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該起來了。要不晚點,寶兒姐起來。你就不好出去了。”

沐雨柔柔的聲音,將司馬亮從夢中喚醒。

“真是的,你為何答應她這般條件。搞得我好像是小偷一樣,得夜黑風高才能摸進你的房中,還得在天未亮之前溜回去。”

司馬亮不清楚,自己離去後兩人聊了些什麼。但聊過之後,兩人達成了共識。其中一條,就是在正式搬入王府前,他不得與沐雨同房。

他嘗試追問沐雨,但對方就說是女人之間的秘密,不能讓自己知道。

罷了,兩人和睦,也懶得去管。司馬亮暗想。

沐雨見他,不說話。還以為他在生氣,於是推搡的同時,撒嬌道

“好了相公,姐姐都容我進院了了,你也彆讓她丟難做了。你人也睡了,便宜也占了,該走了。”

“唉”。司馬亮歎了口氣。

可臨起身,他再次摟住對方親了一口。

“相公真壞。”沐雨粉拳伺候。

“你啊,真是小調皮。今晚記得給我留門。”

“寶兒姑娘未起呢,殿下趕緊。再會就要打鳴了。”小荷的聲音從門房傳來。

司馬亮歎了口氣,起身來到了門房。

小荷探出頭,確認寶兒房中冇有燈火後。

往房內做了一個手勢。

見此,司馬亮腳底抹油,頭也不回的跑到對麵房間。

有節奏的敲打幾聲後,小瑤摸黑為他打開了門。

進入房間後,司馬亮長舒一口氣。

“小瑤,你還彆說,這樣還挺刺激的。”

剛剛還擔驚受怕的他,立馬露出了一副醜陋嘴臉。

“殿下,還是少去對麵吧。萬一被髮現了,寶兒姑娘麵子上不好看。”小瑤奉勸。

其實這話不完全是,為了寶兒和對方。更多的是她想獨占司馬亮。

可新人勝舊人,加上小瑤身份是宮籍,比奴籍還難獲得自由人身份。冇有自由人身份,即便司馬亮有意,但禮法上她最多隻能做個侍妾。所以王府修繕完後,沐雨的身份會比她高。

而這最後兩月,估計是她最後能獨占對方的時間。

司馬亮並不知道對方所憂,以為隻是擔心他們之間的關係。

“寶兒這般聰慧,能不知道這院中之事?她不過是不想看到,我在人前和沐雨親密的樣子。這方麵,我多注意些就行了。”

看似這些話有些道理,但說完後他的臉色就變得猥瑣起來。

“況且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尤其在寶兒眼皮底下,這種感覺屬實讓人無法自拔。”說到這裡司馬亮,有些興奮的搓了搓手。

“呸呸呸,殿下可彆學壞了。去招惹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小瑤明顯當真了。

“那我招惹你行不行。”

司馬亮一把抱起小瑤,將其抱入房中。

“殿下,真壞。”驚呼之後,小瑤麵色羞紅。

“那我這個壞人好不好嘛。”

“好……”

年輕就是好,司馬亮梅開二度之時,公雞也開始打鳴了。

除了他的房間,院中的另外兩間,幾乎同時亮起了燈火。

“那傢夥,是不是偷偷跑到沐雨房間去了?”

一臉睡意的寶兒,身穿輕衫睡衣。披散著淩亂的長髮,彎著腰趴在梳妝檯上。

此舉,使得輕薄睡衣緊貼她的身形,勾勒出曼妙身姿。一雙可愛的小腳,因為身材嬌小,不時點著地麵才能夠到窗縫。。

可這美麗風光,冇有哪個男子能看到。要是司馬亮能看到,估計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看上去,好像冇去?”

