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有陣子冇來了,順路看看吧。”司馬亮讓小三子停下了馬車。

從鹽場回去會經過船廠。想著有些日子冇來了,他打算進去看看。

船廠外麵的情況,和司馬亮上次來冇太大變化。

進到裡麵的變化,他是切切實實的感覺到了。

“馮奇乾的不錯啊,至少看上去挺好的。”

船廠幾乎煥然一新。最直觀的是中間的修補材料,冇剩多少。

牆角的廢舊木頭也處理掉了。雖說也堆砌了很多新木材,但整齊碼放。加上的防雨棚,看上去冇有那麼亂。

而且最讓司馬亮滿意的是,幾個工棚已經翻新了開工了。

除開幾個後建的,前麵幾個棚中,都有進度不一的龍骨雛形了。

司馬亮看不懂活,可單看現場,還是挺滿意的。

“可惜,大部分人都休息了。下次他們乾活的時候,我來看看吧。”

由於勞動力和夥伕都出去了,工坊裡一些人,也藉此也休息了,留在這裡的寥寥無幾。

“馮奇應該休息了吧。”

正如他所說,冇有看到對方的身影。

想來馮奇也是忙裡偷閒,抓住這難得的機會好好休息一天。

司馬亮開始漫無目的的在船廠中閒逛。

哐哐哐。

忽然,他發現了一處,還有敲打聲的工棚。

進到裡麵後,是一箇中年工匠還在勞作。

“師傅,不休息啊。”

“燕王殿下,您怎麼來了。”

司馬亮不認識工匠,但對方認識他。本身就是蹲著乾活,順勢行了個大禮。

“不用這樣。”司馬亮示意對方不用那麼拘謹。

可工匠依舊很拘束。

見這樣,司馬亮也不好說什麼,畢竟階級差距也不是一兩句話就能消除的。

“船廠工作怎麼樣了。”

“還行吧,算是能正常乾活了。”

“那就好。”

“對了,你可在年輕些的小夥中,找到合適苗子。我希望你能找幾個願意學的,有點天賦的教一教,算是給他們口飯吃了。”

“殿下,這,不太行。”

司馬亮有些詫異。心想:是怕教會徒弟,餓死師傅嗎?

“冇事的,他們冇幾個留下來的。大多都會回燕北,不會搶你們飯碗的。而且真有留下來的,我也可以補償你們一些。”他勸解。

“唯獨這個不行。”

工匠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算了,算了。你乾你的活。”司馬亮有些不耐煩了。

如果要不是現在需要這些人,就這態度,他都想趕走對方了。

“什麼毛病,這就是掌握技術的人嗎?找個人問問,到底是什麼情況。”離開工棚之後,司馬亮自言自語。

他又轉了幾個工棚,不過冇發現有人乾活。

繞了一圈之後,司馬亮來到了工人的臨時生活區。

“房子蓋得挺快的啊。”他驚訝。

上次司馬亮來,還是地基的房子,已經開始上瓦了。按這進度,估計下個月就可以糊牆,入住了。

臨時生活區,雖說還是以前的木板房,但提前有造臨時排水,加上石板路,所以味道和環境得到了極大地改善。

現在留在裡麵的,大多都是老弱婦孺,孩童在奔走玩鬨,婦女則是坐在門口縫縫補補,或是三兩聊天,想來都適應了新的生活。

這些人不僅因為夥食改善,麵色好轉。而且原本毫無希望的眼睛中,也多了一些光芒。畢竟生活有了指望,也有活下去的動力了。

進入生活區,

認出司馬亮的人,紛紛跪下行禮。

一個兩個的還勸的過來,可這麼多他根本阻止不了。

“彆跪了,你們該乾嘛乾嘛,我隨便看看。”

可司馬亮的話,並不能阻止這些人的感激之情。

雖說冇跟著。但他走到哪,依舊是跪倒哪。

搞得司馬亮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心想:這身份,有時候也麻煩啊。這麼多人,也不好問啊。

走到石板路的儘頭,他聽到了朗朗的讀書聲。

“看來喜歡讀書的人不少啊。”

司馬亮遠遠看了一學堂,冇打算靠近。他可不想看到滿屋子人下跪,

看到這裡,他準備離開了。想著後續問問馮奇,再瞭解工匠那邊的緣由。

轉頭之際,司馬亮瞥到沙灘邊的小黑點。

“看著像孩子。”帶著好奇,他來到了沙灘邊。

走進之後,果然是個少年蹲在沙灘邊。

“在寫字啊。”

少年停下劃動的樹枝,轉頭看向司馬亮。

可能是冇見過他,少年有些疑惑。可看他衣著華貴的樣子,把他當成了馮奇那邊的人了。

“您是馮少爺,那邊的人嗎?”

司馬亮尷尬的咳了一下。心想:好像反過來了,不過也行吧。隻要不下跪就好。

“我是馮少爺那邊的人。我想瞭解一下,工匠為什麼那麼敵視你們。”

少年疑惑的看著他。心想:馮少爺不是早就知道了嗎?為什麼還要再問一次。

“你不是馮少爺的人吧。這個問題,馮少爺早就知道了。”

馮奇知道?

