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快啊。”

“瞎說,我一點也不快。是馬兒快。”

“相公,真討厭。”

沐雨聽出對方話中意思,有些嬌羞。

“雨兒,握緊了。我要加速了。”

“相公,還說這般羞人的話。”

沐雨看向身後的司馬亮,白了一眼。

“羞什麼?我看你滿腦子齷齪想法。騎個馬,甩個馬鞭怎麼就羞人了。”

司馬亮神情嚴肅,一手拉著韁繩,一手揮舞馬鞭。

“相公,就知道欺負妾身,哼。”沐雨假裝生氣。

駕。

司馬亮冇有回答,特意多揮了幾下馬鞭。

馬兒感受到鞭策,開始發力加速。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沐雨猝不及防。

初次騎馬的她,即便有司馬亮手執韁繩,還是有些莫名慌亂。

不由自主的抱緊對方。

“相公,妾身錯了,不敢了。”沐雨可憐兮兮的看著司馬亮。

見目的得逞,司馬亮繃不住了,笑了出來。

勒了幾下韁繩後,馬兒的速度減緩了下來。

速度緩下來的沐雨,放開司馬亮。

“相公,太壞了。妾身一定要向寶兒姐告狀。”

“唉,你還想再來一次是吧。”司馬亮威脅。

“啊,相公妾身錯了,錯了,不敢了。”

沐雨貼到司馬亮胸前,不停撒嬌,生怕對方再來一次。

“好了好了,不逗你玩了。下去休息一會吧。”

說著司馬亮停下馬兒,跳了下去。

隨後伸出手,攙扶沐雨下馬。

由於第一次,加上剛纔的驚嚇。沐雨有些腿軟,腳一滑平地摔下馬。

幸好司馬亮眼疾手快,一下抱住了對方。

“雨兒你可重了。”司馬亮嘲諷。

剛剛心安的沐雨,難以置信的看著對方。心想:正常劇本不應該是含情脈脈對視,然後……

一番腦補之後,她白了一眼司馬亮

“相公,太壞了。”

沐雨嘴上雖然罵著,腦袋卻是緊貼在了司馬亮胸前。

對於這個壞男人,她是一點辦法都冇有。隻能任由對方欺負。

得益於小三子牽馬,司馬亮可以一直抱著沐雨。

“相公,您不是嫌棄妾身重嗎?趕緊把我放下來。”

被自己男人抱在懷裡,確實很有安全感。但有旁人的話,沐雨還是覺得有些害羞。

加上對方說自己重,讓她一直耿耿於懷。

“生氣了,逗你玩的。好了,放你下來。”

就如司馬亮所說,沐雨很輕。他抱著一點也不吃力。

不過,玩鬨也要適度。既然對方提醒了,他也不打算鬨下去了。

沐雨被輕輕放下,有些站立不穩。

司馬亮攙扶其走了一會,才恢複正常。

“騎馬有意思,就是危險了些。”

“不危險,多試試就好了。”

“還是讓寶兒姐試試吧,她應該會喜歡的。”沐雨狡黠的笑。

“就你機靈。”

司馬亮坐到一旁的座椅上,休息下來。

看著餵食馬兒的沐雨,一臉開心的樣子。他也笑了出來。

這樣的日子太棒了,這纔是生活嘛。

接下來該怎麼風花雪月呢?

司馬亮靠在椅背上,開始展望起自己的未來生活。

長舒一口氣後,他伸了一個懶腰。

燕城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

忙過之後的閒暇,總是讓人舒適。

“寶兒不能來太可惜了。”

“張嘴。”

伴隨著沐雨柔柔的聲音,剝好的乾果送入了司馬亮嘴中。

“寶兒姐,希望你我獨處,怎麼可能願意來。相公,後麵獨處補償一下即可。”

沐雨主動幫司馬亮揉捏起來。

“也是三人行,確實有些拘束,下次補償就好了。”

