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刀的資質很好,也能吃苦,難得可貴的是,他對禦刀之術很有興趣,一心修煉,冇有雜念,不問窗外事。

段通天讓王一刀怎麼修煉,王一刀就怎麼修煉,不會表露出任何不滿。

七星刀體是天生的刀修,王一刀很輕鬆就能參悟刀法和領悟秘術,就跟喝水一樣簡單。

段通天指導王一刀修煉的時候,說一遍或者展示,王一刀就能夠融會貫通。

天賦極佳,能夠吃苦耐勞,這樣的傳人上哪去找。

王長生點點頭,閒聊了一會兒,他就離開了,返回青蓮峰修煉。

.....

廣元宗,廣元峰。

一間密室,王孟山盤坐在一張黃色蒲團上,雙目緊閉,雙手結印。

一個黃濛濛的巨大刀影出現在頭頂上空,巨大刀影輕輕晃動,傳出一陣刺耳的刀

嗎聲。

過了一會兒,一張傳音符飛了進來。

王孟山察覺到什麼,頭頂的巨大刀影潰散,睜開了雙眼。

他手指一彈,一道黃光飛射而出,擊中傳音符,傳音符自燃,李玉的聲音響起:“師傅,大事不好了,天虎門被乾元門滅掉了。”

聽了這話,王孟山臉色一緊。

天虎門好歹有兩位煉虛修士,就算乾元門有三位煉虛修士,也冇這麼容易被滅掉吧!難道是王家出手幫忙?

他想了想,否決了自己這個猜測,應該不是王家。

如果家族要出手幫助乾元門,會通知王孟山一聲,不可能一聲招呼不打。

王孟山連忙走了出去,李玉站在門口,神色焦急。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王家出手了?乾元門不過三位煉虛,怎麼滅掉了天虎門?安家坐視不管?"

王孟山拋出多個問題,此事太突然了。

“王家冇有出手,乾元門的林天烽邀請青猿真人出手相助,在內應的配合下,他們潛入天虎門的總壇,殺死了天虎上人二人,占據了天虎門的地盤,包括那座天月寒品礦脈,林天烽的動作太快了,安家都冇來得及反應,我已經加強了戒備,並且派人向安家求助。”

李玉說到最後,眼中露出幾分恐懼之色

林天烽直接帶人殺上天虎門總壇,以雷霆之勢滅掉了天虎上人二人,斬殺多位化神,徹底吞掉了天虎門。

廣元宗的實力比天虎門還要弱一些,若是乾元門殺上門,廣元宗根本擋不住。

按理來說,柿子挑軟的捏,乾元門要是收拾廣元宗,那會更輕鬆,不過廣元宗冇有什麼重大修仙資源,滅掉廣元宗隻會讓天虎門和安家加強戒備

天虎門前不久滅掉劉家,得到一座中型的天月寒晶礦脈和五座五階礦脈,肥的流油,乾元門拿天虎門開刀,能夠獲得一大筆修仙資源和地盤,就算廣元宗加強戒備,以乾元門的實力,收拾廣元宗也不會耗費多大的力氣。

“就算林天烽請了幫手,天虎上人也冇這麼容易被殺吧!他晉入煉虛期的時間也不短了,還有六階靈獸。”

王孟山疑惑道。

“天虎上人前不久渡大天劫,我冇記錯的話,這是他第三次渡大天劫,十分虛弱,林天烽是算準了時間才殺上門,否則也不會這麼容易滅掉天虎門,若不是青蓮島的天琴仙子晉入合體期,林天烽估計也冇有這麼大的膽子。”

李玉的語氣沉重,眼中滿是忌憚之色。

王家的實力越強,乾元門的腰板挺得越真,廣元宗的壓力越大。王孟山心中暗喜,臉上冇有露出任何異樣。

“哼,就算天琴仙子晉入合體期,乾元門這一次也做得太過了,不行,我要去冷焰派求助,你守好廣元宗,若是乾元門殺上門,你直接逃命,不要跟他們死戰。"

王孟山吩咐道,他渡完大天劫冇多久,不是林天烽的對手,一旦林天烽殺上門就算有六階傀儡獸在手,王孟山也會凶多吉少。

謹慎起見,還是先離開廣元宗,返回家族報信,這個時候,隻有王家才能製約住乾元門。

“是,師傅。”

李玉冇有多想,答應下來。

王孟山的反應也在情理之中,她得知這個訊息的時候,也是嚇了一跳。

王孟山叮囑了幾句,匆忙離開了廣元宗。

....。

飄雲島附近的海域,一隊鎮海宮弟子正在巡邏,為首的是一名劍眉星目的藍衫青

藍衫青年叫陳天河,他是陳一嗚的玄孫,目前是化神初期

陳一鳴出自東篙界的太一仙門,飛昇玄陽界後,加入了鎮海宮,迎娶了一名化神期的女修士,生有一子一女

陳一鳴已經晉入煉虛期,常年閉關,很少露麵

陳天河是四靈根,對修煉冇什麼興趣,能夠晉入化神期,完全是依靠陳一嗎的關係。

他冇什麼誌向,就想逍遙快活過個幾千年,巡邏冇什麼油水,不過勝在比較悠閒,鎮海宮其他據點要麼太遠,要麼太危險,還是總壇比較安全。

陳天河帶隊巡邏,一行人的速度並不快。“咦,有人過來了。"

陳天河輕喚了一聲,朝著遠處望去。

一道紅光出現在遠處天際,速度很快。

冇過多久,紅光停了下來,赫然是一隻通體紅色的巨梟,巨朵生有兩顆腦袋,一名五官俊朗的金衫青年站在巨梟的背上,

金衫青年的身材魁梧,頭髮迎風飛舞,雙手倒背,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味道,身上冇有絲毫法力波動。

“這裡是我們鎮海宮的地界,閒人不得擅闖。”

陳天河沉聲道。

金衫青年取出一枚藍色的形令牌,令牌正麵刻著“鎮海”二字,注入法力,令牌傳來一陣響亮的海嘯聲。

“原來是自己人,師叔請便。"

陳天河輕鬆了一口氣,每一枚令牌都用秘法煉製而成,除了本人,外人無法驅動。

紅色巨梟的速度很快,飛入了飄雲島。

一座氣勢恢宏的藍色宮殿,宋一鳴正在跟鐘如意說著什麼。

汪如煙舉辦合體大典,鎮海宮自然要派人蔘加,還要備下重禮。

鐘如意已經晉入煉虛期,她受過王長生恩惠,打算跟宋玉蟬和林有欣一起參加汪如煙的合體大典。

一道紅色遁光飛了進來,赫然是一隻通體紅色的巨梟,金衫青年走到地麵

看到金衫青年,宋一鳴喜不自勝,連忙吩咐道:“鐘師侄,你先退下,我晚點聲聯絡你。"

鐘如意應了一聲,躬身退下了。

“蕭師弟,你可算是回來了。"

宋一鳴笑著說道,神色激動。

金衫青年是鎮海宮目前唯一的七階陣法師蕭問天,他是鎮海宮的隱秘力量,極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簫問天外出遊曆多年,現在才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