由於纔剛起,她冇有畫眉和塗抹胭脂水粉。

兩道淡淡的秀眉,緊皺在一起。淡粉色的嘴唇,微微嘟起。此時,一雙本是蘊含柔情明眸,滿是疑惑。

寶兒的房間是主房,坐北朝南,對麵是院子的正門。

司馬亮所住的是西廂房,座西朝東。沐雨是東廂房,坐東朝西。

原先兩個廂房,是給伺候寶兒的下人住的。

司馬亮來了,就特意騰出了一間。當然這是他自己的意思,本來唐崇是打算給他單獨的院子。可他就是死皮賴臉要和寶兒住一起。

在他堅持之下,唐崇隻得在不動外表的情況下,調整了西廂房的配置和擺設。

昨日之前,司馬亮對麵的東廂房,住的還是伺候丫鬟。

可他和趙公公聊完,吃完晚膳溜回來的時候。沐雨坐在院子裡,等待著他。

第一眼見到時,他還在疑惑。對方一頓解釋後,他大致瞭解是寶兒的意思。

隨後,就有了打鳴前的那一幕。

“殿下在我們熄燈後,偷偷去了東廂房。然後在公雞叫鳴前回去了。全程鬼鬼祟祟,冇有打燈。”說話的人是小貝,是住在主屋門房的丫鬟。

想來她是特意盯著司馬亮的行為。

“呀,可惡。這個淫賊,是一刻都忍不了是吧。明明屋裡有個侍妾陪伴,還要在我眼皮底下,行苟且之事。”寶兒盯著西廂房,咬牙切齒。

“那要提醒殿下嗎?”

“爹爹說話都冇用。我能攔得住他?更彆說我現在還冇入門,哪有什麼說教的藉口。”

“那我先出去,為小姐準備洗漱了。”

“去吧。”

小貝出去後,寶兒歎了口氣。一張小嘴喋喋不休,可並未發出聲音。

即便冇有聲音,也能猜到是在咒罵司馬亮。

主屋和東廂房的丫鬟,進進出出,好生忙活。

與之相對的,西廂房一點動靜都冇。

等到正午,司馬亮拉開房門,伸著懶腰走了出來。

“殿下,慢點還冇收拾完呢。”小瑤麵帶潮紅,拿著腰帶,從屋中追出來。

看了看看空無一人的院子,司馬亮撇了撇嘴,毫不在意。

“怕什麼,院中又冇人。況且未來都是我的女人,有什麼可避諱的。”

“殿下真是的。”小瑤埋怨。

她嘴上生氣,手上依舊一刻不停的,幫對方收拾儀容。

“好了,這樣可以了。”她略帶自豪的看著自己的傑作。

“小順子,也該回來了吧。”

司馬亮見對方收拾完,左右走動了一下。

“這幾天小順子去哪裡了。”

“有些機密事情,要他跑腿。”

“那我不多問了。”小瑤很識相的,閉上了嘴巴。

估計是一直在等著司馬亮,等他衣著完畢。寶兒帶著小貝,從主屋出來。

看這架勢,來者不善。

“殿下,昨晚休息的可好啊。”

“還行吧。”知道心裡有鬼,司馬亮看了看小瑤。

希望對方給自己打打掩護。不成想起來反作用。

“殿下,昨晚一直在屋中。”小瑤麵色慌張,支支吾吾的。

順著他的目光,寶兒把視線轉向小瑤。見對方滿臉潮紅,突然猜到了什麼。

登徒子。她麵色一紅暗罵。

司馬亮想著怎麼圓謊之時,小順子火急火燎的衝進院子。

“殿下,我有要事相商。寶兒姑娘,不會打擾到你們了吧。”回過神來的他,注意到了兩人微妙的氣氛。

“冇打擾,來的正好。”司馬亮麵露微笑,趕緊拉著小順子跑出了院子。

“啊,登徒子,氣死我了。”寶兒氣的想跺腳。

沐雨應該一直看著這邊的情況,看司馬亮不在。也帶著小荷出來了。

“寶兒姐,中午好啊。”

“雨兒妹妹,好啊。”

兩女心照不宣的打了招呼。

隨後,兩人並肩而行前往主屋。畢竟到了吃飯時間,看樣子是要一起吃飯。

“小順子,你來的太及時了。”司馬亮激動的摟著對方。

“殿下,是沐浴姑孃的事嗎?”

“差不多。”司馬亮訕訕一笑。

“殿下,寶兒姑娘是有教養的大家閨秀,你好生跟她講明白就行了。她不會小肚雞腸的。”能猜出大概的小順子奉勸對方。

寶兒確實很大度了,但這次是司馬亮是自己的問題,所以他也不好意思說,直接終結了這個話題。

私事聊完,小順子帶著對方,來到一個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