享受著溫柔的按摩,司馬亮也清醒了許多。

即便一夫多妻,妻妾和睦。可私下遊玩的時候,還是希望能夠獨占對方。畢竟多個人,總歸有些放不開。

所以這次由司馬亮提議的遊玩,寶兒主動選擇退出,讓兩人可以獨處。

想到這裡,他覺得寶兒真是聰慧,是個當正妻的人選。

就是崎國公主的到來,註定要搶走這個位置。

想到這個公主,司馬亮就有些心煩。一來不知道對方底細,二來皇帝直爽的態度,讓他有些不安。覺得背後一定有什麼謀劃

即便皇帝不會損害自己,那不一定全是好事。

想到正事,司馬亮暗罵自己出來玩,還喜歡多想。

強行忘卻年後的煩心事後,他坐正了身子。

沐雨也坐到一旁,為其端茶倒水。

他們所在的地方,是司馬亮先前買下的那片獵場之地。

經過快一個月的建設,主要的房屋已經有了雛形。周圍的竹製柵欄,也被替換成了上過漆的木質柵欄。

原本府兵練武的空地,被圍了起來。不時,還能聽到那邊呼和練習的聲音。

聽到整齊劃一的聲音,想來練的應該還行。

看著一切進入正軌,司馬亮想到了自己還在修繕的王府。

“對了,過兩天,你和寶兒去趟在修的王府。挑挑喜歡的院子,然後跟工匠提提自己的想法。省的後續又拆又改,還麻煩。”

“是相公。”

除開貿易和運鹽的事情結束,王府修繕也快到了尾聲。

這得益於司馬亮,派一部分難民過去工作的原因。

為了讓難民能有一技之長,他讓部分準備回燕北,且聰慧一些的難民,跟著工匠學習一下。雖說學不到太多,但後續回燕北,也需要重建。至少可以熟悉一下建造過程。

也是這樣讓王府的工期,提前了半月,算是雙贏了。

稍作休息之後,小三子遞來了弓箭。

“機靈不少啊。”

“順總管特意提過。”

小三子機靈了不少,會預判主人的心思了。

看著對方的成長,司馬亮又想到了小順子。

“這些天來,辛苦他了。過兩天回來了,讓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順總管確實辛苦啊,能在唐府看到他都屬實不易。”小三子附和。

司馬亮點了點頭。心想:這私鹽的事情,估計一時半會也不會有線索。而且感覺有些危險,要不換個人去追查吧。

由於三公主的威脅,司馬亮在小順子裝完鹽後。就命令其放下手頭工作,著手於私鹽的調查。

這幾天消失,也是跟混進了運鹽船隊,想看看是不是運輸過程,或者目的地出現的披露。

如果這兩個都冇問題,那就是師家鹽場那邊在做手腳。那調查方向就小很多了。

怎麼想著想著,又想到正經事了。司馬亮覺得自己有些魔怔了。

“中都呆慣了,還是有些不習慣安逸生活。真是勞碌命啊。”

埋怨之後,司馬亮拿起弓箭,打算忘卻煩心的事。

他正起神色,挑選好獵物後。

搭箭,拉弓,屏息,閉目,瞄準,鬆弦。

一係列動作行雲流水,把沐雨看得有些出神。

在她準備拍手誇獎之際,司馬亮訕訕一笑。

“射空了。”

“相公很厲害了,隻差一點點。”沐雨安慰。

冇射中,就是冇射中。司馬亮暗想。

雖然偏了,但其實差的不是很多。

可司馬亮看重的是結果。他不喜歡出現失誤,或者意外。

這種超出自己掌握的情況,會讓想起十歲前的無法掌控的歲月,令他很不安。

稍稍平複一下後,司馬亮從沐雨遞來的箭袋中,抽出一根箭。

試了一下弓弦之後,他重複了之前的動作。

第二箭命中了,另一隻兔子。

重新獲得掌控的感覺,讓司馬亮露出微笑。

一旁的沐雨,也為他拍手稱好。

在司馬亮準備接過沐雨遞來的箭,準備射第三箭時。

剛剛出去的小三子,再次回來了。

“殿下,順總管來信了。”

司馬亮收起弓弦和箭,看了看小三子。

雖說有些掃興,但這也是他自己叮囑對方的。

隻得將弓箭遞給對方,拿來信件。

沐雨見勢放下箭袋,走到遠處去找小兔子玩了。

“希望是好訊息吧。”

帶著不安,司馬亮拆開了信封。

粗略看了一遍之後,他有些難以置信。

“麻煩了,估計這些失聯的人,大概率是死了。弄出人命來,怕是不好平息了。”

司馬亮歎息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