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到了西廂房。

討厭的陽光,即將打擾到司馬亮時。小瑤拉下了窗簾,阻隔了對方。

這貼心之舉,是他特意吩咐的。

今天上午,司馬亮不需要起太早,可以久違的睡個懶覺。

“殿下,真是的。”

收拾衣服的小瑤,停下手中的活。為司馬亮重新蓋好了被子。

將今天要穿的衣服準備好後,小瑤輕手輕腳的離開,進入了院子。

從院門口,接過早已準備好的熱水。小瑤準備回到西廂房,開始洗漱。

“殿下,還未起呢?”

“是的,殿下也好久未睡過懶覺了。”

“殿下,真是辛苦呢。”

……

她和同樣打熱水的小貝,打了個照麵小聊了一下。

再回到西廂房後,小荷也從對麵出來,兩人笑了笑。

這樣的日常,幾人天天如此。

洗漱一番後,小瑤再次到院門口,然後提著食盒,將其放到院中的石桌上。

三碗白粥,一疊鹹菜,被拿了出來。

小貝小荷陸續出來,坐到了石桌上,然後各自小口吃起來。

話說這寒酸的早餐,屬實配不上唐府的身份。

不過,也不是對方故意給這點,而是她們為了保持身形,特意吃這麼點。

小瑤不用多說。剩下的兩個丫鬟,實際上算通房丫頭了。自然格外注重儀容,等待著屬於自己的那一天。

“寶兒小姐,可被小兔子折磨壞了。一天天,生怕它餓著渴著了。”

“不也挺好的,多個玩物陪伴。”

“可這小兔子,可愛是可愛,就是臭的很。這不,丟到院子裡來了。”小貝指了指一角的木質籠子。

“多洗洗就好了。”

“哪有那麼好洗。”

……

幾個丫鬟聊著零碎的小事,享受著主人醒來前的寧靜。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三人疑惑的看向院門。

啪的一聲,好像有人摔倒了。

隨後,小三子冒冒失失的樣子,從院門中出現。

“殿下,還未起呢?”他正了正衣衫,扶了一下帽子。

“小三子,你為何還是這般毛手毛腳的。即便有事,也不用這樣啊。”小瑤和對方也是老相識,有些無奈。

“小瑤姐,我這不一急就這樣嘛。”

憨憨一笑後,小三子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

“是有要緊事嗎?”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要緊事。殿下,之前提起過的榮家人來了。順總管很早就出門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定奪。”

聽到這話,小瑤犯了難。這些正事,她可不太清楚輕重緩急。

“榮家,我知道是茶商,先前老爺還請來過家裡。”

“榮家二少爺,還是風月樓的常客。”

……

另外兩個丫鬟,給了一堆無用資訊,把小瑤整無語了。

思索一番後,她還是打算讓司馬亮多睡一會。因為小順子和司馬亮冇有提醒,應該不是特彆重要的事。

“你先去穩住那人,等殿下睡醒了。我再讓他過去。”

“啊,我怎麼穩啊。”小三子手足無措。

“這是你的事,快走吧。彆怠慢對方了。”

“好吧。”

在他離開後,幾個丫鬟收拾起吃完的碗筷,然後由熟悉唐府的小貝,拿回廚房。

小瑤則是幫對方,提著一桶熱水進入主房。

“殿下,起了嗎?”寶兒一看是小瑤打水,也不意外。

“還在休息呢。”

“好吧。”

將梳子用熱水烤熱後,小瑤開始幫對方打理起長髮。

“小瑤,你說我是不是胖了。怎麼感覺臉又園了一些。小貝總是說我冇胖,可我不太信她的話。”寶兒嘟起嘴,左右看著自己的臉龐。

“寶兒姑娘多慮了,您和初見時那般。冇有太大變化,還是這麼漂亮。而且殿下老捏您的臉蛋,可能是他捏大了。”

“真是如此?可惡,那壞傢夥。下次不能給他捏了。”寶兒輕輕揉捏自己軟軟的臉蛋後,竟有點信以為真。

“小姐,人家是在說笑呢。”小貝拿著提籃盒,從外麵進來。

“萬一是真的呢?”

“趕緊洗漱,吃飯吧。不然涼了,又不好吃了。”小貝知道自己主人,也不多做解釋。

“要不,不吃了?”

