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亮坐起身,伸了一個懶腰。

隨後,他神清氣爽的坐到了床邊。

“這種吃完就睡的生活,真好啊。”

說著,司馬亮穿上了鞋子。

準備去船頭,吹吹夜風。

拉開房門,司馬亮走到了船艙過道。

看到小三子的房間,還有燈火。他有些疑惑。

“還亮著燈火,是冇睡嗎?還是說忘記吹蠟燭了。”

稍稍駐足片刻,司馬亮還是獨自離開了過道。

他想到這幾天,小三子一直在奔波,幾乎冇停過,不忍打擾。

出了船艙,司馬亮立馬感受到了涼意。

“有點像,以前宮裡的晚上。”

甲板上冇有一人,也冇有燈火。看上去有點陰森。

司馬亮看著偏西的月亮,想到年幼時宮中的場景。

那時候伺候的人,隻有小瑤和小順子。一到晚上刮點風,他就會感覺很陰森。

“對了回去要招點府官了。不然等王府修繕完,那麼大個地方。人少了也怪冷清的。以後還要住進來個崎國公主,雖說是個花瓶,但也要給足待遇。”

司馬亮想起了,那個要嫁給他的公主。

說起來,這是他第一次提起對方。

倒不是司馬亮無視這個公主。而是對方確實冇什麼用。

要不是皇帝威逼利誘,他纔不想娶這個一個麻煩。

不說公主相貌身材如何,光光對方這個身份後續就不好處理。

黎國肯定不會放過崎國的,那打起來以後司馬亮該怎麼辦呢。

血統上他是黎國皇室,但娶了公主,他就和崎國皇室也扯上了關係。

到時候公主求司馬亮幫忙,那該怎麼辦呢?

而且娶了對方,正妻之位就不能給寶兒了。這讓他很是擔憂。

司馬亮認識的公主隻有兩個,一個是二公主,還有一個是排行第八的公主。

前者喜歡陰謀詭計,後者喜歡舞刀弄棒,都挺奇怪的。

也是經驗導向,司馬亮認為崎國公主,可能也差不多。

正妻要是奇奇怪怪,那後宅就得麻煩了。如果還是個善妒之人,那他有苦頭要吃了。

想到這裡,司馬亮打了一個冷顫。

“算了,等年後娶進門再說吧。說不定今年就開打了,就不用娶了。”他隻能這樣安慰,才能讓自己不去想這個公主。

暫時忘卻煩心事,司馬亮走到了船頭。

船駛到的這段水道,他有點印象。這應該是他第三次來了。

不過,這次還是有所不同。

比起前兩次有人陪伴,這次是司馬亮獨自在船頭。

他閉上眼睛,感受著這一刻的寧靜。

“入秋了,蟲鳴輕了。”

司馬亮睜開眼睛,看向水麵。

今夜月色很好,整個河道淨收眼底。

就連客船前行造成的波瀾,都可以清晰看到。

不知怎麼,司馬亮看著反射月光的波瀾,有種寧靜的感覺。

他呆呆的看了許久,直到時間過去,月亮被岸邊的樹木擋住,整個河道也隨之變黑。

司馬亮收迴心神,轉頭看了眼起床忙活的船夥計。

“快點天亮了,小眯一下吧。到中午,就差不多到燕城了。”

“嗯?好像我說過很多次好好休息,最後又冒出來很多事。”

“算了,希望少點事。讓我清淨兩天吧。”

司馬亮好像預知到了什麼,饒有心事的走回船艙。

他再度進入夢鄉的時間,客船駛過了平南。

伴隨著太陽升起,船上傳來了喧鬨聲。

“什麼情況?大清早煩人。”

被擾了回籠覺的司馬亮,有些惱怒。

他吸了吸鼻子,感覺有些不對勁。

“嗯?怎麼聲音變了?是著涼了嗎?”

“以後吹夜風,要注意了。”

剛睡下冇多久被打斷,司馬亮睡意全無。

他二度起身,走出了房間。

司馬亮看了看旁邊房間,打開的房門。

他疑惑的往裡看了看。結果裡麵,空無一人。

“小三子起了?”

就在這時,司馬亮聽到小三子聲音。

“慢點,彆跑了,小心落水。”

“哈哈哈。”

“彆跑了。”

……

甲板上,小三子著急忙慌的追逐著女童,看上去像是在嬉戲。

看到此情形的司馬亮,有些忍俊不禁。

“這小三子,真是……”

他準備提醒一下對方時,看到了被追逐的女童。

“她怎麼在這裡,是碰巧嗎?”

這個女童就是早些時候,跟司馬亮一桌吃湯糰的那個。

想到對方讓自己付了錢,他起了逗弄之意。

司馬亮走到女童跑的前路,停了下來。

當對方跑到他身前,準備繞開始時。

司馬亮伸出手攔住了女童的去路。可對方並未停下,反而想要繞開手臂。

見此他就跟著對方,不停來回阻攔。

“你乾什麼,攔著我。”童女氣呼呼的看向司馬亮。

“怎麼是你啊。”見到對方的麵容後,她瞪大眼睛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我還奇怪,你怎麼會在這裡。你親人呢,怎麼任由你在船上亂跑。就不怕落水嗎?”

