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村莊後,兩人毫不費力的找到了小順子。

此時,對方被一群孩童團團包圍,看上去挺受歡迎的。

“小順子,玩的挺開心的啊。”

“順總管好啊。”

“殿下,馮公子,您倆怎麼一起來了。”

剛剛還很開心玩耍的小順子,一下就顯得手足無措。

孩童見到新的陌生人來了,一鬨而散。

“我那邊處理完了,順道帶著馮奇看看你這邊,順不順利。如果能談下來,這些人也是在他手下乾活。多些瞭解,也是好的。”司馬亮笑了笑。

“也是,我和幾個領頭的說過了。他們現在和剩下的人在商量,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好吧。”司馬亮邁出腳步,往從村中走去。

“殿下,這裡路差,加上剛下過雨。還是彆進去為好。”小順子敢忙勸到。

“無妨。”

司馬亮不是很在意,依舊我行我素。

一場雨後,毫無排水的棚戶區,遍地泥澤和水坑。

配合泥土和生活垃圾的味道,司馬亮眉頭微微一皺。

在他身後的小順子,更是眉頭緊皺。心想:早知道讓那些人來村子外麵了,這種糟糕環境,殿下怎麼能習慣呢。

馮奇不想進裡麵,但兩人都進去了。他隻得拉著衣服,小心的跟在兩人後方。

村子不大,可泥濘的道路實在是難走,三人走了好一會,纔看到村中心的人群。

“想來那些人就是小順子說的人吧。”司馬亮道。

這時,他注意到一些視線。

追尋看去,目光來自一些簡易房屋。

可能是衣著樣貌的關係,屋中視線死死盯著三人,這讓司馬亮如芒在背,渾身都不自在。

“都是老弱婦孺嗎?”司馬亮注意到,躲在窗後的少年。

想來小順子說的那部分人,隻通知了能乾活的勞動力。彆的視線,應該也是一些老弱婦孺。

看了看周圍糟糕的環境,和少年的衣著。司馬亮有些不忍。

“小順子,船廠造起來後,夥食打雜的小事,也給這些老弱婦孺做吧。你再請幾個書生,讓他們教願意學字的人。”

儘管這些人過完冬,可能會走大部分,可司馬亮還是想多幫他們一些。

學些字以後說不定,也能找個好點的活。

自己後麵也需要,能識文斷字的人乾活。燕北的人冇什麼根基,一路培育也知根知底,司馬亮用起來也放心一些。

況且有上升通道,乾活的人也會賣力點。而且自願原則,也不需要太費心思。

“是,殿下。”小順子神情有些複雜,不知為何。

“殿下,仁慈啊。”馮奇可算逮到機會,拍馬屁了。

可他嘴上這麼說。心想的是:這些難民能有什麼大用,給份工都不錯了。還教識字,他們會去嗎?

還冇到人群旁,三人就聽到了大喊大叫的聲音。

“真有那麼好的事?”

“不會是騙子吧。”

“試試吧。”

“那還有的選。”

……

一群衣著破爛的青壯年圍成一圈,討論著小順子給他們說的條件。

看得出來,這些人有些提防。不太相信,這種好事的降臨。

“是那幾位大人招工嗎?”

一個難民注意到了幾人的到來。

“想來是了。不然能穿得起這種衣服的,哪會來這種地方。”

“這衣服得很貴吧。”

“前麵兩人,麵色挺善的”

……

估計是習慣了這種交流方式,這些人的話毫不避諱三人。

小順子和司馬亮倒還好。

馮奇則是一臉無語。心想:我就不善了嗎?前麵倆主要負責動嘴,以後乾活的事,主要是我看著你們。

“這位是燕王殿下,你們休得議論。”小順子擺出姿態,強調司馬亮的身份。

“燕王?”

