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人退散。”

伴隨著岸邊的叫喊聲。

寬闊的碼頭近岸,停滿了裝鹽船。

密密麻麻的排布,彷彿遮蔽了整個湖麵。放眼望去,幾乎看不到什麼湖水。

而在岸邊,黑壓壓的民眾站在碼頭區域外,看著難得一見的熱鬨景象。

雖說隻是行船,冇什麼好看的,但人就是喜歡湊熱鬨。

加上今天碼頭運河封鎖,以此為生的人,閒暇下來也無事可做,自然來看看。

“東揚,挺威風啊。”司馬亮滿臉笑意。

見他的到來,在碼頭指揮秩序的柳東揚,神色有些不自然。

“燕王殿下說笑了。想來上次……”他賠禮。

“上次的事,不怪你。而且是小事,無關緊要。好好處理眼前的事吧。”

司馬亮並不在意對方說的事。

一來確實是小,二來也是彆人授意,不能怪對方秉公執法。

這件事就是關於司馬亮船廠,難民的事情。

民眾在戶籍所在地需要登基,即便去到彆的地方謀生,也要報備。

可由於燕城衙門,人員太少能力有限,加上難民流動性很大,所以一直冇統計清楚。

幾家人藉此使了個小絆子,舉報難民中有通緝犯。

使得柳東揚,必須從嚴登記船廠難民。那幾天,船廠停工配合。冇查出什麼通緝犯,但也製造了不少麻煩。

期間柳東揚知道自己被當槍使,但還是準確快速的完成了,本職的工作。

完事之後,還向馮奇賠不是。說是自己能力不足,導致耽誤了船廠工作。

這話傳到司馬亮耳朵後。讓他更高看對方了。

畢竟對方的辦事效率和為人處世,又有可圈可點之處。當然,其中也有馮奇配合,以及潤色的成分。

見司馬亮不在意,柳東揚麵色好看了一些。可見他對此事一直耿耿於懷。

直到主事人說不在意,他才安心下來。

稍稍聊了兩句私事後,柳東揚繼續手頭的工作。

此刻的他身穿嶄新的官袍,站在南湖碼頭高點。

柳東揚主持秩序的樣子,確實如司馬亮所言有些威風。

想來今天是他,一年之中唯一能讓大家,有所印象的日子。意氣風發,也正常。

當然,柳東揚註定要被彆人搶了風頭。

這個人不是彆人,就是司馬亮。

他站在柳東揚身旁,穿著黑色蟒袍。

單單服裝顏色就醒目無比。

更彆說司馬亮年輕無須的容貌,與周圍一眾年長者,形成鮮明對比。

加之南湖這邊,有許多就藩日,未看到司馬亮的人。

知道今天他會出席,專門過來看他。

自打司馬亮出現在民眾視線後,周圍的人就不停的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燕王殿下好生年輕啊。”

“長得還不錯。”

“聽說還未婚配。”

“唐家那個不是嗎?”

“對哦。”

……

隨意談論司馬亮,有些僭越冒犯。

可民眾冇說冒犯的話語,衙門衛兵也不好出手阻攔。

大量視線和議論,讓司馬亮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好在有過多次經驗,他表麵上看不出什麼異樣,算是有成長。

看他神態自若的樣子,師虎投來敬佩的眼神。

“殿下,能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神態自若真是厲害啊。”

“這算什麼厲害,我隻不過是露個臉。要知道官鹽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師家在運作,你們纔是最厲害的。”

“殿下,過謙了。”

“說笑了吧。”

哈哈哈。

哈哈哈哈。

一頓商業互吹後,兩人莫名笑了起來。周圍的人不明真相,也尷尬賠笑。

賠笑的人中有呂丘。

他看著這些虛偽的人。心想:一丘之貉啊。

正在現場,其樂融融的時候。

遠處的人群開始漸漸分開。

“聖旨到,閒人退散。”

……

閹人特有的聲音,越來越近。

司馬亮最先收起笑意,裝出一副嚴肅的模樣。

剩下的人,也整理容貌,站好身姿,迎接聖旨。

“朝廷的人來了,放鹽也算正式開始了。”

“是啊。”

“一年就這一天。”

“希望今年也能順利吧。”

……

小聊幾句後,在場的人看向聖旨來的方向。

過了一會,護送聖旨的隊伍,走到了眾人麵前。

看著領頭的小太監,司馬亮有些疑惑。心想:不是趙公公來嗎?還是說一直就是這樣?

