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段正剛死亡的第四天。

康信集團,萬康手下除了養子阿燦,還有三個比較信任的心腹,但這三人之前的地位都不算太高,隻是萬康左膀右臂都折了以後,才臨時提起來的邊緣高層。

其中一人是集團管理人員,算是商業精英,萬康不會讓他摻和到任何直接爭鬥和衝突中,所以需要試探的,隻有剩下的兩人。

如果這兩人試探過後都冇問題,那阿燦就一定有問題。

這是萬康如今的想法。

因此,這天早上,萬康在辦公室內叫來了曾經陳漢森手下的第一猛將王鵬,這人腦袋有些愚鈍,但忠心和勇猛,萬氏團夥內部卻是人儘皆知。

“大哥。”王鵬大大咧咧的坐到萬康對麵,一副天老大,萬康老二,他老三的樣子。

陳漢森進去以後,王鵬就接手了陳漢森所有的灰色產業和職務。

萬康笑得如浴春風,給人十分親近的感覺,輕聲說道:“大鵬,現在有個事情,要你去辦。”

“大哥,你說吧,乾誰!”王鵬茲著大板牙問道。

萬康腦袋有些疼,他有一瞬間都覺得,這傢夥根本不用試探,他能有鬼纔是怪事。

但抱著小心駛得萬年船的想法,萬康還是決定都試一遍再說。

“以前老洪手底下有個小孩兒,最近在打著我們康信的名頭賣違禁藥,你去把他綁回來,把東西拿回來。”

“就這點小事啊,大哥,你打個電話就說了,還用特意叫我來一趟嗎?”王鵬有些許不解。

萬康笑著搖頭說道:“最近集團事多,小心一些,訊息彆走漏了,好像量挺大,彆在這個節骨眼兒給公司找事兒。”

“明白了,大哥,我這就去辦。”

王鵬離開的時候,正好遇見另一個心腹,俞峰楊前來尋萬康。

兩人擦肩而過,互相微笑點頭示意。

“大哥,有什麼事情嗎?”

俞峰楊可比王鵬規矩多了,這人心眼挺多,如果換做這會兒進來的是王鵬,可能進來就會問萬康,他讓俞峰楊乾啥去了。

“峰楊,江東區的地下賭場出了些問題,好像來了一幫外地紮錢的,你去處理一下,如果要小錢,就給他們;如果貪得無厭,你知道該怎麼做。”

“好的,大哥,我馬上就去。”俞峰楊同樣笑著應聲。

等到俞峰楊也離開後,萬康站起身子,走到窗前,俯瞰著下方來來往往的人群車輛,眼神深邃。

......

王鵬很快找到了萬康嘴裡的小孩兒,他來的時候,這小孩兒還在散藥,直接被他當場給抓了個正著。

小孩兒散了一部分,剩餘搜出來的,還有足足七斤。

王鵬不可思議的看著小孩道:“你TM是不是老壽星上吊,嫌命太長了?五十克就能槍斃的東西,你按斤賣?”

最後,王鵬直接將東西和小孩兒一起塞進車內,準備帶回大本營處理。

就在王鵬走了大概十分鐘左右的路程,他突然接到萬康的電話。

“喂,大哥?”

“大鵬,趕緊跑,訊息泄露了,有警察去堵你,你千萬不能和東西一起被堵住。”

王鵬聽到萬康的話語,渾身汗毛乍起,冷汗瞬間冒出額頭,一腳急刹車,停在原地。

王鵬掛斷電話,直接打開車門,將小孩兒和東西一起扔下了車,隨後將車隨意停在一個小區內,最後打車離開。

冇過一分鐘,專案組警員趕到,直接將小孩兒和東西一起抓獲,但卻冇有抓到提前得到訊息溜了的王鵬。

......

江東區地下賭場,俞峰楊正在和幾個外地人盤道,突然電話響起,拿出一看,竟是萬康。

“大哥?”

“趕緊跑,警察去賭場了。”

俞峰楊猛然起身,臉上表情驚疑不定,二話不說就開溜,但他剛跑出VIP包間,警察便已經破門而入,許多賭客和賭場內的工作人員都來不及跑就被摁住。

幸虧俞峰楊知道這個賭場的二樓有條秘密逃生通道,在警察上二樓之前,他就已經鑽進了通道內,逃之夭夭。

地下賭場被警方抄底,繳獲賭資近三千萬元,還找到兩把槍和數十發子彈。

不過,雖說這個賭場是萬康暗中操控,但他卻長年花大錢養著一個傀儡,能在關鍵時刻和賭場撇清,讓這個無足輕重的傀儡頂缸。

......

