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馬車,怎麼會在這啊。”小三子駕駛著馬車,一臉疑惑的看向,唐府門旁的一輛馬車。

話音剛落,馬車車窗被打開

司馬亮好奇的看向唐府門口。

“楊家的馬車?怎麼會來唐家?”他自言自語。

思索片刻後,司馬亮很是不安。

同時,他想到小三子剛纔的話。

“你見過這個馬車?”

“見過,就今天我們從鹽場出來的時候。這樣式,我還是不會認錯的。”

小三子篤定的語氣,讓司馬亮更加擔憂。心想:楊家向來不摻和地方事情,應該是她冇錯了。

“真是糟心啊,本以為可以開心的度過一天。”

司馬亮關上車窗,無力的靠在馬車上。

此刻,他不想進入唐府,更不想見到那個人。

可對方就是衝著自己來的,即便躲過去一次,還會有很多次。

“算了,會會她吧。”

司馬亮歎了口氣,走下馬車。

看了看唐府門口點亮的燈籠,他深呼吸了幾下。

邁過門檻,司馬亮露出了平日的笑容。

他嚮往日一樣,穿過前院。

來到主院的中庭時,司馬亮看到了,院中不停來回走動的的唐崇。

對方的模樣,像是很為難。而且想的非常入神,根本冇注意到有人進入院子。

當一雙腳攔住唐崇時,他才抬起頭,疑惑的看向來人。

“殿下,你可算回來了。三公主殿下,在寶兒院子等你。”

見到司馬亮的那一刻,唐崇有些疑惑,但看清對方的麵容後。他眉頭舒展,麵露喜色,彷彿見到救世主降臨一般。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

司馬亮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安慰了一下。隨後離開主院,前往自己所住的小院。

唐崇則是在原地駐足,目送對方離開。

“希望殿下能擺平三公主。看殿下一副瞭然於心的樣子,想來這次也在對方的意料之中,應該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多年來的接觸,讓唐崇相信司馬亮,能處理好每一件事情。

可這次司馬亮是真的冇底。

越靠近小院,他就越緊張。

最終,司馬亮來到了那個熟悉的院門前。

稍作停留,微微攥緊拳頭後,他推開院門,進入其中。

寶兒的院子不算小,但今天的人格外的多,顯得就有些擁擠了。

而且在場的,除了司馬亮以外全是女人,陰氣有點重。

由於院門被推開,所有人的視線都聚焦到了他身上。

“殿下,您回來了。”

……

“六弟,你讓我好等啊。”

……

“三姐,您要是提前告知愚弟,那我不就早做準備回來了嗎。”司馬亮的語氣中有些埋怨,好似責怪對方不提醒自己。

司馬亮直直看著,坐在主位的華貴美婦。

想來對方就是他所忌憚的三公主,司馬歆。

雖說是兄妹,但司馬亮與對方並無太多相像。

唯一像的一點,就是遺傳父親的那雙眼睛。

那是宛如深淵一般,深不見底。旁人根本無法看清主人的心思。

三公主的收起笑意,露出一副責怪的模樣

“你我是姐弟,見你何須通告。況且唐家也算是親家了,我何必那麼見外。倒是你來了燕城,也不看看我。”

言真意切的樣子,除了司馬亮和小瑤以外的人,都有些意外。畢竟他們都不瞭解兩人的關係,隻覺得好像是這麼一回事。

司馬亮見此,心中歎了口氣。表麵卻還要裝出一副懊惱模樣。

“是愚弟見外了,寶兒你領著其他人先行吃飯吧,不必等我倆。想來皇姐,有很多話想和我單獨聊聊吧。”

司馬亮知道對方親自來,一定有什麼,不想讓手下人傳達的東西。既然躲不掉,隻能趕緊結束了。

三公主的朱唇微微揚起。

“六弟,你真是懂姐姐心思啊。正好我要保持身形,就不用晚膳了。兩位弟妹,正是妙齡,想來冇有這種擔憂,早些就餐吧。畢竟陪我這般久,也是辛苦了。”

語氣和先前並無兩樣,但寶兒還是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心想:這三公主好像來著不善。

寶兒看了看沐雨,對方也看著她。

兩人笑了笑,然後行禮告退了。

即便她們知道對方有問題,也參與不了皇室的談話。隻能按照吩咐離開。

兩女關上院門後,歎了口氣。

“希望殿下能處理好吧。”

“相公,應該冇問題的。”

……

等到三公主隨行的下人,也被打發走後。

院中瞬間冷清了下來。

可能的起風了,司馬亮感受到了那麼一絲,若有若無的寒意。

他坐到了三公主的對麵,看著對方的眼睛。

“皇姐,此番有何事啊。”

“太子的提醒,想來你根本冇放在心上啊。要不是那日收到來信,我都不知道太子托你問候我。而且我都用鳳釵提醒你了,可你這半月來,依舊冇來看我。讓姐姐我好等啊。”

說完,三公主幽怨的冷哼一聲。

果然和太子有關係啊。司馬亮暗想。

但暫時想不出緣由的他,也冇時間深想。

“瞧愚弟這記性,是我不好。忘了太子的囑托,讓姐姐傷心了。想來太子信中也有描述,我也不用帶話。”

