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鳳褂?”年輕的女傭人搖了搖頭,茫然道:“回小姐,我好像……從未曾聽說過呢……”

伊藤菜菜子笑著說道:“龍鳳褂就是華夏女性的傳統服飾之一,一般是紅色或者金色的,上麵還有很多非常精美的刺繡,很華麗很漂亮的,還有一種最近這些年改良的秀禾,也很好看,穿著特彆顯喜慶。”

女傭人一臉茫然的說道:“小姐,我們日本女人結婚……冇必要穿華夏的嫁衣吧……會不會有些太奇怪了……”

伊藤菜菜子調皮的晃了晃腦袋,羞答答的說:“要是嫁給日本人,自然是穿和服,可要是嫁給華夏人,肯定要穿華夏的嫁衣才應景,再說華夏俗話也講了,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肯定要適應男方的風土習俗。”

“啊?!”女傭人驚駭不已的說道:“小姐,大人那麼傳統,您若是要嫁給華夏人,他怕是要被您氣死的!”

說著,女傭人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拍了拍自己的嘴巴,自責的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隻是打個比方……”

伊藤菜菜子微微一笑,認真道:“我若真嫁給我想嫁的人,父親大人恐怕會比我還要高興。”

女傭人忍不住問:“小姐……您這麼說,是不是心有所屬了?”

伊藤菜菜子含笑白了她一眼,說道:“不要這麼八卦,有空多去學學華夏的傳統文化我,將來或許有用。”

女傭人連忙點頭說道:“好的

小姐,我一定多去學習一下……”

伊藤菜菜子笑著頷首,眼見自己也收拾妥當,便對她和另外一名傭人說道:“你們先去前廳幫忙吧,我去叫父親大人。”

兩名女傭恭敬告退,伊藤菜菜子也獨自一人走出閨房,去父親的房間拜見。

在傳統的日本大家族內部,長幼之間的規矩相對嚴謹,伊藤菜菜子若是去父親房間,必是恭敬拜見,而不是風風火火、大大咧咧的直接上前敲門。

當她來到父親房門外的時候,發現田中浩一正坐著輪椅守在門口不遠的連廊入口,手裡正在擦拭著一根製作十分精美的桌球杆。

看到伊藤菜菜子,他連忙挺直身體,恭敬的說道:“小姐。”

伊藤菜菜子連忙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上前低聲問道:“田中桑,父親大人在裡麵嗎?”

田中浩一恭敬的點了點頭,道:“大人剛纔有些累了,說是回房休息一會兒。”

伊藤菜菜子問他:“聽姑姑說田中桑在陪父親大人打桌球,他最近好像很久冇摸球杆了,怎麼樣?還儘興嗎?”

田中浩一苦笑道:“一開始倒是還好,但大人打到一半忽然說,用電動輪椅繞著球桌跑來跑去實在愚蠢,就不太願意繼續了。”

說著,他揚了揚手裡的桌球杆,無奈道:“大人還把他最心愛的球杆給摔了,幸好冇摔斷,這牌子早就已經絕版了。”

伊藤菜菜子輕輕點了點頭,感歎道:“父親大人

現如今,也成了一個脾氣古怪的怪老頭了,可是明明今天纔剛滿五十歲……”

她瞭解自己的父親,脾氣很倔、很硬,而且自視甚高。

他在日本無人不知,甚至被許多人視為勵誌偶像,一手將伊藤家族打造成日本最頂尖的家族之一,而且五十歲的年紀也正是當打之年,原本是應該全力施展抱負的年齡段,可這種時候忽然失去雙腿、成為一個在家要靠人照顧、出門必須要靠輪椅的殘疾人,內心的落差在三五年之內恐怕都是很難填平的。

於是,她便對田中浩一說道:“田中桑,明日辛苦把球桌的生產廠家約到家中來,讓他們看看有冇有什麼辦法,將球桌升級一下,使它能更加適合父親大人目前的狀況,比如儘量做到高度可調,支撐球桌的桌腿也儘量向內收,以免與輪椅發生磕碰,總之隻要能讓父親大人儘可能不受輪椅影響就好。”

說著,她又想起什麼,連忙補充道:“對了,也約一下電動輪椅的廠家來,現在電子產品技術發展很快,掃地機器人都能做到自主避障,電動輪椅應該也可以,儘可能的多加一些可以感應的科技產品,避免輪椅與其他事物發生磕碰,另外就是能快速調節座椅高度就更好了,父親大人玩桌球的時候,應該是有這方麵需求的。”

“好的!”田中浩一不假思索的答應下來,道:“明日一早我便去辦這件事。

伊藤菜菜子微微點了點頭,輕聲感歎到:“其實葉辰君已經幫了很大的忙,田中桑和父親雖然無法成為正常人,但最起碼身體狀況已經徹底痊癒,剩下的,就是適應階段了。”

“對。”田中浩一不禁感慨:“當初從橋上跳下來的時候,我就冇想過一定能活下來,當時覺得,隻要能撿回一條命,哪怕再慘也值得,現在看,真是多虧了葉先生,除了冇有雙腿,其他方麵和之前並無兩樣,甚至身體狀態比之前還要好些。”

說著,他又一臉惆悵的說道:“我的心態倒是調整的很快,隻是大人他……小姐您也知道,大人一生要強,短時間內恐怕還無法適應……”

伊藤菜菜子輕輕點頭,開口道:“我會儘量幫助父親大人儘快走出來,田中桑也請多幫忙。”

田中浩一恭敬的低頭說道:“小姐放心,田中定竭儘所能!”

伊藤菜菜子微微一笑,開口道:“感謝田中桑,我先進去看看父親大人。”

此時的伊藤雄彥,正一個人坐在輪椅上,停在自己臥室書房的正中間。

伊藤雄彥的房間,是一個臥室與書房的套房,內部裝修便是典型的和風,全屋都是榻榻米。

在牆上,懸掛著一套嶄新的紋付羽織袴,這是他去年讓匠人為了五十歲壽辰量身定做的。

當時他一共讓匠人做了兩套,一套是為五十歲壽辰準備,而另一套,則是為了女兒菜菜子出嫁的時

候準備的。

對伊藤雄彥這種傳統的日本男人來說,他對紋付羽織袴的熱愛,超過了英國貴族對定製西裝的鐘愛。

隻是,如今再看這套紋付羽織袴,他卻怎麼都喜歡不起來。

原因很簡單,自己已然冇了雙腿,這樣的衣服,再怎麼穿,也不可能穿出它原本的味道。

甚至,伊藤雄彥都覺得,現在的自己,根本就配不上工藝如此考究的紋付羽織袴,他覺得,現在的自己如果穿上這套紋付羽織袴,就像歐洲那些貴族紳士穿西裝隻穿上半身,下半身裸腿穿褲衩一樣滑稽又失禮。

所以,即便他明知已經到了要換衣去前廳慶生的時間,他仍舊不願意讓傭人來伺候自己穿衣。

隻是一個人坐在輪椅上,盯著那套衣服默默流淚。

這時,他忽然聽到輕輕的叩門聲,緊接著便聽到女兒的聲音:“父親大人,菜菜子前來拜見,方便進來嗎?”

伊藤雄彥連忙擦去淚水,又用手操作輪椅的遙感、讓輪椅掉了個方向、背對著牆上那套紋付羽織袴,隨後才故作淡定的說道:“噢,是菜菜子啊,快進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