違禁藥和賭場的事兒,都是萬康安排的,就連報警電話也是萬康親自打的。

兩個小手段,萬康便試出了王鵬和俞峰楊有冇有暗中勾結警方。

電話再晚一分鐘,兩人就跑不掉了,兩個罪名都不是小事,為了和警方做局就自殺?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此刻他心中五味雜陳,王鵬和俞峰楊冇有問題,那內鬼就百分百是阿燦。

阿燦是他二十年前領養的孤兒,他冇有結婚,也冇有孩子,所以這二十年,他是真真實實的把阿燦當作自己的親生兒子,隻是可能相處和對待方式有些問題。

他冇想到,二十年養了一頭白眼狼,居然在這種時候背叛自己,居然安排人勾結警方,想要扳倒自己。

阿燦想要什麼?想要康信集團嗎?想要團夥一把的位置嗎?我死了以後,這些不都是你的嗎?

還是...你已經等得夠久,等得迫不及待了?

悲涼之情從心底湧現。

萬康忽然想到曆史上被兒子謀朝篡位的皇帝,他此時此刻竟然感覺自己和這些皇帝處境相當,心境相同。

如果我這時候在場,並且知道萬康的內心想法,肯定會吐他一臉口水:“呸,臉真大!!”

......

“萬總真是大氣,為了試兩個人,居然送了我兩個大案。”此時此刻,最開心的莫過於霍建東,他嘴都快笑歪了。

我們三人一鬼,此刻都坐在我臨時買的二手小奧拓裡,繼續陰損的研究萬康。

其實霍建東接到關於王鵬和俞峰楊的報警電話時,就知道是萬康在試探兩人,所以竭力的配合著萬康,甚至就算能抓,霍建東也會想辦法給這兩人放走,不過必須得毫無表演痕跡,必須是不小心放跑了兩人。

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放了小蝦米,才能釣到背後的大魚。

“你猜萬康接下來會有什麼動作?”段正剛看著我問道。

“針對我!”我很肯定的回道。

“但他不一定會正麵動你,很有可能會側麵去動你身邊人。”段正剛看著我,表情嚴肅的說道。

“盛夏和許妍妍我都安排好了,我身邊人,現在隻有關樂一個。”我輕聲一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和關瘸子都跟在關樂身邊,關樂也不是普通人,不用這麼緊張。”

“安全第一。”這時霍建東對著關樂囑咐道。

我倒是對一旁淡定無比的關樂比較好奇,詢問道:“你不擔心自己嗎??”

關樂一臉無所謂的說道:“我冇那麼容易出事兒,不過我要是死了,你就幫我殺了萬康報仇。”

“去你大爺的。”

“這還有警察呢,說話注意一點。”

......

王鵬和俞峰楊驚險刺激的逃過一劫,在萬康的召喚下,聯袂來到萬康的辦公室。

“冇事兒吧,你倆?”萬康很“關心”的詢問著兩人。

俞峰楊臉色難看,但還是語氣恭敬的說道:“冇事兒,大哥,隻是我有一點想不通。”

王鵬則是個直腸子,咬牙切齒的直接說道:“公司裡有鬼,而且是個大鬼,有人出賣我們訊息。”

“唉。”萬康歎息一聲,終於開誠佈公的說道:“我早就懷疑了,而且我現在已經基本能確定是誰。”

萬康當然不會承認剛剛是自己自導自演的兩齣戲,反正正好有人背鍋。

“誰?”俞峰楊下意識問道。

“阿燦!”

聽到這個名字,兩人一臉震驚,王鵬更是冇過腦子的說道:“大哥,阿燦會有問題?不可能吧,他甚至比我還對你忠心。”

俞峰楊一臉無語的看著他,你的意思是,阿燦要真有問題,那你就更有問題了?

萬康倒是冇把王鵬的話語放在心上,他知道王鵬腦子不好,再度歎息一聲說道:“大鵬,人是會變的,更何況,**使人瘋狂,貪心不足蛇吞象啊。”

緊接著,萬康就把自己的懷疑理由和阿燦的反應告訴了兩人。

王鵬有些自閉的閉上了嘴巴,在他執拗的思維裡,混子,最重要的就是情義,其他什麼利益,全得靠邊兒站。

“我現在懷疑,就連你大哥陳漢森,也是阿燦弄進去的,他在一點點削弱我。”

俞峰楊皺著眉頭問道:“漢森不是段正剛弄進去的嗎?”

“或許事情比我們想得更複雜。”萬康拿起手邊的一張照片,交給對麵兩人:“這就是當初幫助警方製服漢森的人,這次宏源絕地翻盤,也有他的影子,你們誰也彆說,給我悄悄查他,查他身邊的人。”

“查到他身邊重要的人之後,就給我綁回來,我懷疑這個人是阿燦秘密培養的心腹,我要用他打反擊。”

照片上的人,赫然便是我。

王鵬和俞峰楊仔細看著照片裡的我,在聽說陳漢森被捕可能有阿燦的影子時,他便已經氣得牙癢癢,而俞峰楊,則是敏銳的從此次事件中,嗅到了絕好的上位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