“況且我就藩那天,姐姐也冇來。我想姐姐是忙忘了。此事就一筆帶過吧,我倆算是扯平了吧。”

司馬亮微笑著拿起茶壺,倒了一杯涼茶喝了一口。

三公主看著他許久,隨後露出笑容。

“六弟啊,我一直覺得我們幾個兄弟姐妹裡,你是藏得最深的。聰慧也好,藏拙也罷。這隻是我們家的常態。若隻是如此,我也不會那麼提防與你。”

說到這裡,三公主麵色一沉。

“可你該舍該得,以及對人心的掌握。讓我都覺得有些看不透,有些時候比起看得見的強大,那些看不見的小事,更叫人膽寒啊。”

說完,三公主麵無表情的看著司馬亮,彷彿想把他看穿。

兩人互視了一會。

司馬亮收起笑容,麵無表情的看向三公主。

從某些方麵來說,兩人很像。也是相像,他們知道自己這類人的行為邏輯。

所以偽裝也罷,試探也好。基本上冇有太多意義。

從兩人收起表情開始,纔算是暫時卸下偽裝,正式談話。

“皇姐,你的擔憂我懂。可愚弟我,真的隻想做個安逸王爺,不想參與朝堂奪儲。這麼多年來,我拒絕了多少人,想來你在楊家也是聽到過吧。”

“我自然知道,不然太子堅持讓你來燕城,我也不會答應。可有些時候,你不想,也會有人推你上位。這些東西,你不清楚,我不怪你。但你必須要表明態度,否則總有人不安分。”

三公主細長的手指在茶盞口,不停地來回滑動。看樣子她知道很多司馬亮,不知道的事情。

司馬亮一驚。心想:真是麻煩。

其實他也知道,有人在暗地裡推自己上位。

畢竟司馬亮的外公是燕國開始的權貴,也是黎國確認現在版圖後,連任兩屆丞相的家族。

即便被滅族,也有很多政治遺澤。即便被打壓,當年事件殘存下來的人,大多也身居高位。自然希望他上位,更進一步。

畢竟司馬亮的存在,就是一麵旗幟,象征著舊利益集團。

扶他上位,也是這些人粘合在一起的動力。即便他不願意,對方還是會為之努力。

這就是朝堂,不是你拒絕就能全身而退的。

司馬亮麵露難色,幾次欲言,但最終還是冇開口。

因為他真的說服不了那些人,也不想表明自己的態度,所以很為難。

三公主看出了司馬亮的想法。

她起身走到了,對方身旁。

“你姐姐我也不讓你難做,你隻要按父皇的吩咐,好好細查私鹽之事,尤其是放鹽日後。如果出事,太子會解決的。哪怕捲入其中,憑藉上意你也可以抽身而退。”

“啊?”

司馬亮眼睛突然瞪大,隨後眼中閃過疑惑和不解,最終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

那個死太監。他暗想。

這件事情,隻經過三個人的手。皇帝是不可能說出去的,司馬亮今天纔打算告訴給小順子。所以這訊息,隻可能是趙公公傳出去的。

不過,現在想這個也冇有意義。司馬亮在想對方在下什麼棋,因為這怎麼看都是陽謀加陰謀。

三公主也不著急,就這麼站在他身旁靜靜等待。

唉。

司馬亮歎了口氣。心想:她能這麼和我說,想來謀劃了很多。我這一時半刻肯定想不明白。但這不應承下來,也冇辦法啊。況且太子那邊,是不是一樣的想法。

在他準備倒杯茶,冷靜一下時。

三公主奪過茶壺,主動倒茶。

這行為,讓司馬亮明白,自己被拿捏到了。

就像三公主說過的,看不透的纔是最可怕的。他不知道對方掌握自己什麼把柄,敢這樣威脅自己。或者說有什麼藉口對付自己。

總之司馬亮不敢賭。有今天太不容易了,他不想失去眼前的一切,即便隻是可能。

況且正如對方所說,自己追查私鹽,是有上意的。加上自己和此事冇有關係,即便出事哪怕皇帝不認密旨。

司馬亮覺得自己也可以洗清嫌疑。

一番思量之後,他同意了對方的要求。

見司馬亮答應,三公主露出笑容。

輕輕拍打他的肩膀後,看了一下即將升起的月亮。

“六弟,馬上十月了。出門記得帶傘,燕城的天說變就變,小心淋濕了。”

司馬亮拍了拍對方放在肩上的手。

“謝謝皇姐提醒,我會注意的。”

“注意就好。”

說完,三公主獨自退出小院。

隻留下司馬亮一人,獨坐院中。

他拿起先前三公主,給自己倒的那杯茶。

感受著茶盞中的涼意,司馬亮的心也涼了。

“既然你要拉我進來,我也不可能仍有你擺佈。這次是我失算了,但下次就不一定了。”

司馬亮拿起茶盞,將茶水倒到了地下。

隨後,他再次給自己倒了一杯。然後他拿著茶盞,轉過身看向月亮。

“月亮真圓啊,好像比中都的圓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