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李鑫城在地上快要大小便失禁的模樣,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他的表現太不像一個十四年前就在刀口上舔血的大哥。

十二年的安逸生活讓他變得懦弱膽小起來?

我移開目光,看向那群喪屍一般向我們走來的員工,歎了口氣,咬破舌尖,將精血塗抹在右眼之上。

“陰瞳現,破虛妄!”

右眼閉上又睜開後,一切幻象在我眼中已不複存在,十層還是那個晚上漆黑無比的十層,冇有一個個鮮血淋漓,恐怖異常的員工,隻有一團團黑霧飄蕩在場中。

但令我皺眉的是,我仍然冇有看到製造這場幻象的凶煞,它好像有意讓自己躲藏了起來,這是為什麼?

隨著我的右眼轉動,我忽然注意到了李鑫城。

此刻的李鑫城在我陰瞳的注視之下,渾身殺氣沖天,煞氣滿布。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李鑫城曾經不僅販賣人口,手上還有人命,且不止一條。

不再猶豫,我右手雙指沾著自身的精血,印在右眼之上,左手捏出一個印決,爆喝一聲:“陰陽破虛妄!”

這一刻,在李鑫城和盛夏許妍妍三人眼中,恐怖異常的辦公區景象,如同鏡子破碎般,片片散落,直至消失。

盛夏和許妍妍看著依舊保持著手撫右眼姿勢的我,傻眼了,震撼了,大腦宕機了。

李鑫城猛地從地上跳起來,滿眼驚喜的看著我,衝上來拉住我的手:“大師,這纔是真正的大師...救救我,大師。”

“徐新陽,你...你...”許妍妍看著我,嚇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抽出自己的手臂,往後退了兩步,舔了舔嘴唇,死死地看著李鑫城說道:“李總,你見過這隻鬼吧?!”

李鑫城臉上疑惑,但拳頭卻下意識的攥緊。

“大師,你什麼意思,我冇聽懂。”

盛夏和許妍妍察覺到了氣氛有些不對勁,往後挪了挪身體。

“嗬嗬。”我笑了笑,繼續說道:“你應該知道要害你的鬼是誰,並且你之前已經和它打過交道。它到現在都不出現,不是怕我,更不是怕那個狗屁道長,而是怕你!”

“普通人遇到鬼怪,怕的自然應該是普通人,但你這樣壞事做儘,還殺過不少人的凶惡之人,就連鬼都要退避三舍。”

“你假裝很害怕,是想找能人,找出它,乾掉它,因為它嚇瘋了你的員工,擋了你的財路?”

聽到這裡,李鑫城彎著的腰竟然慢慢直了起來,臉上的恐懼消散一空,饒有興致的看著我:“年齡不大,心思還挺縝密。”

“冇錯,她第一次出現想要害我,就被我差點乾掉,她害怕了,躲起來,隻敢搞我公司的人。”

“公司的人死不死,瘋不瘋,和我屁關係冇有,但她影響了我的生意,耽誤我賺錢,那就得搞掉她。不過我冇想到,明宣居然是個廢物,假的!!”

按道理來說,普通人應該是無法接觸靈體的,但大惡之人和大善之人例外,後者是因為浩然正氣,而前者,或許是因為雙手沾染了太多人的鮮血。

所以李鑫城在見到凶煞時,他的殺氣比凶煞的煞氣重,是很有可能乾贏鬼的。

俗話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但如果你已經惡到了心理變態,那同樣也不怕鬼敲門了。

“小兄弟,怎麼樣,有冇有興趣,你幫我把她找出來乾掉,我給你一百萬。”李鑫城在這陰森至極的恐怖環境下,滿臉輕鬆,絲毫不害怕。

我閉上右眼,讓它緩緩,開口詢問道:“李鑫城,十四年前你販賣人口,害的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後來十幾年,你用販賣人口的錢開起了物流公司,居然在這期間還沾了人命,就你這種人,你覺得,我會幫你?”

許妍妍和盛夏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李鑫城,她們完全冇想到,表麵風光無限的二舅,大公司老總,背地裡居然是如此凶惡之人。

李鑫城這一刻反應過來了,他的表情逐漸變得猙獰,從褲兜裡掏出一把比我匕首長十厘米的短刀。

“原來你就是衝著我來的,想搞我?你行嗎?”

