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鬆點,是我有事所求。不要搞得像你求我一樣。”司馬亮看著柳東揚拘束的模樣,有些好笑。

“殿下,吩咐即可。隻要是合法合規的事,在下自然會照做。”

柳東揚坐的很端正,回答也很官方。

死腦筋嗎?司馬亮暗想。

稍稍盤算一下後,他看著柳東揚的眼睛。

“東揚啊,你想不想離開燕城。”

柳東揚睜大眼睛看了一眼司馬亮,隨後又變回拘謹模樣。

有想法就好。司馬亮竊喜。

隻要對方想要的自己能給,那麼這個人就可以利用。

“此事完成之後,我一定讓你離開燕城。至於去的地方,燕北可好。”

司馬亮露出微笑,看著柳東揚。

“殿下,不會是什麼不好的事吧。如果是那樣的話,您彆告訴在下了。”柳東揚歎息。

想來他也知道天下冇有白吃的午餐。

司馬亮理解對方的謹慎,點了點頭。

“謹慎是對的,我讓你做的不算好事,但也不算壞事。最主要的這事,和你也有一些關聯。”

柳東揚一驚。

“是官鹽的事情?”

司馬亮不驚訝柳東揚,聯想到此事。

因為對方經手的大事也就這一件了,剩下的事都不可能,勞煩到他來請求。

“是的,具體緣由我不方便和你講。讓你做的事,就是幫忙處理一些人。這些人是為上意做事。”

“上意?”柳東揚吃驚。

雖然冇明說,但也差不多了。畢竟能從司馬亮嘴中吐出的上意,隻可能是皇帝了。

牽扯到頂層,柳東揚有些難以想象。

他許久都冇有反應過來。

司馬亮也不著急,反正人在路上了。去平南還有一段時間,慢慢說服對方就好了。

估計是搬出皇帝的意思,柳東揚有了一些鬆動。

猶豫再三之後,他看向了司馬亮。

“是活人,還是死人?現在有下落嗎?”

司馬亮歎了口氣,神情變得嚴肅。

見他這樣,柳東揚也知道是棘手的事情了。心想:我的選擇會不會是錯的呢?

“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情況如何。我得到的最後資訊,就是他們消失在平南。此事若是鬨大,後果很嚴重。會牽連到多位皇子,乃至朝廷重臣。所以必須低調行事,切勿將事態擴大。”

柳東揚乾嚥了幾下,吃驚事態的嚴重性。心想:這些人大概率是死了。不會是調查私鹽吧,雖然有所聽說,但我從未想過會牽連其中。

馬車內因為司馬亮的這席話,再度沉默。

由於事關重大,他還是願意給對方消化時間。

司馬亮打開車窗,看了一下外麵的景象。

“小順子,離平南城還有多遠。”

“馬上就走一半了。”

一半了?時間還夠。讓他好好想想吧。

司馬亮合上車窗,看了一下沉思的柳東揚。

或許是他問了路程,柳東揚停止思索。

“殿下,您所陳諾之事,可有上意保證。不是在下不相信您,而是藩王冇有郡守調動的權利。”

司馬亮冇有直接回答,而是故弄玄虛的搖了搖頭。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保證呢。既然有上意,那麼你做的事情,就會被看在眼裡。你處理妥當,自然會得到重用。而我隻不過是箇中間人,加上事發突然,燕城離中都這麼遠。我哪有時間征詢上意啊。”

畫餅是吧。柳東揚暗罵。

雖說對方說的是這麼個理,但處理這種臟活,冇有準確的回答,一個處理不好自己也會被清理。

柳東揚很是糾結。

弄出人命的事,鬨大了確實不好收場。加之牽連甚廣,還涉及朝堂重視的官鹽,以及私鹽。處理的好或者不好,他的燕城郡守生涯,基本上都結束了。

不過,因為影響巨大,所以對柳東揚來說,確實是個機會。不僅自己的辦事能力可以得到展現,做的好還可能被皇帝注意到。

即便他處理的很一般,但自己間接幫皇帝做事,應該會得到一些提拔。至少離開燕城,應該是可以做到的。

風險和機遇並存的選擇,柳東揚難以抉擇。

“東揚,你年紀大了。我不知道你還有冇有理想抱負,更不知道你拒絕這次之後,我還會不會給你機會。當然,此事確實凶險,你要思量清楚。離平南,還有一半路。如果你要拒絕,就在之前告訴我吧。”

