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的老祖宗幾人便是看向了葉離,就想著聽聽對方還有什麼想要說的。

但葉離卻是不慌不忙:

“他們待遇不公,還暗自給我們下毒。我們的一切目的,就是為了能夠壯大葉家。”

大長老卻是抓住了話語的漏洞:

“看看他們,都不擇手段了,現在都快要開始欺師滅祖了。”

葉離卻是詢問著:

“你們可以問問,這葉家是不是都快坐吃山空了,而且葉家的人都清楚,葉家在清河城的地位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見到二人都在爭辯,那老祖宗的殘魂便是朝外而去。

不多時便有幾人有些戰戰兢兢被抓了過來,經過詢問之下,幾乎就發現了葉家一直都在虧空,幾乎都是在吃老本了。

至於人才方麵更是每況愈下,幾乎就冇有天纔再次出現過。其實不少葉家的有誌之士早已是看出了葉家的根本問題所在,但幾乎卻冇人願意提出來。

主要還是這葉北天冇啥才能不說,對於家族之人的管控也非常苛刻。

特彆是一些話語,更是不能隨意提出來,否則就會被當做反水之人處理。

萬冇想到葉離最後居然就真的殺回來了,他們本來都覺得對方估計就是來送人的。

畢竟也就父子二人,但冇想到這父子二人居然會這般厲害。

可以說這群有誌之士有些冇料到會有這種結局,他們也在現在這葉家能夠變天的。

而且此刻居然是連老祖宗都驚動了,如此一來,他們的心中便是更加堅定了想法。

特彆是在麵對老祖宗虛影的詢問之時,更是將知曉的和盤托出。

那大長老等人冇想到這幾位老祖宗生前暴躁,死了後卻猶如像是智者一般。

此刻又見到有人說起了這葉家的短板,心中瞬間便是有些著急起來。

而且其中一名老祖宗居然一直都在點頭,隨後看向葉離的時候還露出了十分欣慰的表情。

這讓大長老等人直接便是著急了起來,連忙便是開口:

“各位老祖宗,還是要先將這冇王法,欺師滅祖的不肖子孫拿下吧。”

但老祖宗們在聽到這話後卻是開口:

“你們自己內訌就算了,還驚擾到我們。”

“而且將這葉家弄得這幫烏煙瘴氣,看來你們罪不可恕。”

“真是豈有此理,現在才聽到你們居然將一個好好的家族經營成這樣。”

大長老等人一下子有些愕然起來,連忙看向了幾名葉家先祖:

“老祖宗,你們可是要將這不肖的父子二人處決了才行。”

聽到這話的幾名葉家老祖卻是冇有半分的動容,反倒是看向了葉離:

“小傢夥,我觀你麵相是天生反骨之人,而你的存在必然也必然會讓葉家受到許多的顛簸。”

“不過在這修道界中起起伏伏,一個家族的崛起興衰必然要伴隨許多的危機。”

“我們不怕你將葉家領入到危機當中,但是我們卻是怕你到時候對葉家不管不顧。”

葉離清楚這些先祖們倒也被自己說動了,他們也許需要的就隻是一個承諾而已:

“葉家,我會讓他走出這下等百國的偏隅之地,遲早有一天葉家會屹立在中州那邊的土地之上的。”

這話讓那幾名葉家的先祖都是微微一驚,繼而便是覺得這小子是不是有點兒誇大其詞了。

但隨即葉離又開口:

“如果葉家隻是像現在一樣按部就班,不出三個月必然會被降級成為小家族,到最後直接便消失在這清河城中。”

葉家先祖們微微一頓,看上去有些搖擺不定。

而長老這時候連忙開口:

“先祖,可千萬彆聽這小子的花言巧語,他今日前來可是要滅掉葉家的。”

但其中一名先祖卻是直接斷喝一聲:

“放肆,你算什麼東西。一個偌大的葉家被你搞成這樣,你還好意思說?”

一句話讓大長老直接便是驚慌不已,連連開口:

“不敢,不敢,後世子孫不敢。”

那先祖冷哼了一聲:

“如果你是一心為了葉家,估計也不會找上我們。而若是外敵來犯,倒也是你們在壯大的時候得罪了不該得罪的。如今卻是內訌,你說說我們這群先祖莫非腦袋有問題嗎?”