難民難以置信,一些機靈的,也不顧地上泥濘臟亂,跪拜了下去。

“不用了行禮了,在這邊生活難為你們了。”

司馬亮看著這些人衣著破爛,麵黃肌瘦的有些同情。

而且地麵全是汙泥和水坑,下跪屬實為難他們了。

“您倆是那天麪館的善人?我記得還有個兩個漂亮的姑娘。”或許是托了漂亮姑孃的福,有人記住了兩人。

“啊?啊!”司馬亮有些尷尬。心想:提什麼漂亮姑娘,說完前半句不就好了。

小順子則是臉色一沉,看來不喜歡對方的說話方式。

漂亮姑娘?沐雨嗎?還是說彆人?馮奇瘋狂思考。

氣氛就這麼尬住了。

司馬亮主動打破了尷尬,他指了指自己。

“那天麪館的是我們,燕王是我,要你們做工的是我們,以後看著你們乾活的是他。”

說完指了指馮奇。

“你想什麼呢?”見對方疑惑,他問道。

“殿下,失禮了,有些出神冇。”馮奇一臉驚慌。心想:總不能說,我在想漂亮姑娘是誰吧。

“算了,以後你們船廠裡再認識也行。”

司馬亮轉過身不再理會馮奇,而是對著難民繼續勸說。

“我的身份擺在這裡。活是真的,報酬也是真的。具體工作後續會告訴你們。在工作開始前,你們要修建新的生活區。……”

司馬亮發表了長篇大論。他身旁的兩人,被點到名還不時附和。

瞭解到對方的身份後,難民相信了。畢竟人家王爺,哪有功夫騙一無所有的難民。

大部分難民眼含期待,聽的非常入神。

“……船廠乾活的具體細節,馮奇會派人和你們說清楚,工作方麵的問題找他那邊的負責人就行。”

“生活方麵的事情,小順子會派人過去協助,有需要就和那些人說就可以了。你們還有什麼要說的需要的,我現在可以直接做決定。”

長篇大論完畢司馬亮,舒了一口氣。同時,還舔了舔微微發乾的嘴唇,想來這些話語,也讓他有些口乾舌燥。

其實,這些可以讓小順子代勞。

不過,司馬亮還是想真誠一些。燕王身份說這些,效果可比人傳話好上許多。

他本以為可以說服所有人,但一個聲音還是不切時宜的出現了。

“殿下,您為什麼要這麼幫我們。”

“是誰亂說話。”小順子很生氣。

難民也四下互看,找起聲音的主人。

“殿下是好意,誰問的站出來。”馮奇幫腔。

果然還是不放心是吧。司馬亮暗想。

“算了算了。”他不想追究什麼。

司馬亮沉默了一會,細想了一下說辭。

“第一,燕城本地工人價格會高許多,船廠技術活我已經花大價錢了讓工匠來了。剩下的活,我隻需要一些簡單的勞動力。而雇傭你們不需要太多錢。”

“第二,我是皇帝的兒子,代表的是朝堂,加上這本就是我的屬地,於公於私,減少流民,都是我的責任之一。”

“第三,我希望你們中有些能用的人,可以成為我以後的班底。我初來乍到,用人的地方還很多。如果能從手下培養起,我放心。”

邏輯縝密的發言,引起了難民的討論。

場麵一度亂糟糟的。

小順子想要難民安靜下來,但被司馬亮製止了。

馮奇冇有說話,偷偷觀察著對方。心想:先是貶低對方,再是抬高自己,最後再是許諾好處,這馭人之術,確實有幾分道理。

就像馮奇所想,這些大部分冇有什麼見識的難民,被這套組合拳打下來。哪有不信之人,即便有也被同伴強行折服了。

“願聽殿下差遣。”

……

到這裡,司馬亮出來的幾件事算是全做完了,天色也不早了。他也準備離開了。

難民的堅持下,司馬亮一行,被送到了村莊門口。

“殿下,勞您傷神不說,還弄臟了您的衣衫。實在是抱歉。”領頭的難民有些歉意。

“無妨,又不用我洗。”司馬亮自以為很幽默。

哈哈哈。

全場都是尷尬且不失禮貌的笑容。

麵對這種氣氛,司馬亮逃上了馬車。

等小順子上來後,他貼到對方耳邊小聲的問。

“小順子,我這笑話是不是不太好。”

“隻能說效果不是很好。”

“不好笑嗎?”

“殿下,這方麵確實不是你的強項。”

……

馮奇看著竊竊私語的兩人。心想:殿下和順總管真是努力啊,就這功夫又在商量什麼計劃了吧。看來這次船廠,我的多費心心思了。可不能讓殿下小瞧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