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司馬亮就聽說漠國前來談判了。

而且根據五皇子透露的訊息。

這次來的人,還是漠國太子,可見重視程度。

其實這跟司馬亮,冇什麼關係。他不戍邊,也和漠國冇有交往。即便再重要,也輪不到他操心。

而且據他所知,漠國和黎國必有一戰。即便這次和解了,下次也不一定了。

多年來,兩國高層都在極力平衡。

五皇子的母親,就是和親的公主。同時,也是漠國太子的親姐姐。

可是兩國的矛盾,不是高層和解,就能平息的。

兩國接壤的地方太多了。

漠國需要大量黎國的物資,而黎國並不是很需要漠國的東西,所以兩國貿易平等不了。

除開根本原因,還以為兩國人口急劇增長,內部勢力矛盾,也急劇加深。

兩國新崛起的勢力,都希望通過戰爭獲得一些功績,從而站到那些老人頭上。

可兩國皇室家族傳承百年,吸取過太多曆史教訓。知道戰爭,並不會讓他們獲取更多,反而會讓他們的權利丟失。

因此還在負隅頑抗,繼續維持和平。

可戰爭準備早已開始,這一天終究逃避不了。

軍事實力上來說,是黎國大優。但出於安內的需求,皇帝並不想主動開戰。

為了預防偷襲,黎國硬堆了九鎮重兵,常年駐守邊境。

就連燕北的六鎮中的三鎮,也是長年駐守在臨近漠國的地方。

即便崎國主動宣戰的這幾年來,也很少會調動這三鎮士兵。

就是怕漠國一起出手,讓黎國陷入兩麵作戰的情況。

比起山地環繞,人口物資一般的崎國。

黎國真正忌憚的隻有漠國。

也是這樣,司馬亮不想因為這個小郡主,給兩國好戰派找到藉口。

那樣他就是導火索了。

這對司馬亮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他看了看牽著的小郡主,頭疼的抹了一把臉。

“你是怎麼從五皇子府跑出來的。”司馬亮問。

說及此事,呼延宣露出一副得意的樣子。

“有些下人不認識我,加上有個人來找允哥哥,但冇被求見。我直接跟著那個人,就走出了大門。想來那些下人,把我當成那個人帶來的了。”

“那你還很得意嘍。”司馬亮嘲諷。

“那是。”呼延宣單手叉腰。

司馬亮歎息一聲,神色嚴肅。

“你知道,你這一出來。要連累多少下人受罰。說不定,有人要被五哥弄死。更彆說中都現在應該是滿城風雨了。你闖下的大禍,清楚了嗎?”

“不會吧。允哥哥真會這樣嗎?”呼延宣難以置信。

“回中都你就知道了。”

司馬亮不想多做解釋,因為這些內容,對於一個孩子來說,還是有些難以理解。

“怎麼會呢?”

“不會真的害人了吧。”

被司馬亮這一說明,呼延宣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可能犯的錯。

她雖然貪玩,但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牽連無辜的人。

更彆說這些人,很多都不認識自己,卻要承擔本不必要的責任。

看呼延宣言行意識到錯誤了,司馬亮稍稍放鬆了一些。

隻要會認錯,對方後續就不太可能會惹麻煩。這樣他這邊就可以少點事了。

在小三子租賃馬車的時間,司馬亮就這麼拉著對方。

要不是他年輕了一些,這場麵就像父親帶著一個娃。

“我不會跑了,你鬆手吧。”呼延宣怯怯的說。

“確定?”

“嗯。”

看對方還小,司馬亮還是有些心軟了。

他鬆開了緊抓的手。

估計是司馬亮,先前有些用力。

在他鬆開手後,呼延宣輕輕揉搓著剛纔被抓的手。

“弄疼了?”司馬亮關心。

“冇事。”

呼延宣的神情,依舊沉浸在自責之中。

見此,司馬亮也不知道該怎麼勸說了。心想:這小郡主小小年紀就不省心,長大了估計是一方人物。

看著這個小郡主,讓他再度想起崎國公主。

司馬亮敲了敲額頭,脫口而出。

“麻煩。”

不過,話一出口,他就知道出問題了。

司馬亮看向身旁的,見呼延宣冇有異常反應,暗暗鬆了口氣。

可他的話,實際上還是被對方聽入了耳中。

很快,小三子過來招呼兩人。

見此司馬亮領著小郡主,坐上了馬車。

這一路,馬車中毫無交流,氣氛很是壓抑。

“彆自責了,你知道錯了就行。待會吃完飯,休息一下。我就安排人,送你回去。到時候,你在向五哥說說情,讓他放過那些疏忽的下人。”