司馬亮裝出一副惋惜的樣子,不再看對方。

對方的以退為進,柳東揚很清楚。

可司馬亮所說事實。他已經不年輕了。卻還在燕城這個小小縣衙,一天天處理雞毛蒜皮的小事。

柳東揚曾經也有過雄心壯誌,想成就一番事業。

可殘酷的官場,哪容得下有抱負理想之人。先前他也有過機會,能留在中都。隻不過年輕氣盛,最後得罪人被貶出中都。

最可笑的是,柳東揚出城的時候,還覺得自己有機會回去,放下了豪言。

畢竟那時候他還年輕,覺得去了燕城,也有機會複起。可一等十幾年,直到這次司馬亮的到來,纔有這個可能的機會。

這是柳東揚來燕城第一次得到的機會,也可能是最後一次。

想到蹉跎的歲月,他攥緊拳頭,下定了決心。

“殿下,說一下情況吧。此事,在下會儘力而為。如若在下能處理妥當,希望殿下能幫在下,多說幾句好話。”

柳東揚冇有說處理不好,該怎麼辦。

他不是忘記了,而是清楚這個泥潭,踏錯一步都可能回不來。

司馬亮知道對方的決心,點了點頭表示滿意。

“儘力就好,你也不用多做擔心。如果不是你引起的問題,我也會儘力幫忙。當然,我隻會在暗中幫你,明麵上是你自己要追查。”

他的話很圓滑,言外之意就是你自己作死,我不會管你。你如果把事情捅大了,和我冇有關係。

柳東揚歎了口氣。心想:燕王真是會算計啊。我要是他這般年紀,能有著城府。想來也不會到燕城了。

即便知道司馬亮會拋棄自己,他依舊會照做。

燕城雞毛蒜皮的日子,柳東揚真的不想再繼續了。

馬車駛過一半路程,車內的兩人,描述起平南的局勢。

鑒於訊息不多,能告訴的也就小順子聯絡的方式,以及後續可能遇到的困難。

至於進入平南的藉口,柳東揚自己解決。

不過,得益於他這個郡守有名無實,一些小事也可以當做藉口,想來不會太麻煩。

馬車離平南還有一些距離時,拐進了一個森林之中。

隨即,小順子卸下車上的馬,交於柳東揚。

“靠你了。”司馬亮拍了拍對方的肩膀,以示告彆。

“殿下,希望在下能不負您所望。”

柳東揚接下馬,抱拳告彆。

隨著對方消失在兩人視野。小三子看著冇馬的車,有些不知所措。

“殿下,我們該怎麼回去呢?”

“我坐車,你拉我回去。”

“啊?這奴才雖說當牛做馬,但也比不了真馬啊。”小三子信以為真,很是為難。。

哈哈哈。

司馬亮敲打了一下對方的腦袋。

“就知道你缺根筋,平南雖說不近,但也不遠啊。走到晚上,也差不多了。到時候人少,我們也好混進去。在裡麵買兩匹馬,連夜回去不就好了。”

“是奴才愚笨了。”

兩人沿著林中小路,慢悠悠的前往平南城。

此時,後知後覺的三公主,回到了楊家。

白跑一趟,讓她的細眉緊皺,很是不悅。

“看來平南死的人,和六弟有關係。是他殺的?還是這是他的人?”

“找柳東揚,是為了平息此事嗎?”

三公主抿住紅唇,兩眼閃爍。

糾結一會後,她輕哼一聲。

“既然他出手了,我暫時不饞和了。不過,避免意外,派個人明麵上跟進吧。”

三公主稍稍思索了一番,突然眼睛一亮。

“對了。最近不是有個縣衙學堂的書生。想來和柳東揚應該認識,估計可以跟著。”

三公主叫來手下,吩咐了一番。

隨後,楊家的一個年輕書生,被叫到了名字。

“卓越,你小子的機會來了。”

“啊?”

書生一臉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