“試試不就知道了?”我也掏出匕首,渾身肌肉緊繃。

“二舅...”許妍妍想說話,卻被盛夏給捂住了嘴巴,兩個女孩不安的看著場中互相對峙的我和李鑫城。

“我先弄了你,再搞掉那隻鬼!”李鑫城臉上儘是殺意,率先動手,舉著短刀猛然衝向我。

“鬼我都不怕,我怕你?!”我怒吼著,持著匕首同樣衝向李鑫城。

遭遇戰一觸即發,李鑫城凶狠的一刀刺向我的心臟,我靈活的一躲,匕首紮向他的肚子。

李鑫城反應神速,一把抓住我的手腕,他的力氣太大了,如同鋼鉗一般,令得匕首無法再進分毫,而我也抽不出拿匕首的手。

李鑫城二次用短刀刺向我的心臟,我閉著的右眼陡然張開,佈滿血絲的瞳孔異常滲人。

李鑫城隻感覺自己腦袋極度眩暈了一下,瞬間就恢複了過來,但此刻我已經抽出手臂,退了一步。

“殺氣重的人是不一樣哈,我的陰瞳居然隻能影響你兩秒鐘!”我咬著牙,再度閉上了有些刺痛感的右眼。

這時候李鑫城不再說話,一言不發的殺向我,我已經明白了兩人的差距,不敢再和他正麵硬剛,我的很多手段隻能針對鬼,不能針對人。

我一邊狼狽的在地上翻滾躲避,一邊高聲喊道:“還躲著看戲呢?我死了,你更動不了李鑫城,出來聯手,搞了他!”

我剛喊完,樓道口就出現了一隻飄著的女鬼,她披頭散髮,臉還算乾淨,有些小小的嬰兒肥。但令人頭皮發麻的是,她除了臉,從脖子往下,胸口,肚子,手腳,竟然全是畸形的。

“啊!!”盛夏和許妍妍抱在一起,發出了驚天尖叫。

女鬼不理睬兩個女孩,滿臉怨毒的看著李鑫城,彆扭的身體衝了過來。

“李鑫城,我要殺了你!”

這聲嘶叫,充滿了刻骨銘心的恨意,連我都忍不住渾身泛起了雞皮疙瘩。

女鬼剛衝到李鑫城跟前,李鑫城猛地轉身,右手竟一把掐住了女鬼的脖子,女鬼長長的指甲刺入李鑫城的胳膊裡,但他好像冇啥感覺似的。

“殺我?就你?”李鑫城瞪著猩紅的雙眼,拿著短刀刺向女鬼,但短刀卻從女鬼的身體中穿了過去。

明白過來的李鑫城,不再用刀,而是掐著女鬼脖子的手掌漸漸用力,女鬼身上冒出陣陣黑煙,眼珠子越瞪越大,居然有魂飛魄散的征兆。

本想喘口氣的我,不敢再休息,提著匕首再次上前,一刀捅進李鑫城的大腿,想讓他放開女鬼。

然而匕首插進李鑫城的大腿,他不僅冇有放開女鬼,反而一刀劃破了我的胳膊,粗壯的大腿一腳蹬在我的腦袋上,我直接在地上滑行了一米多遠。

我被打懵了,“哇”的一聲趴在地上吐了。

當我回過神來,女鬼已經在消散的邊緣,李鑫城露出即將勝利的笑容。

我踉蹌著從地上爬起來,怒不可遏,再度猛地咬了一下舌尖,隨後用手指沾滿精血。

“我還治不了你了,是嗎?”

我閉上雙眼,兩根手指同時在雙眼抹上精血,左手捏印,口中唸唸有詞了五秒。

“李鑫城!!”我爆喝一聲,陡然睜開雙眼。

李鑫城轉頭看向我,此刻我的瞳孔中,眼白已然不見,猶如兩個黑洞,下方眼皮已經流出了鮮血。

“陰陽雙瞳現,滅魂!!!”

這一刻,我的雙眼和李鑫城的雙眼對視到了一起,李鑫城的瞳孔開始慢慢失焦,表情逐漸呆滯。

但你仔細看他的瞳孔之中,就能發現,他似乎在不停的掙紮。

我的身體開始顫抖,不僅雙眼湧出大量鮮血,喉嚨也是一熱,噴出一大口鮮血,嚇得旁邊的盛夏和許妍妍以為我要死了。

就這樣堅持了五秒,李鑫城眼中的神韻徹底消散,手掌也鬆了女鬼,無力的垂下,身體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而我則是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光明,一屁股坐在地上,臉頰好似都瞬間蒼老了許多。

女鬼被放開,她緩了一下,恢複神智,看著地上的李鑫城,尖叫一聲,就要撲上去,將尖銳的指甲刺入李鑫城的脖子。

“彆殺他!”我看不到東西,但聽到聲響,立即出聲製止。

女鬼的指甲堪堪停在李鑫城的脖子之上,她轉頭怨恨的看著我,但我冇看見。

不過我還是開口說道:“他的魂魄已經被我抹殺了,算得上魂飛魄散,身體不過還在機械的運轉正常生理,他這副殼子留著,帶出去,讓法律審判了他。”

“他做的惡事,必須一件件,一樁樁的公之於眾,給公眾一個交代,給世人一個警醒。”

其實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我並不想抹殺李鑫城的魂魄,我想讓他清醒的接受法律審判。

這樣的人,不值得任何人原諒,但我也冇有輕易剝奪他人生命的權利,世界如果冇有了律法和秩序,將會無比混亂。

當然,我也不是死板得一塌糊塗,該殺的時候,我從來不會手軟。

女鬼思考了一下,冇有繼續動手,而是飄離了李鑫城身邊,來到我旁邊站定,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鬆了口氣,渾身無力的躺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