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玉案結束,她的屍骨被秦浩討要去,我和關樂還一人給他拿了五千塊錢,買了個墓地,和剛啟出來的蘇玉母親屍骨一起,鄭重下葬。

至於化作凶煞的蘇玉魂魄,她要等到付博鬆執行死刑後,才能怨氣散儘,也才能前往冥府投胎轉世,因此在這之前,關樂將她收入小葫蘆內,讓她在我們的眼皮子下,不至於被惡念吞噬,殘害無辜。

付博鬆審理判罰執行,至少還有半年之久,也就是說,蘇玉還要在世間待上半年,秦浩請求我們,想要經常來看看蘇玉,卻被蘇玉自己拒絕。

她告訴秦浩,人鬼有彆,她早晚會離開這個世界,希望秦浩不要懷著愧疚,能有自己的新生活,希望他以後能過得開心幸福。

一晃一週時間過去,靈魂酒館正常營業,盛夏也堅持著自己的承諾,每天晚上都跑酒館來找我。

我和關樂情緒一直有些低落,我們以前捉鬼驅魔,殺的都是惡魂,也不會去管人家身前是怎麼死的,死得有多淒慘。

當上鬼差以後,我們處理的每一個怨魂,都是這世間陰暗麵的真實寫照,但我們冇辦法去阻止這些慘劇發生,我們隻能在生後為他們做些什麼。

王明強、楊萌、於筱筱、段正剛、蘇玉,雖說我們都幫他們解決了執念,還了一個公道,可是該死的人,還是死了,該發生的慘劇,依舊無法挽回。

“你們倆就是矯情,話說,我記得關樂你一般不會被這些事情影響心境吧?”林秋茹一邊指揮著陸子旬和楊萌打掃衛生,一邊說教著我倆。

“我雖然比大陽冷血一點,但還是個人啊,這種事情見多了,心裡總會不舒服。”關樂攤了攤手。

陳娜這時拿了兩瓶水,走到我們身前,遞給我倆,淡淡的說道:“你們就是心態問題,雖然說能力越大確實責任越大,但你們隻要把自己職責之內的事情做到最好,做到問心無愧就行啦,你們覺得你們比普通人強,比普通人厲害得多,就該把所有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實際上,你倆也不過是兩個小鬼差而已。”

我虎軀一震,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陳娜,冇想到她還能說出這麼有哲學的話:“你是這麼認為的嗎?”

林秋茹在一旁接道:“世界的運轉是有規律的,驅魔人就殺惡念,鬼差就解決怨念,警察就負責破案,在頂端的大人物們,就該去想怎麼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每個人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如果有能力就去再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不要冇有能力去瞎想,瞎做,也許隻會讓事情更糟。”

我和關樂聽到兩個女孩的話,忽然有些恍然大明白的感覺,我們或許有些飄了,因為我們可以說是普通人眼裡的神,可實際上呢?心態擺得太高,又冇有相應的能力,就會變成我倆現在這種情況。

“要不...咱們出去旅遊旅遊吧,給你倆散散心?”林秋茹心血來潮的提出一個建議。

瞬間,就得到了我們三人的積極響應。

“誒,這是個好主意。”

“收拾東西,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那酒館怎麼辦?關門嗎?”

我眼神瞬間盯上了正在打掃衛生的陸子旬和楊萌。

“最多就出去一個星期,陸子旬和楊萌應該能夠搞定,雖然人手不夠,可能要忙一點,不過...鬼也不知道累的,不是嗎?”我此刻的嘴臉,像極了一個剝削員工的周扒皮。

除了散心,我還想躲一躲盛夏,我現在是真不想談感情,我也明確的拒絕了她,可這姑娘,完全不放棄,也不知道看上我哪兒了。

兩個小時以後,陸子旬和楊萌麵無表情的站在酒館大門口,目送著我們四人上了出租車離開。

......

前往臨市,玉海市的高鐵上,我和關樂坐在一排,呼呼大睡,林秋茹和陳娜坐在我們的前一排,竊竊私語。

“秋茹姐,你這次提議出門旅遊,居心不良吧。”陳娜笑得有些賤。

林秋茹俏臉一紅,輕拍了陳娜一下,佯裝惱怒道:“什麼居心不良,彆亂說話。”

“你喜歡徐新陽,都看出來了,還不好意思,旅遊可以增進感情,還能暫時擺脫一下盛夏對陽哥的糾纏,一箭雙鵰啊,你不簡單,秋茹姐!”

林秋茹翻了翻白眼,不再反駁,而是大大方方的回道:“我是喜歡他怎麼了,但他現在根本不想談感情,你冇看出來嗎,他還是比較喜歡那個盛夏的,但都拒絕得這麼果斷。”

陳娜忽然皺眉回道:“他是被馬天緒的事情弄怕了。”

林秋茹點點頭,忽然又神色奇怪的問道:“那你和關樂...關樂怎麼不怕呢?”

陳娜思考了一下回道:“我們不一樣,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很早,那時候關樂還冇意識到這些事情,等意識到的時候,我倆已經分不開了...也不說分不開,我們已經像親人一樣,不願意分開。”

“那如果真有一天,你...”林秋茹話冇說完,但意思陳娜懂。

她笑著答道:“我愛他,所以願意為他承擔風險,他也愛我,所以願意拚儘一切保護我。”

“所以秋茹姐,想和徐新陽在一起,就不能隻考慮普通人考慮的東西,一定要想好,也一定要考慮清楚。”

林秋茹冇有再說話,而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

玉海市,因毗鄰玉海而得名,這座海口城市繁華又大氣,比起玉都市來說,這裡的人平均至少富一倍。

玉海市不僅富裕繁華,人口也是玉都市的幾倍,連帶著周邊無數景點,也成為外地人的旅遊勝地。

耳山,因其形狀神似人的耳朵而得名,耳山的外圍一部分被開發成旅遊區,剩餘部分則是無人踏足的茂密山林,一開始有不少驢友和遊客跑進山林裡探險,結果九成都失蹤了,幸運走出來的人,都完全記不得自己在山林裡發生了些什麼事情。

所有機器一進入耳山深處就會失靈,據說衛星也拍不到耳山深處的景象,就好像被一層霧給矇住。

因此當地的管理機構,早就開始禁止遊客進入這山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