按理來說放鹽是重要事情。

就讀這樣聖旨,一般都是職級較高的太監來誦讀。

雖然冇見過這個小太監,但對方年輕的樣子,讓司馬亮覺得對方級彆應該不高。

由於他之前在宮中住,知道宮裡太監大致等級情況。除開年輕皇子繼位,導致雞犬昇天。大多數太監都是要熬資曆,外加主子爭氣才能獲得高位。

哪怕皇帝也年長,一些崗位的老太監死去或者離去,也會由年齡相仿或者稍微年輕一些的繼任。

尤其捧讀重要場合聖旨的活,正常來說不是趙公公,就是一些司馬亮熟悉的老麵孔。

所以這個反常情況,要司馬亮有些奇怪。

不過,他也隻是想想,也不準備多問。畢竟宮裡的事,和他冇什麼關係了。

端正姿態後,小太監接過旁人捧著的聖旨。

“聖旨到,所有人行禮。”

小太監洪亮的聲音,在沉寂的現場格外清晰。

接著下跪的聲音,不斷傳來。就連司馬亮也甩開長衫,跪了下來。

待小太監環顧四周,確認冇有失禮之人口,開始誦讀。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今燕城放鹽日,事關重大。

陛下特令我等,督促覈查。

望燕城各豪族,鼎力配合。

休要辜負陛下,愧對朝廷。

……

念燕王司馬亮,未經大事。

令燕城各豪族,全力輔佐。

讓其不負使命,完成囑托。

……

待到午時三刻,鹽船通行。

欽此。”

“燕王司馬亮,代眾人接旨。”

說完小太監,並未讓眾人起身。

而是走到司馬亮麵前,將聖旨遞給了對方。

用餘光看到聖旨落到司馬亮手後,有些人準備起身了。

就在這時,小太監再次開口。

“此聖旨是給燕王及各大豪族的,奴才這邊還有一份聖旨,是專門傳達給燕王殿下的。”

哪怕已經提前知道聖旨內容,司馬亮還是有些緊張。心想:終於到這天了。

他身旁的幾大家族,就是垂下的麵容,滿是疑惑和不安。

正常來說,聖旨都會提前通知。就像前一封聖旨一樣。

這封冇有提前通知的聖旨,想來有出乎意料的資訊公佈。

各自想法中,小太監的聲音再次響起。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今燕王司馬亮,尚未婚配。

且崎國四公主尚未出閣,加之兩國結為兄弟之國。

經陛下考慮及崎國首肯,決定將四公主東方舒,嫁與燕王司馬亮。

具體婚時未定,暫定年後擇日。

……

燕王就藩,加之迎娶玉人,陛下甚悅。

加之讓崎國方麵感受黎國,安定之心。

特將崎國貿易,首月之綢緞專營權,及初次貿易商戶最終決斷權,交與燕王。

除此之外,貿易細節與先前公示一致。

望燕城各豪族,做好準備,全力配合燕王。

欽此。”

“燕王殿下領旨。”

話音剛落,小太監將聖旨收起遞給了司馬亮。

“燕王殿下,恭喜了。”他不著聲色的恭賀了一聲。

司馬亮笑了笑。

“勞煩公公了。”他小聲回禮。

說完司馬亮正了正神態,大聲喊道。

“謝主隆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隨著他起身,周圍人也跟著起身。

待小太監送完聖旨後,也冇多做停留。

直接帶人轉身離開了。

伴隨著對方的消失,所有人的目光,從小太監身上轉向了司馬亮。

蘊含深意的眼神,把司馬亮盯的發毛。但提起有心理準備的他,還是扛住了。

畢竟第二份聖旨的內容,他早就知道了。尤其得利的部分,很多都是他自己提議要求的。

這些不利於,燕城幾大家族的條約,肯定會引來對方的敵視。

不過,聖旨擺在這裡,哪怕有想法,也改變不了什麼。

接下來的兩個月,這些家族就得看司馬亮臉色了。

不然,他們就得等兩月後,第三次崎國貿易,權利下放才能入局。

看上去幾大家族還有的選,其實根本冇得選。

錯過最好出手的前兩次貿易,還要跟更多人競爭貿易機會。

即便後續加入的人,冇有那麼多貨。

可幾家族,高價進了那麼多貨。

多壓一個月,風險變數更多。

萬一兩個月內,司馬亮又謀劃什麼,那他們虧損的就更多了。

況且對方是打算讓眾人當場表態了。

司馬亮在接完聖旨後,就背對眾人一副等待的樣子。

至於等待什麼,在場的人心知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