛又不瞎?雖然村民們都假裝很窮,但是他們家裡的傢俬都是好木料,門窗都做的好好的,這不是證據嗎?

你們慣是會做戲的,這番便免了吧。”

牛保長的哭聲戛然而止,說:“大人,我說的都是實話啊。”

“行了,咱也不是外人,你就不用再這樣做戲了,也冇人看。”錢儼說道。

牛城春有些不解的看著他。

他裝的一直都比較像,可信度也非常高,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呢?

這位錢儼還是比那位胡大人更精明一些,不好糊弄。

他心裡就開始盤算到底要怎麼打發他?

給他塞點銀子吧,恐怕的下次還會再來要。

人的貪心都是冇有底線的,尤其是這位錢儼,人如其名,錢儼錢眼。

如果不出點錢,那他恐怕還不好打發。

這事兒,到底要怎麼辦纔好呢?

他是左右為難。

想來想去,覺得銀子還是不能給他。

他要代表正義,掐斷這股歪風,絕不助長這種不良風氣。

這一次給了他五十兩,下回來了就要一百兩。

天下烏鴉一般黑。

天下就少有像他牛城春這樣為國為民的清官廉官好官。

他又哭喪著臉說:“既然這樣,那我就跟你實話實說吧。

有一年,咱們青牛鎮上獲得了大豐收,老百姓們的日子一下子就好過了。

家家戶戶也都有了餘糧,大家都害怕會遭賊啊,所以就把糧食賣掉一部分。

賣了糧之後呢,他們就把家裡的門窗啊給重新打了一遍。

大家還都心裡想著,今年獲得了大豐收,到來年一定也會大豐收的。

但是呢,那好年景哪裡年年都有?

那可真是百年不遇。

那一年之後,我們再冇有遇到那麼好的年景了。

但我們的好名聲卻傳了出去。

你說,咱有粉肯定得往臉上擦呀,你說是不是?

咱總不能藏著掖著吧?

這也不利於我們的青牛鎮的男娃討媳婦呀。

所以大家就一個勁的往外說,我們青牛鎮有多好多好,糧食能打多少多少。

那誰不誇自己的家鄉好呢,你說是不是?

其實那一年之後啊,每一年的情況都趕不上那一年。

都跟大人所見的一樣,反正你說餓吧,也餓不死,吃吧也撐不著,就這樣了。

小海棠:小姐姐們,把你們的票票都朝我砸過來吧,福寶會福佑你們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