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暫時藉助於其的房子,進行了會談,期間於其差點醒來,我用陰陽眼神通令他再次昏迷。

蘇玉始終低著頭,將唯一露在頭髮外麵的眼睛,也給遮掩。

確定是蘇玉後,秦浩居然對鬼魂的恐懼降到了最低,他坐在蘇玉的對麵,語氣顫抖的問道:“玉兒,你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我和關樂也很好奇,準備靜靜聆聽,南宮易灰頭土臉的站在我身後,顯然對我們交談的內容並不是很感興趣,隻覺得自己有些丟鬼。

蘇玉嘶啞的聲音低沉的講述著她簡短卻令人心寒的故事:“三年前,我和秦浩大吵一架分手後,去酒吧將自己徹底灌醉,不省人事。”

“後來,我隻知道自己被人侮辱,中途迷迷糊糊醒過一會兒,看見一個模糊的身影,然後又昏了過去,最後被殺死...被分屍!”

“死後我化作陰魂,但因為被分屍,屍體被埋在不同的地方,魂魄分散,所以我除了怨氣聚集,卻始終冇有恢複靈智,隻是一直在玉都市遊蕩...遊蕩...直到前段時間,我遇到我軀乾被埋藏的地點,又遇到我四肢被埋藏的地點,我的魂魄才終於彙聚,我也才得以清醒,化作凶煞。”

關樂打量著蘇玉模糊的身體和四肢,點頭應道:“你這情況,確實是分屍導致的,如果不是你的意誌力強大,怨氣極重,或許你都等不到魂魄彙聚之日,便會消散於天地之間。”

聽完這個很短很短的故事,秦浩徹底崩潰,“噗通”一聲跪在蘇玉的麵前,用力的抓著自己的頭髮,用儘全身力氣咆哮道:“對不起,玉兒...是誰,是誰殺了你?”

蘇玉抬起頭,那露在外麵的猩紅眸子,好似劃過了一絲柔情,我很詫異,蘇玉的意誌力,強大到她化作凶煞都能保持一定人性。

“我不知道是誰殺了我,我冇見過凶手的樣子,隻記得一點點的身形,所以我也在找。”

說著,蘇玉看向了躺在地上昏迷的於其:“這已經是我找過的第十六個人,他們的身形都和凶手相似,但都不是。”

“我能感覺到,自己作為人的理智在慢慢消失,我怕,怕自己變成一個心中滿是怨恨的惡鬼,所以想找你幫忙,第一次遇到了巡邏的警察,大概是嚇到了你...第二次你帶來了玉都鬼差!”

我和關樂無奈的聳聳肩,有些陰魂不喜歡、不相信鬼差也是正常的,畢竟不是所有鬼差都是喜歡打抱不平,幫助陰魂的。

更多的鬼差,或許隻為了那一點陽壽,或者自己的實力,利用陰魂,吸收陰魂。

就像我,為了幫陰魂消除怨氣,前前後後虧進去四五年陽壽,要是其他鬼差知道了,肯定得罵我一句腦子有病。

我忽然想起一個問題,打了個響指:“兩位,打斷一下,蘇玉,你一直在找殺害你的凶手,甚至找上了秦浩,想讓他幫忙,但你從來冇找過你的閨蜜李樂樂嗎?”

雖然看不見,但我感覺蘇玉的表情似乎呆滯了一下,緩緩問道:“樂樂?樂樂...有什麼問題嗎?”

我失笑著搖搖頭:“你的好閨蜜,告訴我們和秦浩,你還在國外,她和你一直都有聯絡,然後我們意識到不對的時候,再回去找她,她已經消失了。”

聽聞這話,蘇玉的情緒好像變得有些不穩定,怨氣開始彙聚濃鬱,那隻眼睛也愈加猩紅。

“玉兒,當初你去酒吧喝酒,有誰知道?”秦浩好像也意識到了什麼。

蘇玉沉默半晌,讓人冰冷刺骨的聲音響起:“隻有樂樂知道!”

......

回到酒館,盛夏仍舊冇有離去,我也冇空管她,打了聲招呼,就和關樂秦浩,以及蘇玉,還有特意叫上的陸子旬,鑽進了裡屋。

我神色嚴肅的對著蘇玉說道:“你這樣一個一個的找,得找到猴年馬月?更何況你能確定凶手冇有離開玉都市?”

關樂在一旁搭腔:“所以破案,還得找警察!”

陸子旬問道:“你們聯絡霍建東了?”

我點頭回道:“嗯,他應該一會兒就到,先和他通個氣,然後讓他想辦法立案調查。”

“那還叫我進來乾啥。”陸子旬無語道:“徐老闆,你不是有個什麼...回溯生前的神通嗎?你一看,不就知道凶手是誰了?”

我還冇解釋,關樂便搶答道:“你以為回溯生前是萬能的?先不說這個神通的後遺症,就是回溯了,也找不到凶手,這個神通就像電視劇裡演的場景重現,大陽能看到當事人忽略的東西,比如當事人隻注意到了衣服,大陽就能回溯回去,看看褲子,但當事人都冇看到的東西,大陽一樣看不到。”

“蘇玉當時隻是迷迷糊糊醒了一下,看見一個模糊的身形,大陽也就隻能回溯她有意識的那一小會兒,相當於也隻看得到那個模糊的身形。”

我笑了笑說道:“這件事情,回溯生前冇有作用,我叫你進來的意思,是讓你等會跟著蘇玉和霍隊長走,警察破案比我們有辦法,但有些事情,他不一定好做,他不好做的事情,你和蘇玉就幫他做。”

陸子旬恍然大悟,顯然是聽懂了我的意思,我其實叫他跟著的最終目的,就是看住蘇玉這個不穩定的凶煞,我們這個團隊裡,除了我和關樂,就隻有陸子旬的實力能夠穩穩壓製蘇玉,就算受傷也不例外。

我們聊了一會兒,霍建東已經到了,他被林秋茹引進裡屋,看著屋內的人人鬼鬼,即便是經曆過段正剛的事情,他仍舊有些心驚肉跳的感覺。

我們儘量用簡短精煉的話語給霍建東講述了一下蘇玉的事情,他聽到如此大的案子,早已把對鬼怪的恐懼拋之腦後。

霍建東聽完後,正色道:“要立案很簡單,隻要找到屍體,就能立案。”

我們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蘇玉的身上,她黑髮遮麵,毫不猶豫的說道:“冇問題,現在就可以帶你們去。”

霍建東點頭,拿出手機,一刻也不等的說道:“我通知我的隊員,馬上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