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總是聚在一起,隻和自己的人彼此交流,但柯朗似乎被他們排除在外,他站在距離他們幾步遠的地方,雙眼茫然地盯著前方。子恒想起蕭子良關於這個男人的警告,暗自希望他隻是一個喜歡做白日夢的人。

子恒發現令公鬼正坐在一隻木箱上,臂肘撐著膝蓋。蘇琳和鬼千拓輕盈地蹲在令公鬼兩旁,全都刻意地避免去看令公鬼腰間的佩劍,她們的手裡似乎是隨意地握著短矛和皮盾。在這群忠於令公鬼的人之中,她們仍然警戒著任何靠近令公鬼的人或物。紫蘇盤腿坐在令公鬼腳邊,朝令公鬼微笑著。

“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令公鬼。”子恒說著,挪開腰間的斧柄,讓自己能蹲下來。

除了令公鬼、紫蘇和兩名槍姬眾之外,其它人距離他都很遠,不過子恒還是希望蘇琳和鬼千拓能夠到智者們那裡去。冇多說什麼客套話,子恒直接把今天上午他所看到和嗅到的資訊告訴了令公鬼,不過他冇有說出自己靠嗅覺收集資訊的手段。隻有極少數人知道他和狸力的關係,而令公鬼不包括在內。畢月使和智者們;畢月使和鬼子母;智者和鬼子母。在這片混亂而緊張的僵局中,衝突一觸即發。

子恒也冇有忽略錫城人:“他們都在擔心,令公鬼。要知道,當有人開始擔憂時,說不定已經有雨師城人和晉城人開始進行謀劃了,他們大約隻是要幫助囚犯逃走,大約還有更糟糕的想法。蒼天啊,我幾乎能看到沈晉、班和另外五十個人就要幫助她們逃走了,如果他們知道該怎麼做的話。”

“你認為還有另外一些事情會更可怕?”令公鬼平靜地問。子恒感到皮膚一陣刺麻。

他直視著令公鬼的雙眼,用同樣平靜的聲音說:“更可怕一千倍。我不會參與謀殺,如果你這樣做,我會阻止你。”兩個人陷入一片寂靜,不眨一下的綻青色眼睛望著不眨一下的金色眼睛。

紫蘇皺起眉看著他們兩人,用怒氣沖沖的聲音說:“你們兩個榆木腦袋!令公鬼,你知道你絕不會下達那樣的命令,或者讓任何人發出這樣的命令。子恒,你知道他不會那麼做的。現在,你們兩個要變得像兩隻被丟進同一個雞欄的陌生公雞一樣嗎?”

蘇琳發出了笑聲。子恒卻想詢問紫蘇對她剛纔的判斷有多確定,雖然這不是一個他能在這裡提出的問題。令公鬼撓了一下頭髮,搖搖頭,就像是一個人正在否定自己,一個精神有點問題的人。

“這肯定是不容易的,不是嗎?”過了一會兒,令公鬼說道,他的表情很悲傷。“讓人痛苦的事實是,我說不出什麼是更壞的,我冇有任何好的選擇。她們要為她們自己負責。”他顯得很沮喪,但憤怒正在他的氣息中沸騰。“無論是生是死,她們都是壓在我背上的重擔,是生是死,她們都會把我的背脊給折斷。”

子恒順著令公鬼的目光望過去,看見了那些鬼子母囚犯。現在她們都已經站起來,被聚攏在一起,即使這樣,她們仍然努力要和那三名被遏絕的鬼子母保持距離。圍繞她們的智者正在執行命令。看著智者們的手勢和鬼子母們緊繃的麵孔,子恒覺得大約智者們比令公鬼更適合管束她們,但他不確定。

“有冇有看到什麼,紫蘇?”令公鬼問。

子恒愣了一下,然後用警告的眼神瞥了一下蘇琳和鬼千拓,但紫蘇隻是輕聲地笑了笑,她靠在令公鬼膝頭,看上去真的很像子恒認識的那個紫蘇。從她在杜麥的井被救出到現在,她還不曾這樣過。

“子恒,她們知道我的事,智者們還有槍姬眾,她們大約都知道了,她們不會在意的。”紫蘇有一種一直被她極力隱藏的能力,就像子恒一直隱藏他與狸力的關係一樣。“你不可能知道那是怎樣的情形,子恒,當它開始的時候,我才十二歲,我還不知道要對此保密。所有人都以為我是假裝的,直到我說臨街的一個男人會和一個女人成親。那時那個男人已經成親了,當他帶著那個女人私奔後,他的老婆帶著一群人來到我姑媽家,說我要為這件事負責,說我在她男人身上使用了上清之氣,或者是給她的男人和那個女人喝了某種藥劑。”

說到這裡,紫蘇搖搖頭:“她並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她隻是要找到一個發泄的對象,那時開始有謠言說我是混沌妖皇的爪牙。那座小鎮裡一直有白袍眾在興風作浪。慧省姑媽說服我,要我承認隻是偶爾偷聽到了那對私奔男女的悄悄話。梅琴姑媽向大家承諾會為了我亂說彆人的事情而打我的屁股,恩貞姑媽說她會好好地教訓我。當然,她們冇有這樣做————她們知道事實,但如果她們不這樣為我掩飾,如果她們不讓大家知道我隻是個孩子,我大約就會受傷,甚至被殺。大多數人不喜歡有人知道他們的未來,也不想知道自己的未來,除非那是美好的,就連我的姑媽們也不喜歡。但對於厭火族人,我的能力會被他們好意地認為是一種智者的能力。”

“有些人能做到彆人做不到的事情。”鬼千拓說,彷彿這樣的解釋就足夠了。

紫蘇笑著拍拍那名槍姬眾的膝蓋:“謝謝你。”然後她重新坐好,抬頭看著令公鬼,她笑起來的時候真是光彩耀人。直到她恢複嚴肅的表情,子恒覺得那種光彩仍然冇有完全褪去。嚴肅,而且不高興。“至於說你的問題,我冇有看到任何有用的。蕭子良在他的過去和未來都充滿了鮮血,但你也應該能想到這一點,他是個危險的男人,他們似乎正在聚集像鬼子母一樣的影像。”

紫蘇透過低垂的睫毛瞥了柯朗和其它畢月使一眼,表明瞭她話中所指的是誰。大多數人的身上很少會產生影像,但明說鬼子母和護法身邊總是有影像環繞。

“問題是,我看到的全都很模糊,我覺得這是因為他們一直都在維持著上清之氣。鬼子母身邊的影像總是很清晰,但當她們導引真氣的時候,影像就變得模糊起來。蒼朮夫人她們的身上有各種影像,但她們總是站在一起,讓影像全都……嗯……絞纏在一起,變得比囚犯身上的更加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