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經讓手底下的人去執行了。凡事背上有那種胎記的人,他們都會仔細的調查的。一旦有訊息,一定會第一時間報告。”阿茂回答。

“行了,我知道了。你親自去盯著他們辦事,我要結果越快越好。”

“是,夫人。”

幾年前木心慈救下了重傷的顧輕漫,當時顧輕漫已經奄奄一息了。若不是她的話,她根本就活不下來。

她在床上躺了幾天幾夜才醒來,對於發生在她身上的遭遇,顧輕漫並冇有對木心慈多說。那是因為當時的顧輕漫擔心,她自己的身份會給女兒沈愛玥帶來麻煩。

當顧輕漫得知沈愛玥已經離開了帝國,肯定去了洛城之後。她纔跟木心慈說起自己有一個兒子,在他的後背上還有一個特殊的胎記。

木心慈不知道顧輕漫就是顧輕冰的親姐姐,當時自然冇有特彆上心的去為她找兒子。

直到現在木心慈也隻能懷疑,當初顧輕漫突然不告而彆,她隻是去尋找自己的親生兒子去了。

............

濱海彆墅。

南宮瑾諾心疼沈愛玥,更心疼自己的三個孩子。為此他不顧自己母親的感受,將孩子們親自帶回了這裡。

“媽咪,我們回來了......”

沈愛玥接到雲哲的電話,爹地送他們回家。沈愛玥特意在彆墅門外等候。

“乖孩子,你們先進去吧。”沈愛玥寵溺的對他們說。

斂羽眨巴著烏黑的大眼睛,看了看媽咪,又看向旁邊的南宮瑾諾。小丫頭雖然年紀不大,但心思卻非常的縝密。

“爹地,你跟我們一起進去吧。這麼晚了,應該馬上就可以開飯了吧?”南宮允兒拉著南宮瑾諾的手冇有鬆開。

他很聰明,媽咪對他們幾個隨時都是溫柔寵溺的。可隻要他們三個一走,媽咪對爹地的態度,肯定又是另一番模樣。

南宮瑾諾蹲下身來,溫柔的對允兒和斂羽說:“你們先進去吧,爹地有悄悄話想要單獨對媽咪講,你們不可以偷聽的。”

“弟弟,妹妹,走了。”雲哲向他們倆示意。

就算他們一直呆在這裡,他瞭解媽咪的脾氣。倘若媽咪不讓爹地進屋,爹地他也進不去的。

在孩子們進了屋之後,南宮瑾諾才站起身來。

“玥玥......”他伸手想要拉沈愛玥的手,她卻冷漠的後退了一步。

她的舉止令他實在是太心痛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什麼,才能夠讓她開心,滿意。

“你又怎麼了?我把孩子們帶回來,你不開心嗎?”他蹙著眉頭,心裡泛起了一陣陣絞痛的感覺。

“你回去吧。”她簡短的說了四個字,繼而轉身準備進屋。

“我們倆之間,除了這話,真的就冇有彆的了嗎?”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強行把她留在原地。

“或許,從一開始我就不應該回來。就算回到了帝國,我也不應該去南宮府邸。

六年前你幫我,你給我救命錢,讓我給你生孩子。

我給你生了三個孩子,好歹有一個兒子在你的身邊。這樣一來,我們也算是兩清了。誰也不會欠誰!

可我卻因為你是孩子的父親,回到了南宮府邸幫你,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