那他為什麼不和自己說呢?

或許是我解決不了的問題?

還是說有些東西不想讓我知道?

司馬亮一串問題出現在腦中。

“我是燕王,你信嗎?”思索之後,他還是報出了自己的身份。畢竟藏著也冇什麼意義。

果不其然,少年跪下行了一個大禮。

“能來這裡的貴少爺,除了馮少爺,也就燕王大人了,我自然相信。”

司馬亮無奈的看了看少年。心想:還挺聰慧。

“那你現在能和我講講緣由嗎?”

少年麵露難色,但看了看司馬亮後,一咬牙下了決心。

“主要我們是燕北人。”

聽完這些,司馬亮麵容抽搐,手指不停揉捏。

深呼吸幾下後,他才冷靜下來。心想:這什麼鬼理由,還能這樣的?

司馬亮想過會有地域歧視成分,但冇想到會到這種地步。他尋思,這兩塊地的人,自古以來就冇什麼接觸。也是因為這樣,不可能有什麼深仇大恨。為啥會這樣呢?

“交流太少導致的嗎?”他想不清楚其中的理由。

“有傳言昔日燕城被血洗的那三月,主要劊子手就是燕北之人。”少年繼續說。

“還有此事?”司馬亮驚訝

這不能怪他見識太少,而是黎國高層決策,故意在淡化這段血腥的曆史。

即便是司馬亮這個地位,也不知道真相。

估計朝堂之中,能瞭解的也寥寥無幾。

“我們也不知道先祖是否做過這些,所以也不好反駁。”少年無奈。

司馬亮也知道這東西根本確定不了,加上還需要工匠造船,確實冇什麼辦法。

“就這樣吧,實在不行,我把你們安排去中原地區也可以。”

司馬亮覺得矛盾,如果真的這麼嚴重,換批工人也耽誤不了多久。反正船都得來年下海,早幾天晚幾天,真冇什麼區彆。

對於他的好意,少年笑了笑。

“不勞殿下費心了,既然燕北安定了,我們也計劃回故鄉。加之您這的待遇也不錯,乾活我們也可以報恩。”

“而且馮少爺調停過了,活可以正常做。等待來年春天,您的第一波船下海,我們可以隨船回燕北。這樣可以剩下您的功夫,我們也可以回到故鄉。”

“況且那時候,也會有剩下的人。也可以幫您,帶帶新工人。這樣也能減少馮少爺和您的麻煩。”

聽著對方有條理的話,司馬亮連連點頭,覺得有些道理。

同時他很驚訝,對方的言行。心想:這少年真是聰慧早熟。

思量之後,司馬亮決定保持現狀,不做改變了。

畢竟馮奇和燕北人,還有工匠都達成了妥協。他何必再多費工夫,吃力不討好。

不過,司馬亮感覺還是虧欠燕北人。

“既然這樣,我也不多事了。還是句有問題,找馮奇,如果他不解決,你就找小順子,乃至唐府王府都可以。”他想這樣讓自己心安一些。

少年笑了笑,再次行禮感謝。

看著如此得體的少年,司馬亮想多給對方一些感謝。

“你想要什麼,隻要我覺得合理,都可以滿足。”他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司馬亮的行為,讓少年很是惶恐。

沉默一會後,他試探性的問。

“我無名無姓,希望殿下能賜個名字嗎?聽大人說,貴人賜名可以有個好未來。”

“名字?”

司馬亮腦袋空空,犯難了。

他本身就不好什麼書畫,看過的書也不多。識字冇什麼問題,但讓他說些有意義,有水平的話,還是有些難。

“你是北方來的,那就取姓朔。名的話,雖說現在戰事休了,但保不齊會有重燃的一天。討個吉利,叫永寧好了。朔永寧你可滿意。”

這名字就如字麵意思,北方永遠安寧。除此之外,冇有什麼深意。說出口後,司馬亮都覺得有些跌份。心想:萬一少年不滿意怎麼辦?

“朔永寧?”少年來回念。

司馬亮就這麼忐忑的看著,生怕對方不滿意。

“好名字。好意義啊。那我就叫朔永寧了。謝殿下賜姓名。”少年笑的很開心,看來很喜歡。

“滿意就好。”司馬亮歎出一口氣。心想:至少不丟人了。

隨後司馬亮還在沙灘上,寫下了朔永寧的寫法。

少年則是很認真的臨摹記憶。

一下午的時間,司馬亮跟少年聊了很多。

他也得知對方年後準備回到燕北。

所以對方為了多掙些錢,就冇有去上學。平日裡都是在乾活,今天因為閒暇,所以在沙灘邊自學一些簡單的字。

“我也好回去了,朔永寧也好好努力吧。”司馬亮伸出手,想和對方告彆。

朔永寧,看了看對方白淨的手,再看看自己粗糙黝黑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手臟。”

司馬亮冇有在意,雙手握住對方的手。

“好了,再見吧。”

說完他離開了這裡。

“燕王殿下嗎?真是好人啊。”朔永寧目送對方離開。

隨後,蹲在沙灘上,用落日的餘暉,繼續臨摹自己的名字。

“朔永寧,真是不錯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