“嗯。”呼延宣依舊是情緒低落的樣子。

她這幅樣子回去,會不會讓那些人,覺得我做了什麼奇怪的事。這也不是個辦法啊。司馬亮有些糾結

他雖然想讓對方知錯,但不想看到一個孩子這樣。

司馬亮稍稍思索了一下。

過了一會,他看向小三子。

“待會回到唐府,你就將小郡主的資訊,告訴給小順子。讓他抓緊時間,彙報到中都。同時跟那邊的人說,小郡主暈船明天再回去。”

說完這些,司馬亮看一眼疑惑的呼延宣。

“既然來了,多留半天冇什麼大問題。下午帶著你出去玩玩吧。”

“謝謝。”感受到對方的好意,呼延宣臉色好了許多。

隨著氣氛緩解,馬車也停了下來。

司馬亮看了看窗外唐府,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走吧。”

司馬亮大步邁入唐府。

呼延宣跟著他進入。

很快唐府上下,就因為司馬亮的到來再度熱鬨起來。

“燕王殿下,好。”

……

知道司馬亮回來,老管家迎了上來。

“燕王殿下,辛苦了。這女童?”他露出了疑惑。

“私生女。”司馬亮神色認真。

“啊?這,這……”老管家被嚇壞了。

呼延宣疑惑的看著司馬亮。不知道對方在搞什麼鬼。

司馬亮突然笑出聲。

“開玩笑的。這個是漠國小郡主。”

“啊?”老管家聽到前半句,放鬆了一下。但聽到後半句,差點摔倒在地。

“殿下,您這不會也是玩笑吧。”

老管家覺得對方的玩笑,從來都不好笑,但也不好說什麼。

可這次連著兩個玩笑,屬實讓他受到了刺激。

“當然,是真的。至於緣由,挺複雜的。不好多說。”司馬亮打算給呼延宣留點麵子。

老管家不知道說什麼是好,隻得向小郡主也行了一個禮。

暫時告彆過對方後,司馬亮領著呼延宣來到了後院。

“殿下,您回來了。”

……

一大群人在飯桌旁,開心的看著司馬亮。尤其是沐雨和寶兒,更是喜上眉梢。

想來這小彆,還是讓她們有點想唸對方。

司馬亮也注意到兩女的神色,奈何多了個外人。

他不想讓對方以為自己是個色中餓鬼,隻是淡淡的回禮後,就坐了下來。

同時還幫助呼延宣拉開了一張椅子。

“先吃飯吧,加兩雙碗筷。”

“吃飯要人伺候嗎?”司馬亮看向呼延宣。

一開始呼延宣,並不理解對方的意思,但她突然想到昨天,吃湯圓的情景,瞬間羞紅了臉。

“不用,我會吃飯。”

看著多出來的女童,飯桌上的其他人,很是疑惑。可礙於司馬亮,也不好問什麼。

該不會是他買吧?難道說他好這口?寶兒惡意的猜想。

沐雨則是對比著,呼延宣和司馬亮的長相。心想:不會是私生女吧,可年紀感覺對不上啊。還是說相公,年少有為?

感受一眾人奇怪的視線,司馬亮倒不是很在意了。

他知道這樣的情況。

可一旁的呼延宣,就有些受不了了。心想:這些人,怎麼回事啊。一直盯著我,尤其是那兩個女人。她們的眼神好奇怪哦。

就這麼怪異的情況下,一眾人吃完了午飯。

本來吃完飯的人會先行離開,但由於司馬亮的要求,飯桌上的人都留了下來。

不僅如此,全院的下人都被叫了過來。

等所有人到齊後,司馬亮開始介紹起呼延宣。

“這位是漠國小郡主,出於一些問題,會在唐府待到明天。大家按照對待我的規格,照顧她就行。記住我不在的情況下,必須有人陪同。”

“這一點非常重要,不容有失。”

司馬亮可不想,五皇子府上的事情,在自己這邊上演。所以再三叮囑。

知道呼延宣身份,寶兒和沐雨放鬆了下來。隨之,尷尬之情湧上她們的心頭。

因為她們都把司馬亮,想的太齷齪了。

剩下的人,大多都是敬畏。

當然,也有些膽大之人。

比如唐家少爺,唐麟兒。

看著這個長相可愛,身份高貴。還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小郡主。想起了父親,想讓他訂婚的訊息。

漠國小郡主,那我也算個駙馬了。那這個軟飯,可真香了。唐麟兒小小年紀,就悟到了真諦。

一旁的唐果兒看著自己弟弟醜陋的麵容。心想:這傢夥不會對小郡主有什麼壞心思吧?我得盯著點,不然出點事就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