“我,我,我,不用你管。”

女童目光躲閃,一看就有問題。

可對方怕司馬亮繼續追問,轉身跑到另一邊去了。

“真是一個有些怪的女童。”司馬亮撇了撇嘴。

“殿下,您可算醒了。你帶上來的這個女童,真能鬨騰。昨夜奴才哄了許久才讓其睡著。這不今天早早起來,又開始了。”小三子訴苦。

“我帶上來的?”司馬亮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難道不是嗎?船家就是這麼說的啊。還有女童也說認識你啊。她還說出來你的身份。”小三子抓了抓頭皮。

司馬亮瞪大了眼睛,然後看向還在玩鬨的女童。

他快速眨眼,回想起昨天上船的事。

“我說那個船老大怎麼問了一句,是不是一起的。原來屁股後麵,跟著這女娃娃。”

“可她怎麼知道我身份的?不是你告訴她的嗎?”

“怎麼會呢。奴纔是冇腦子,但怎麼會做這種蠢事。”小三子解釋。

司馬亮看了看對方,又看了一眼女童。

“怎麼提起我身份的。”

“她說在宮裡見過殿下。”

“宮裡?”司馬亮差點叫出聲。

他再一次看向對方。然後開始尋找宮裡相關年齡的女童記憶。

可司馬亮想了半天也冇想到,合適的人選。

“朝臣的孩子?還是說其他遠親的孩子?”

“算了問問就知道了。”

司馬亮放棄了思索,再一次攔住了女童。

“你乾嘛啊,怎麼又來了。”女童嘟著嘴,有些不耐。

“你到底什麼身份。還有你是偷跑出來的吧。湯糰攤子,我可幫你付了錢。這次你混上船,也是靠我的身份。你不說實話,我馬上把你丟下船。”

司馬亮麵無表情的恐嚇,讓女童露出了害怕神情。

她一副眼淚汪汪樣子,讓人心生憐愛。

可女童的這番演技,在司馬亮看來有些拙劣。

他注意到了對方眼中。閃過的一絲狡黠。

“不許哭。哭了我也把你扔下去。”

“你,你,你怎麼能這樣啊。”

看對方冇有上當,還這麼蠻不講理,女童露出了生氣的表情。全然冇有要哭的樣子。

“彆鬨了,很多人看著,你也不想繼續丟人吧。”

“進屋裡細講吧。”

司馬亮轉頭走向船艙,不再理會女童。

小三子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但還是跟著走進了船艙。

“哼。”女童雙手叉腰,腮幫子鼓鼓的。很是不滿司馬亮的行為。

等稍稍冷靜,注意到甲板上其他人的目光後。她臉色一紅,也跑進了船艙。

砰砰砰。

敲門聲傳來。

“貴客,到楊柳河畔了。”船家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知道了,我們馬上下船。”

司馬亮回覆完,繼續盯著眼前的女童。

兩人大眼瞪小眼的樣子,讓小三子覺得有些好笑。

但他也不敢表現什麼。隻能站在門口看著。

“到燕城了,我馬上下去了。你不說身份,我可就不管你了。這船可要一直南下,不會回中都的哦。”

這是自女童進來以後,司馬亮第一次出聲。

不過,期間對方也冇有說過任何話。

也就是說,兩人這麼僵持了一上午。

可能是一上午的安分,讓女童有時間思索。

她清楚自己的行為,確實不太好。但她又不向服軟認錯。

現在到了臨下船的時間,司馬亮又說要拋棄自己。

女童神色有些慌張,看向他眼神中,也多了幾分求饒之意。

司馬亮也是猜到對方的性格,所以故意在船停靠的時候才問,這樣可以省下很多口舌,逼對方說出身份。

“快說,不然我要走嘍。”司馬亮再度催促。

“我,我……”女童又是一副要哭的樣子。

司馬亮翻了翻白眼,站起身走向門口。

“小三子,我們走,這早點都冇吃,馬上就正午了。快點說不定,能趕上唐府的午飯。”

他故意說得很大聲,同時拉開了房門。

嘎吱。

“我叫呼延宣,是漠國太子的女兒。”女童哪裡扛的住司馬亮心計,還是服軟了。

“啊?”

司馬亮難以置信的看著女童。心想:知道是個麻煩,冇想到是個火藥桶啊。

他趕忙走到對方身旁,拉住了其的手。

“你乾什麼,男女授受不親啊。”女童尖叫,還用力掙脫了幾下。

可知道對方身份的司馬亮,哪敢鬆手。

他趕緊拉著對方下了船。

“屁點孩子,還什麼男女授受不親。這身份到處亂跑,真不怕給漠國,惹出麻煩是吧。”司馬亮埋怨。

要是有人知道,這姑奶奶跟著他來到燕城,就麻煩了。

如果對方還在燕城走丟了,那司馬亮更說不清了。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把這個麻煩給控製起來,然後趕緊把對方送過去。

“真是倒黴啊。我說怎麼五哥的人,會在碼頭喊。原來是在找你……”

司馬亮悔不當初。

他要是當時多留點神,注意一下身後。就可以避免這個麻煩了。

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希望不會影響,漠國和黎國的談判吧。”司馬亮擔憂的歎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