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大人,要再喝壺茶嗎?”

小三子又給對方倒上一杯後,掂了掂茶壺。

榮陽連忙攔住了對方,連忙求饒。

“好意心領了,這已經是第三壺了。茅廁我都去了好幾趟了,在下隻想知道殿下什麼時候能來。如果實在是忙的話,我晚點來也行。”

榮陽早已不耐煩,但礙於司馬亮燕王的身份,言語間根本不敢表現不悅之情。

小三子心裡也冇底,根本不知道主人什麼時候會來。

“快了快了,您在等一下就好了。”隻得用自己都不相信的語氣說道。

可這樣的話已經重複十幾遍了,自己都不相信,怎麼能說服榮陽。

榮陽歎了口氣,打算再等一會。

如果還是見不到司馬亮,就打算先離開了。

明明是約我來,這不見我又是什麼意思?難不成是想打壓我?榮陽暗想。

這次他所來,是因為司馬亮所邀請。而且還是大張旗鼓的邀請。

可以說是幾大家族的人,都知道對方邀請了榮陽。

哪怕知道離間計,但這種東西本來就很難界定。隻要種下種子,就會有開花結果的一天。

況且榮家對司馬亮也有所求。

這些天來,榮家踏遍了所有票號,想多借些銀錢,吃下盛家的綢緞。即便吃不下綢緞,也想買些彆的商品。

榮家是幾家族裡,錢財最少的了,可船是第二多的。麵對空空的船艙,自然對商品的需求更大。

加之他們經營的是茶葉,倉庫雖很多,但想快速出手,並不容易。

況且畢竟普通品質的茶葉,泗水國也有出口到崎國。所以也賣不了,什麼好價錢。

就在榮陽發愁之時,司馬亮走了進來。

見到他的到來,屋中的兩人都鬆了一口氣。

“燕王殿下,叨擾了。”

“殿下好。”

司馬亮接受了兩人的問候。

隨後揮手示意小三子退下。

坐下之後,司馬亮算了算時間。心想:榮陽好像等了很久了,我就因為貪睡加上女人的事,耽誤這麼久,真是不好意思啊。

“想來你也等了很久了吧,真是不好意思啊。”他的話語中滿是歉意。

可這真情實意在榮陽看來,就冇那麼真了。心想:燕王殿下,好深的城府。故意敲打我不說,還裝出這般模樣。想來這次不好談了。

擔憂的同時,他也隻能迎合對方。

“等是應該的,殿下這麼忙,想來是有事耽擱了。”

司馬亮抓來抓頭皮。心想:確實耽擱,但這事不好說啊。

想到這裡,他隻能敷衍。

“是有事,有事耽擱了。”

幾番客套之後,進入了正題。

司馬亮冇有著急問話,而是讓小三子拿一壺茶來。

聽到這吩咐,小三子和榮陽,有些神色不自然。

不過,也不敢說些什麼。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榮陽眉頭一皺。心想:不是你讓我來的嗎?問我乾什麼?

心裡這麼想,嘴上卻改口。

“殿下,昨天不是托人來買茶嗎?我這不是給你送來了嗎。”

“啊,對了。差點忘了。”迷迷糊糊的司馬亮,這纔想起了昨天的事。

昨天他特意吩咐小順子,去對方府上招搖。同時讓對方來自己這邊聊聊。

這麼做的用意很簡單,就是分化幾家。

正了正神情,司馬亮看向對方。

“這茶我收下了。榮家的情況,我也略知一二”

砰砰砰

一陣敲門聲傳來。

“殿下,茶到了。”

小三子將茶壺放下後,就離開了。

話被打斷,加上有些口渴。

司馬亮拿起茶壺倒了一杯,同時將榮陽麵前的茶盞,也拿了過來。

將其倒滿後遞給了對方。

榮陽嚥了咽口水,不著聲色的摸了摸自己水飽的肚子。心想:這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殿下不知道我喝了多少嗎?

不過,對方遞過來他也隻能接下來。

喝了一杯之後,司馬亮看對方拿著茶盞,既不放下也不喝,有些納悶。

“怎麼不喝?是覺得這茶不好嗎?雖然比不上榮家的私藏的好茶,但也算是佳品了。”

榮陽一大早就過來了,加上這段時間的等待,以及司馬亮有意無意的言行舉止。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

歎了口氣後,他還是喝下了那杯茶。

“殿下,直接說條件吧。我能做主的,現在就能接受。”榮陽覺得對方城府太深,在這麼耗下去,對自己不利。

可司馬亮冇有榮陽所想的那麼陰險。對方的直接,讓他有些猝不及防,甚至高看了對方一眼。心想:不用打太極,這榮家人真乾脆啊。

“行,敞亮人,說敞亮話。我也不要彆的。用你們倉庫的茶葉做抵押,來年的部分新茶做利息”

“茶葉?”

對於這個條件,榮陽很是意外。

大部分茶葉,本就不是快銷品,他家倉庫中也有不少積貨。即便不贖回,也不會虧多少。更彆說利息是來年的新茶。

雖說新茶利潤很高產量很少,但那也是來年的事了。怎麼會有人拿眼前的利益去換以後的利益。

更彆說兩者根本不對等。

“殿下,真隻要茶葉?”榮陽有些不相信。

“對啊,5W兩的茶葉,你不會拿不出來吧。”司馬亮估計用激將法。

“這麼多嗎?”。

這個貨量超出了榮陽的預想,倒不是他拿不出這麼多。而是對方借貸的銀兩,超出了他所想。

司馬亮撇了撇嘴,裝出一副失落的樣子。

“榮家是嫌少嗎?那要不算了吧。”

“夠了夠了,請殿下務必借給榮家。”榮陽被調教的毫無脾氣了。

深怕對方,對方取消交易。

司馬亮見此,使了個眼色後,讓小三子準備了紙筆。

商量之後,兩人初步擬定了契約。

和師家不同,榮家這邊司馬亮直接先給了銀票。5W兩呂家的銀票。

至於榮家提供的茶葉抵押品。具體的茶葉品類和多少,將由小順子後續和榮家對接。

看了看手中的呂家銀票,榮陽頭腦清醒了一些。心想:這也太輕鬆了,感覺全是陰謀啊。

糾結一番後,他看了一眼司馬亮。

“殿下,盛家那邊,是您的陽謀吧。”

“是的,我希望你彆入局。”

“啊?算了,既然殿下抬愛,我也不饞和盛家的渾水了。”

“那先我告退了。”榮陽行禮告退了。

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司馬亮很是自得。

“都進局了,就等放鹽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