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王長生下界建立飛靈大陣以來,太一仙門有三位化神修士利用飛靈大陣飛昇到玄陽界,兩人加入了鎮海宮,

鎮海宮傳承悠久,比王家強太多了,利用飛靈大陣飛昇到玄陽界的化神修士,大都加入了鎮海宮,王家子弟都迴歸王家。

王長生晉入合體期後,派人跟下界族人聯絡過,讓他們多照顧太一仙門,希望太一仙門弟子飛昇玄陽界投靠王家,王家可以提供地盤和資源。

一來是報答太一仙門的恩情,在下界的時候,太一仙門對王家很不錯,王青山受太一仙門的恩惠太多,二來,王長生也是想結個善緣,四季劍尊的本命魂燈還冇有熄滅,肯定冇死。

天狼真君在玄光大陸建立天狼穀,四季劍尊橫掃多個介麵,肯定不比天狼真君

以王家現在的實力,幫助太一仙門在玄陽界建立門派不是什麼難事。

汪時鳴已經晉入煉虛期,在王家的幫助下,汪家目前有兩位煉虛修士,化神二十多人,發展的還不錯。

"把他帶到青蓮峰吧!我有話跟他說。"

王長生吩咐道,

“是,老祖宗。"

王謨山答應下來。

王長生和汪如煙走出密室,來到一座青色石亭坐下。

冇過多久,王謨山帶著一名高高瘦瘦的青衫青年走了進來。

青衫青年劍眉朗目,揹著一個精美的藍色劍匣,

“晚輩蘇青雲,拜見王前輩、汪前輩。"

青衫青年躬身一禮,神色恭敬

若不是王長生許諾給地盤建立太一仙門,他還不一定會投靠王家,畢竟太一仙門有兩位化神修士都加入了鎮海宮

"蘇小友,四季劍尊的本命魂燈怎麼樣了?"

王長生直入正題。

“托王前輩的洪福,祖師爺的本命魂燈安然無恙。"

蘇青雲如實說道,臉上露出自豪的表情。

他很清楚,王家突然許諾給地盤,跟四季劍尊有很大關係。

王長生點點頭,隨口問道:“跟你一起飛昇玄陽界的化神修士出自哪個勢力?"

"西漠萬佛寺的德弘禪師,他要去投靠天佛宗,鎮海宮的人冇有阻攔,給我們提供了一些便利。"

蘇青雲如實回答,王長生分魂下界,告訴下界族人玄陽界的情況,跟王家交好的化神修士,王家修士會多透露一些關於玄陽界的訊息,比如玄靈大陸各大門派和種族的情況。

德弘禪師是佛修,而天佛宗是玄靈大陸為數不多的佛門,他要去投靠天佛宗也在情理之中。

"蘇小友,四季劍尊這麼多年都沒有聯絡過你們?"

汪如煙疑惑道

破界石固然珍貴,王家都收集到一些,四季劍尊應該也能收集到破界石吧!如果他有心,肯定可以下界,除非他不在玄陽界。

玄陽界有很多個平行介麵,每個平行介麵都有附屬介麵,隻是數量多少的問題,如果四季劍尊在其他介麵,分魂下界的失敗率很高,

“冇有,汪前輩有祖師爺的訊息?"

蘇青雲好奇的問道。

"我們多方打聽,冇有四季劍尊的訊息,不管怎麼說,我們受太一仙門恩惠不少,你若要在玄陽界建立太一仙門,我們會幫忙,至於太一仙門能夠發展到什麼地步,就看你了。"

汪如煙正色道。

"晚輩願意建立太一仙門,王前輩、汪前輩的大恩大德,晚輩銘記在心。"

蘇青雲感激道。

“謨山,帶他下去吧!讓他挑選一門劍修功法,提供一筆修仙資源,給他一些島嶼,助蘇小友建立太一仙門。"

王長生吩咐道,王家收錄了多門劍修功法,最核心的幾部功法自然不會給蘇青雲,內外有彆。

”是,老祖宗,蘇小友,跟我來:"

王謨山應了一聲,帶蘇青雲離開了。

“希望有一天能夠碰到四季劍尊:"

汪如煙麵露憧憬之色,四季劍尊在幾個下位介麵都留下了傳說,他們一直想認識四季劍尊。

“有機會的,等夫人舉辦完合體大典,咱們的名聲應該能傳開,海棠如果在玄陽界,或許會找上門來:"

王長生沉聲道,汪如煙舉辦合體大典,主要是想藉此機會把青蓮仙侶的名聲傳開,說不定葉海棠會找上門來

閒聊了幾句,汪如煙走進密室,修煉起來

合體大典還要數十年後才參加,汪如煙有很多事情要忙,修煉秘術、煉製符篆和參悟陣符的煉製等等。

王長生來到一個三麵環山的山穀外麵,穀內充斥著一股青色霧氣,看不清楚裡麵的情形,穀外立著一塊十餘丈高的青色石碑,上麵刻著“天刀穀”三個金色大字。

這是段通天和王一刀的住處,王一刀在這裡跟隨段通天修煉禦刀之術。

青色霧氣劇烈翻滾湧動,現出一條通道,王長生走了進去

穀內有一座占地極廣的莊園,王一刀站在一座陡峭的石壁麵前,雙手握著一把五尺來長的青色木刀,青色木刀冇有絲毫法力波動,顯然是凡物。

王一刀冇有動用任何法力,不停的揮動青色木刀,朝著虛空去

破風聲不斷,王一刀汗如雨下,滿頭大汗,一言不發

段通天站在不遠處,看到王長生,他微笑著點點頭,做了一個請的手勞,朝著莊園走去

王長生明白段通天的意思,跟著段通天走進莊園,來到一座六角的青色石亭坐下。

"怎麼樣?親家。"

王長生開口問道,他問的是王一刀的修煉情況。

“是個好苗子,假以時日,肯定會成為一位出色的刀修,不過他的性格孤僻,不擅長跟人交流,準確來說,他不喜跟人交流。"

段通天客觀的評價道,王一刀能夠吃苦,耐得住寂寞,一心修煉

王長生苦笑一聲,說道:“他確實比較孤僻,我試過了很多辦法,讓我們家族最樂觀的族人王一二陪伴一刀,他們相處了一段時間,弄得王一二有些抑鬱。"

一樣米養百樣人,王猷鑫有兩兒一女,性格都不一樣。

王青烽的性格執拗,不善與人交流,王一刀是不與人交流,截然不同。

“算了,等他成親了,或許會好一點,從修行的角度來說,這是好事,他一心修煉,除了刀,眼中再無二物。"

段通天說到最後,臉上露出讚賞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