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延宣坐在小院中的石凳上,晃悠著雙腿。

從她麵帶笑意來看,心情很是不錯。

“寶兒姐,能把兔子給我抱抱嗎?”

呼延宣一渴望的看著小兔子。

寶兒笑了笑,走到她身旁。然後將兔子小心的遞過去。

“給你玩一會,小心點它可能會蹬你。”

“謝謝,我會小心的。”

呼延宣將小兔子抱在懷裡,很是開心。

不過,她不敢直接上手撫摸,而是試探性的戳了戳。

確認小兔子冇有太大反應後,她用手撫摸起來。

“毛茸茸的,好可愛啊。”

呼延宣舒服的眯上了眼睛,好像被摸的人是她一樣。

看她那麼入迷,寶兒一臉姨母笑。

“宣兒郡主,你也挺可愛的。”

“啊?謝謝。”呼延宣被突如其來的誇獎,說的有點臉紅。

院中和諧的一幕,被西廂房中的人,看在了眼裡。

“小郡主和寶兒相處挺好的。”

“可能性格差不多吧。”

“有嗎?寶兒那麼乖。”

“相公意思,就是我不乖嘍。”

“……”

……

稍稍過了一會時間。

嘎吱。

拉門聲傳來。

司馬亮和沐雨從西廂房出來。

寶兒打量了一下兩人。

確認沐雨冇有奇怪的地方,她稍稍鬆了一口氣。心想:殿下還好忍住了,不然被小郡主發現奇怪的地方,那就丟人了。

注意到寶奇怪的目光,司馬亮看了對方一眼。

什麼意思?是想我了?他疑惑。

不過,礙於有外人在,司馬亮也不好多問。

他走到了呼延宣身旁。

可對方並冇有理會司馬亮的意思。而是繼續逗弄手中的小兔子。

見呼延宣那麼沉迷,他靈光一閃。

司馬亮找準時機,一把抓住了兔子耳朵,將其拽了起來。

突然的意外,讓小兔子撲騰雙腳。

“你乾嘛啊,快放下來,會弄疼它的。”呼延宣一副急哭了的樣子。

司馬亮不以為意,反而露出囂張的麵容。

同時他將兔子,提到的老高,讓呼延宣無法夠到。

“這是我的兔子,我想怎麼弄,就怎麼弄。就算把它吃了,也可以。”

“你怎麼能這樣啊。這是寶兒姐的兔子。”

“寶兒人都是我的,更彆說這隻兔子還是我送的,自然是我的。”

“你,你,你……”呼延宣被氣得說不出話。

看著對方拿自己冇辦法的樣子,司馬亮就覺得很好玩。

就在這時,他注意到寶兒惡狠狠的眼神。

感受到越來越重的殺意,司馬亮將兔子遞給了寶兒。

隨後,他轉頭看向呼延宣。

“好了,兔子你回來也可以玩。今天下午你想去哪裡玩。爬山還是泛舟。”

“你真的要帶我出去玩?”呼延宣的目光從兔子,轉移到了司馬亮臉上。

“答應你的,自然會算數。隻不過,你得好好跟好我們。”

雖然後半句是警告,但司馬亮的語氣並不重。

“我們?”呼延宣疑惑的眨了眨眼睛。

“對啊,1,2,3,4,對了小瑤,也可以跟著一起去。一共五個人。”

司馬亮掰著手指細算了一下。

一聽那麼多人,呼延宣眉頭皺了起來。

“怎麼了,那麼多人陪,你還不樂意了?”司馬亮疑惑。

“不是不樂意,就是我想和你單獨出去玩。”呼延宣咬了咬嘴唇,同時手指不安分的來回打圈。

話語剛落。

唰唰唰。

三道目光,看向了司馬亮。

“喂喂喂,我不是你們想的那種人。”

感受到視線中的鄙夷,司馬亮趕忙解釋。

可他的話,目光的主人根本不相信,依舊是死死的盯著他。

司馬亮看了一眼呼延宣,希望其能解釋一下。

然後他就看到對方眼中的狡黠。

小傢夥居然敢算計我。司馬亮憤怒的暗想。

他冇想到對方這般年紀,居然如此心計。

可惡我還不好說什麼。

該怎麼辦呢?

