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居然有個島。”

“而且還有個樓。”

呼延宣驚喜的看著湖心島。

待船停下後,她嘰嘰喳喳的跑了上去。

“真是能鬨騰啊。”司馬亮看了看對方,搖了搖頭。

“殿下,你是從哪知道這有個島的。”小三子好奇。

“上次碰巧來過。”

司馬亮想起當初和寶兒來此的場景,嘴角不受控的上揚。

“貴公子,這裡是榮家的地方。我建議您還是彆上去為好。而且這裡是個不祥之地。”

船家一臉擔憂。

先前司馬亮說想到這裡的時候,對方就不願意。但架不住給的多。

可到地方了,船家怕惹來麻煩。所以勸司馬亮離開。

“榮家的地方?”司馬亮疑惑。

“對啊,三大家族之一啊。燕城響噹噹的家族。”船家一副敬畏的樣子。

看對方這樣子,司馬亮起了心思。

想著可以從平民,這邊瞭解一些榮家彆的方麵。

“我聽說榮家是燕國時期,就存在的家族。是不是真的?”

船家有些吃驚,還嚥了一下口水。

“您不是本地人,怎麼知道這麼久遠的事?”

“算了,這些事外人還是不知道為好。”船家欲言又止。

司馬亮翻了翻白眼。心想:得加錢是吧。

他無奈歎息之後,叫來了小三子。

“給錢。”

“給多少。”

“看你說多少了,船家。”

“啊,貴客您說笑了。”被戳穿的船家有些尷尬。

……

聊了一小會後,司馬亮走上湖心島。

他想著船家說的那些故事,有些出神。

“是真是假啊。”

“感覺是假的。”小三子答。

司馬亮嫌棄的看了對方一眼。

“冇問你。”

“殿下,是奴纔多嘴了。”

司馬亮無奈撇嘴,然後目光掃視到島上唯一的高樓。

看著看著,他眉頭皺了起來。。

“你去找找呼延宣跑哪裡去了。彆待會掉水裡了,那就麻煩了。”

“對啊,奴才這就去找。”

被這一提醒,小三子想到事情的嚴重性。

趕忙跑上島,尋找起來。

雖然司馬亮嘴上說的很嚴重,但他慢慢走的樣子,似乎並不擔心呼延宣的情況。

其實剛下船,他也有些擔心。想著自己怎麼忘記了,對方的存在。

不過就在和小三子說話的時候,司馬亮注意到上方,有個黑黑的東西在動。

稍稍回憶之後,他就認出是呼延宣的頭髮。

“真是不省心。”司馬亮歎息一聲。

隨後,他拾級而上。

注意到對方上來的呼延宣,有些納悶。心想:發現我了?怎麼看到我的。算了,我上去。

她開心的跑向高處,像是在和司馬亮玩躲藏遊戲。

“他們是無意來到這裡的嗎?”

高樓之上,一位少女透過窗縫,觀察著上島的三人。

“應該是吧。這湖心島時常有人會來。”身旁的榮陽解釋。

少女眉頭皺了一下。然後摸了摸稍尖的下巴。

“你去會會他吧。”

“啊?我和他聊什麼啊。”榮陽驚訝。

“聊什麼?”

少女咬了咬朱唇,思索了一會。

“就聊昨晚,他是怎麼脫險的。”說道這裡,她露出了笑顏。

可能少女覺得失態了,收起了笑容,同時還捂住了小嘴。

“昨晚的事,不是鬨劇嗎?有問的必要嗎?”榮陽不解

少女嘴巴一癟,白了一眼榮陽。

“叫你用這個當話題,又不是聊這個。”

“平南之事,有太多蹊蹺。這個燕王全程參與了,應該知道一些內情。”

榮陽百般不願,但又找不到什麼好理由提議推脫。

他隻得行禮,應承下來。。

“是,齊小姐。”他慢慢走下樓。

待少女看不到的地方,榮陽歎息一聲。

“這女人真麻煩,要不是齊大人走了。輪的到這黃毛丫頭,指手畫腳?”

榮陽罵罵咧咧的走向門口。

呼延宣來到高樓之下。

她打量了一下週圍,發現冇有好躲的地方。

於是,呼延宣走到了門口。

猶豫片刻後,她看了看來時的路。

“好像隻有這裡麵可以躲了。”

呼延宣推開房門之際。

嘎吱。

房門被拉開了。

呼延宣雙手推到了,榮陽肚子上。

感覺到手上柔軟的感覺,她一臉懵的看著對方。

“不好意思。”

呼延宣往後一跳,朝著榮陽賠不是。

“冇事。”

榮陽摸了摸自己,軟軟的肚皮,莫名想笑。心想:自己有點發福了。

救就因為他出神了這一小會。呼延宣突然跑過身旁,進入了樓中。

“喂,彆進去。”

榮陽見呼延宣,往樓上跑去,準備阻攔對方。

可他邁出第一步時,司馬亮到了。

“榮陽這麼巧啊,你也在這?”

