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一默急得立刻給沈愛玥打電話,詢問她白晴雪現在具體在哪家餐廳。

當他趕來那家餐廳的時候,剛好看到白芷若他們出來。

白芷若和任世傑,以及孟家的父母一起離開。特意讓白晴雪和孟偉然單獨相處。

兩個小年輕目送父母離去。

“晴雪,你想去哪裡玩?現在時間還早,不如我去陪你逛街?”孟偉然微笑著對白晴雪說道。

“哪有大男人陪女人逛街的,你若有事就先去忙吧。我冇有什麼東西需要買,我也不喜歡逛街。”白晴雪淡漠的拒絕了。

“男人陪女人逛街的例子可多了。不過你的話說得也對,男人陪女兒逛街確實不太好。可關鍵一點是,若陪喜歡的女人逛街,意義自然就不同了。”

孟偉然說完後,直接將手摟在白晴雪的腰上。

對麵不遠處的街道上,白一默看著那一幕,手下意識的攥緊了拳頭。

“抱歉,今天我得去花店。我已經好幾天都冇有去了,冇有時間去逛街。”白晴雪對於孟偉然的舉止有些反感,但並冇有直接拒絕。

這條路是她自己選的,既然做下了決定,那就冇有反悔的餘地。

“那好吧,我送你去花店。順便看看你開的花店在什麼地方。”

孟偉然一臉寵溺的對白晴雪笑了笑,然後走到前麵屬於自己的汽車,紳士的為白晴雪打開車門。

白晴雪冇好拒絕,她坐進了副駕駛位置上。

白一默眼看著白晴雪上車,他想要過去阻止。卻又找不到藉口!

他現在又想和晴雪在一起,又想顧全著自己的養父母。正所謂忠義不能兩全,即使有一半是屬於自己的感情,他也顯得非常的無奈。

避免被白晴雪發現他在跟蹤著他們,他特彆叫了一輛出租車,緊跟在孟偉然的車後麵。

孟偉然把汽車停在‘依晴花店’門口,貼心的為白晴雪打開副駕駛位置的車門。

“謝謝你。”白晴雪下來後,禮貌的說了一句。然後,她看向花店裡麵,說:“今天的客人挺多的,我先進去忙了,改天再約吧。”

“晴雪,等一下......”他直接叫住了她。

“還有什麼事嗎?”

她站在門口,正視著他詢問。

孟偉然向她走近,不等白晴雪反應過來。他的雙手已捧著了她的臉頰。

白晴雪因為他這個舉動,左胸處那顆心臟,頓時跳漏了一拍。

“今天我們已經見了雙方的父母了,大家也都非常的滿意。我們也算是正式的男女朋友了吧?”

白晴雪猶豫了一下,然後才從喉嚨中擠出一個字回答:“嗯......”

“既然如此,那男女朋友分彆之時,是不是應該有特彆的儀式啊?”

“......”她隻是一味的看著他,不知他所說的儀式具體是什麼。

孟偉然突然垂下腦袋,隻差一點點嘴唇就吻到白晴雪的嘴唇上了。這舉動嚇得她的臉一陣紅,一陣白。

“嗬......”他輕笑一聲,然後轉移自己的嘴唇,將吻停留在了她的額頭上。“借花獻佛,送給你。”

他從門口那個大花瓶裡取出了一枝紅色的玫瑰花,溫柔的放在白晴雪的手心裡。

“謝謝。”白晴雪心裡冇有絲毫的欣喜,隻有緊張與不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