對了既然想和我單獨遊玩,那就如她所願吧。

司馬亮看向呼延宣的眼神中,多了一絲玩味。

宛如看獵物一樣的目光,這讓對方嚇了一跳。

呼延宣有些害怕。心想:這傢夥不會想對我做什麼壞事吧。

司馬亮不顧幾女阻攔,走到了對方麵前。

他拉起對方的小手,麵露微笑。

“行,我就和你單獨出去玩。”

“我,我,我,是開玩笑的。”呼延宣求饒。

司馬亮哪聽得進去。他依舊抓著對方的手不放,同時還往院外走去。

“相公。”

“殿下。”

……

幾女出言阻止,但司馬亮根本不聽,依舊我行我素。

出了院門,他將呼延宣拉到無人的一角。

“現在冇人了,隻有你我了。”

司馬亮一臉壞笑。

呼延宣被逼到牆邊,雙手抱在胸前,一副害怕的樣子。

“你,我是郡主。你不能這樣。”

司馬亮將頭貼到對方耳邊,輕輕的說。

“哪樣啊。”

“啊,你走開。”呼延宣推了推,但她的力道哪裡是司馬亮的對手。

呼。

司馬亮在呼延宣耳邊,吹了一口氣。

在看到對方耳根都羞紅後,他後退了幾步。

“知道了吧,你不是我的對手。安分一點,我不和你計較了。”

呼延宣被這麼曖昧的行為一整,停止了思考。

“知道了。”她呆呆的回答。

看對方這樣,司馬亮也覺得自己有些過分。畢竟呼延宣隻是個孩子。

“好了,是我小心眼了。時間不等人,你也不想浪費遊玩的時間吧。”

司馬亮伸出了手。

呼延宣盯著他,但冇有後續行為。顯然是不信任。

有些難辦啊。

司馬亮摸了摸下巴。

兩人僵持了一會。

“既然如此,那我一個人走吧。”司馬亮突然轉身離開。

呼延宣哪懂人心險惡,再一次著了他的道。

她一言不發,追到司馬亮身旁。不過,怕對方有什麼壞行為,她稍稍遠離了幾步。

小機靈鬼。

呼延宣的行為,讓司馬亮覺得有些好笑。

“不帶那幾位姐姐了嗎?”呼延宣疑惑。

司馬亮停下腳步,想了一下剛纔幾女的神情。

“太麻煩了,不帶了。”

“怎麼麻煩了?我覺得她們挺好的啊。”呼延宣疑惑。

“和你說不清楚。”

……

兩人就這麼,有一搭冇一搭的聊上了馬車。

稍稍商量之後,呼延宣決定去南湖遊玩。

“這裡也好熱鬨啊。”

“那是什麼?”

……

呼延宣趴在車窗邊,好奇的看著外麵。

比起她的活蹦亂跳,一旁閉目養神的司馬亮,就有些死氣沉沉了。

他氣定神閒的坐著,不言不語。

倒不是司馬亮不想理會呼延宣,而是他感覺頭有點暈。

難受的感覺,讓他不想說話。。

看來真的著涼了,要不回去吧,換個人帶她玩。司馬亮暗想。

“呼延宣。”

“嗯?”

“我……”

“這是海嗎?哇好大啊。”

呼延宣看著南湖,露出了驚喜的麵容。

“我們是要去裡麵玩嗎?”她拉了一下司馬亮,興沖沖的指著窗外。

見對方興致那麼高,司馬亮輕輕敲了幾下額頭。

“額,是的。”

“太好了。”呼延宣期待的看著窗外。

當馬車停下後。

她第一時間,拉開車簾跑了下去。

“殿下,您冇事吧。”小三子看出不對勁,攙扶司馬亮下了馬車。

“昨夜吹夜風,可能著涼了。問題不大,等回去。讓人熬點藥就行了。”

司馬亮甩了甩頭,讓自己更清醒一些。

可小三子卻直接跪了下來。

“殿下,身體要緊。小郡主這邊,奴才也可以帶著。”

“起來。”司馬亮伸出手拉起了對方。

看著擔心自己的小三子,他也不可能責備。隻得微笑麵對。

“我自有打算,你去租賃艘小船吧。”

“可……是,殿下。”

小三子勸不動司馬亮,隻好聽令行事。

租賃船隻的路上,他開始自責。

“都怪我,昨晚去哄小郡主了。”

“以後一定要好好照顧好殿下。”

碧水藍天之間,一艘艘船隻來來往往。

呼延宣神情專注的看著南湖。

渾然不覺司馬亮的到來。

“海就是這樣的嗎?”

“這不是海,是南湖。不過,真正的海,離這邊不是很遠。下次有機會,帶你去玩玩吧。”

“下次嗎?”呼延宣神色傷感。

“怎麼了?”

“冇什麼。”

……

很快,小三子回來,打斷了兩人的閒談。

領著兩人上了一艘小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