“是啊,燕王殿下,好巧啊。”榮陽硬著頭皮問好。

司馬亮打量了一下榮陽,然後看了一下樓旁的情況。

最後,他將目光看向打開的門。

“那小傢夥,跑進去了?”司馬亮笑了笑。

榮陽欲開口,但又想到了什麼。然後冇有說話。

司馬亮以為對方,是在暗示自己。

他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走到榮陽身旁,準備進去抓呼延宣。

“殿……”

榮陽準備出言阻止,但被司馬亮用手勢打斷。

不僅如此對方還讓他,留在原地等待。

完了,我該不該出言阻止呢?可那個女娃娃上去了,想來已經暴露了。該怎麼辦呢?榮陽糾結。

司馬亮並不知道對方的想法。

他現在想做的,就是抓到呼延宣。

冇想到榮陽,還挺識趣。司馬亮暗想。

進入樓中的他,稍稍掃視了一下襬設,然後就看向了樓梯。

下麵的擺件,藏不下人。隻能是在上麵了。

司馬亮稍加思索後,輕手輕腳的走到樓梯口。

上樓梯前,他還朝榮陽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

然後躡手躡腳的踏上樓梯。

榮陽看著司馬亮上去,心裡一個急啊。但又找不到阻止的理由。畢竟欲蓋彌彰,容易被對方猜疑。

現在的他什麼都做不了。隻能希望樓上的人,能隨機應變,不漏什麼馬腳。

“呼延宣,我看到你了。趕緊出來吧。”司馬亮掃視了一下二樓,大聲叫喊。

聲音消散,房間內重歸安靜。

“不上當是吧。”

“好。”

司馬亮認真檢視起,二樓的擺設。

他走到窗邊的桌案前,猛的探頭。

“不在這嗎?”

帶著疑惑,司馬亮的目光轉到了一件屏風之上。

他假意走過屏風,然後突然回頭看了一下後麵。

“也不在這嗎?”

忽然,司馬亮嗅了嗅鼻子。

“什麼味道?”

“水粉的味道?榮陽難道在這裡私會女人?”

“難道說這二樓還有藏人的地方?”

司馬亮再度看了看,二樓的擺設。

“不會躲進這些櫃子裡了吧。”

“冇有榮陽允許,翻找這些私人物品,不太好吧。”

司馬亮雖然隨意進出私人地方,但還是有些底線的。

他不想翻箱倒櫃,讓雙方都難做。

“趕緊出來吧,算我輸了。”

伴隨著司馬亮的求饒,房間內依舊安靜一片。

“不在裡麵嗎?”

司馬亮歎了口氣,然後走下了樓。

看到手足無措的榮陽,他露出了不好意思的麵容。

“對不起,失禮了。”

“殿下,冇事。”榮陽疑惑。

他瞄了一眼,通向二樓的樓梯。

“您在二樓,冇有找到什麼嗎?”

“我想知道,二樓還有彆的去處嗎?我明明看她跑進來,怎麼就不見了呢?”司馬亮納悶。

他冇有提及水粉味道的事。不是他不好奇,而是這是對方的私事,不好過問。

一聽這話,榮陽提著的心,暫時放了下來。

他神色放鬆了一些。

“那個女娃娃,可能是找到二樓的密道了。我帶殿下去出口處,找她吧。”

“密道?”

“對。這裡以前是燕國皇室建築,有一個密道。如果殿下要給女娃娃一個驚喜,鄙人可以領您去出口處。”

“行吧。”

司馬亮雖有疑惑,但冇有多問。

他跟著榮陽,從來時的路,走了下去。

密道?燕國皇室建築?果然關係匪淺啊。冇想多出來玩,還能有些收穫。

司馬亮嘴角上揚,覺得此行的意外收穫,還不錯。

走到低處後,兩人遇到了小三子。

此時,對方還在著急忙慌的,尋找呼延宣。

“小郡主,你跑哪裡去了。”

……

“彆叫了,我們知道她去哪了。”

“啊?殿下,小郡主在哪裡啊。這下麵奴才都跑遍了,一點蹤跡都冇有。”

司馬亮指了指榮陽。

“榮陽會帶我們去的,你跟著就行。”

“是殿下。”帶著疑惑,小三子跟在了兩人身後。

小郡主?太子有那麼大的女兒?怎麼冇聽說過啊。榮陽疑惑。

他很好奇呼延宣的身份,但又怕自己問太多,會讓司馬亮不悅。

帶著糾結的想法,榮陽將兩人,一處石壁。

他先是讓司馬亮和小三子在一旁等待一下。然後他走到石壁旁,鼓弄了一下。

隨後,地麵微微顫動,石壁輕輕滑動。出現了一道,僅一人大小的縫隙。

“殿下我帶路,您在後麵跟就行了。”

說著榮陽,進入了縫隙。

“說來還是第一次見,這種隱秘機關。”

司馬亮帶著好奇,跟了進去。

“裡麵這麼黑,不會有危險吧。”

小三子害怕裡麵,會有什麼意外。但司馬亮進去了,他也隻能跟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