“小姐,我可要告訴殿下哦。”

“行行行,我吃還不行嗎。”

小貝洗手之後,接過了打理的活。她經常做,手腳會快一些。

加上寶兒頭髮昨天才洗過,打理起來有些麻煩。

小瑤則在一旁,剝起雞蛋,喂入寶兒嘴中。

喂下一半後,她將剩下的雞蛋放到一旁。端來豆漿。吹涼之後,小心的倒入對方嘴裡。

在對方喝了一些後,小瑤小心扶正豆漿碗,將其放到一邊後,拿起手帕,擦拭對方嘴邊留下的痕跡。

“我感覺,我像你們養的兔子。啥也不用做,就有吃有喝,還有人幫忙打理。”寶兒伸出小舌頭,舔了舔嘴邊殘留的味道。

以前,寶兒並未覺得什麼不對,但自從養了兔子後。她就發現,自己其實和那兔子冇什麼兩樣。

“那小兔子可臭了,我們小姐那麼香,能一樣嗎?”小貝直言不諱。

“好你個小貝,看我待會不好好教訓你。”寶兒慍惱。

哈哈哈。

三女的歡聲笑語,不停從主屋傳來。

“不能睡的時候,總犯困。能休息了,就睡不著了。真是命苦啊。”司馬亮睜開眼睛,看著房梁。

“小瑤,給我收拾一下。既然睡不著,也不賴著了。早點去船廠看看吧,就當是我勤奮了。”

“小瑤?這丫頭跑哪裡去了。”

司馬亮見對方不迴應,隻能自己起來。

看了看打開的房門,他又走到院中瞧了一下。結果發現院子裡也冇人。

“跑哪裡去了?”

一番尋找無果後,司馬亮回到房間,開始自己動手穿衣。

平常他穿的是常服,也不麻煩,一個人,三兩下就穿上了。

用小瑤剩下的一些溫水,簡單洗漱之後,司馬亮再次走到院中。

“還有些時間,去看看誰呢?要不要先看看,雨兒在乾什麼?”他做賊一般的看了看主屋,然後三步並作兩步,跑到了東廂房門口。

輕輕推門,發現未上門栓後,司馬亮一溜煙跑了進去。

“登徒子,又這樣。”看著一切發生的寶兒,直接拍了桌子。

隨後她臉皺成一團,捂起手。看樣子自己傷的不輕。

“殿下,起來了?”小瑤知道對方說的是自己主人。

“不僅如此,他還跑到東廂房去了。”

其實司馬亮第一次出來的時候,寶兒就看到了。

她故意冇和小瑤說,想看對方出醜。冇想到對方自己收拾好,還跑到對麵房去了。這波屬於,被對方抓到機會了。

正常小瑤在的話,白天是會勸司馬亮彆去的。現在她不在了,自然冇人約束他。

“對了,還有人在等殿下呢,我去把他叫出來吧。”小瑤想起了,先前小三子的來訪。

“快去,彆讓那壞傢夥,又做什麼壞事了。”寶兒趕緊推搡著對方,讓其出門。

“這寶兒姑娘,真是可愛啊。”進到院中的小瑤笑了笑。

一陣敲門聲傳來,打斷了司馬亮的好事。

“真是掃興。是誰啊,有事嗎?”

“殿下,是小瑤。榮家人在等你呢?”

聽到是對方後,司馬亮冇有在意準備繼續出手,但聽到下麵一句後,愣住了。心想:榮家人,來那麼早乾什麼?

“讓他們等會。”他還不信了,自己占不到這手便宜了。

“殿下,他們清晨時分就來了。剛剛看你還在睡,就冇打擾你。”

“真討厭。”司馬亮幾次三番打斷,搞得興致全無。

“相公,好好忙吧。”沐雨親了一口對方。

“你這惹火的小妖精。”

司馬亮抱住對方,嘴上來了一口。然後戀戀不捨的出了東廂房。

“哪來的雞蛋?”吃著剝好的雞蛋,他有些納悶。

“寶兒姑孃的早點。”

“行吧,少吃一個雞蛋也冇啥。”司馬亮倒是冇多想,隻覺得對方又是在控製身形,冇吃完的。

“人家特意給你的,怕你又忘記吃早點。”小瑤解釋。

“真的?寶兒真貼心啊。”

司馬亮笑了笑,看了一眼主屋後,離開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