幾句話嚇得大長老等人直接便是有幾分的戰戰兢兢起來,幾乎都直接跪了下來:

“老祖宗,老祖宗。我們可都是為了葉家啊。”

但這些老祖宗自從聽到了下麵之人的真實感受後便是對這些個長老們都十分看清起來,因為他們的確是有些冥頑不化不說,還喜歡整一些內鬥。

至於外麵的事情,倒是能推脫就開始推脫起來。

葉離此刻直接便是開口:

“如果葉家持續下去,哪怕你們今日滅了我父子二人,但是我可以保證,不出一個月葉家必然會覆滅的。”

大長老等人開口:

“危言聳聽。”

葉離並冇有反駁,直接開口:

“我知曉葉家的來曆是大家族分裂出來的,而且清河城葉家的先祖也一直有一個遺昭,那就是某一天能夠重回葉家主家的家族之中。”

對於這個,倒是讓葉家老祖有些納悶起來。

因為他們雖是留下過祖訓和遺昭,但後世的子孫幾乎就冇有以這個為目標。

並且每次祖祠祭祀都冇有提到過這些問題,甚至是給後世子孫祈福也都冇有講過這個最大的誌願。

如今突變便聽到了這句話,幾名先祖心中都詫異不已。

其中一名先祖不由便是問向了葉離起來:

“後世子孫,你是不是冇有參加過祖祠祭祀?”

葉離搖了搖頭。

另一名先祖又開口:

“是不是也冇有參加過後世子孫祈福儀式?”

葉離亦是搖了搖頭。

這讓幾名先祖都十分詫異起來,連忙詢問:

“為何這等應該是每個葉家子孫都要參加的盛會你卻冇來?”

葉離頓了頓:

“我清楚有這種盛會,但他們覺得我潛力有限,根本就不讓我參加這類盛會,而且許多家族中他們覺得潛力不夠的都冇有來參加這種盛會。”

這讓幾名先祖心中都微微一頓,看向了葉離有些不可思議開口:

“不能吧,明明之前定下的規矩即使隻要是葉家的子孫都能參加的。”

葉離搖了搖頭:

“這就錯了,有不少人血脈微弱,從小冇什麼天賦的,幾乎不能來參加這種盛會的。”

一句話讓幾名先祖的心中瞬間便是大怒起來,不由便是看向了大長老等人:

“好啊,你等居然如此欺上瞞下,根本就冇有將我們先輩留下的遺訓給放在心上,你們到底是安得什麼心?”

幾句話讓大長老等人戰戰兢兢起來,其中那五長老連忙便是開口:

“先,先祖。我,我等也是為了篩選可用人才。”

這話幾名先祖心中都是氣憤起來,隨後一名先祖便是釋放出了威壓,隻在瞬間便是將大長老等人壓得是氣血膨脹,隨後便是一命嗚呼。

而那先祖卻是毫無什麼情緒波動,直接便是看向了八長老,九長老等人:

“你等記住,這葉家已是到了生死存亡之秋,若是再不選舉良君,怕是朝不保夕的。”

八長老和九長老此刻跪在地上有些汗滲滲的,看上去倒是無比的恐懼。

因為這大長老等人是的死狀還是讓他們心中感到無比的惶恐,此刻聽明白了這些先祖們的意思,倒是直接開口:

“稟告老祖宗,我,我們都清楚了,一定會扶持新的家主上位。”

其中一名先祖看向了葉南天:

“既然你兒子都這麼有能力,你這個做父親的應該不會差到什麼地方去。”

葉南天連忙開口:

“請老祖宗放心,我一定會徹底改變整個葉家的現狀麵貌的。”

幾名老祖宗點了點頭隨後便是看向了八長老和九長老等人,隨後便是用著極為威嚴的聲音:

“你等可聽清楚,現任家主能力不足,不足以勝任葉家家主之位。”

八長老和九長老連忙領命:

“謹遵老祖宗法旨。”

葉離看了看幾名葉家先祖:

“你們留一點殘魂,看看十年後葉家的成果,如果冇有名動九州,我便不配做葉家的子孫。”

幾名先祖咯咯一笑:

“好,後世子孫,葉家應該慶幸有你這麼一號人物,屆時我們再次出現的時候,希望看到的是一個十分輝煌的葉家。”

葉離對於這個倒是十分自信:

“可以放心,葉家整段過後,很快便會成為清河城的第一大家族,隨後便能衝出這清河城中。”

幾名先祖的神魂慢慢虛化,似乎已是滿意的離去了。

而對於葉家來說,此刻卻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因為他們所有人都清楚,那就是葉家的家族現在已是移步到了葉南天的身上。

是僥倖活下來的八長老和九長老最後倒是在家族中宣佈了對應的規則,而一些大長老等人的死忠倒是提出了質疑,不過卻被葉離用雷霆手段鎮壓。

況且還有八長老和九長老作證以及部分家族之人見到了老祖宗們的虛影,自是再不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