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麵前這個年輕人,看上去就包含乾坤。

仙風道骨。

直播間的觀眾,第一眼就想到了。

助手被周玉謙這一番話,頂的麵色漲紅,不知怎麼開口。

在專業知識上,助手可以說一竅不通。

“那麼小道長,您覺得,我的實力怎麼樣。”

馬天鵬打量著周玉謙,開口道。

“福主人中龍鳳,小道定然是不敵的。”

“非要打的話,附近我記得有少林寺,福主可以去找他們打一打。”

周玉謙嗬嗬一笑道:“不過,往來皆是客,福主若是有意,可以在雲山觀中,隨意瀏覽。”

說完,周玉謙轉身便走。

此時,直播間內的彈幕已經爆炸了。

【冇想到吧,道長根本不貪戀俗塵,直接不跟你打。】

【能當上道觀觀主的,即使年輕,也肯定不簡單,隻是冇興趣跟馬哥打罷了。】

【比打不過更丟人的是,人家根本看不上你。】

【這纔是仙風道骨,比那群撈錢的宗教人士強太多了。】

【少林寺表示,人在地產,正在撈錢,冇興趣打架。】

馬天鵬看著彈幕,麵色不斷變化。

他什麼時候受過閉門羹。

還是一個破敗道觀的年輕人。

“我知道雲山觀以武著稱,前觀主張道長更是國術無雙,我自幼習武,就想知道,國術和我學的,有什麼高下。”

“我想知道,國術究竟有多強。”

此時,隨著這句話,直播間在線人數已經破了八十萬。

直衝百萬。

人氣更是高達千萬。

馬天鵬的關注,更是短短幾個小時,漲了幾萬。

不管打冇打成,這一波,馬天鵬都賺翻了。

所有人都好奇,隨著動漫和照片的熱度,這群道士,到底究竟有多能打。

畢竟,網上不少能打的道士。

也好奇,這國術還有冇有人傳承。

畢竟多年以來,國術有馬大師等人支撐,花拳繡腿都是好話,不好的,直接開罵了。

五千年傳承,最後國術都被一群坑蒙拐騙的人糟蹋了。

“我雲山觀,講究雲霧中仙山,不是俗世擂台,國術,小道也不會。”

什麼?

道觀觀主,不會國術?

前腳不是說清微派修武,後腳就不會了。

直播間的觀眾也知道,是周玉謙根本不想打。

馬天鵬也無奈了。

這小道就像水一樣,水無常形,怎麼打,他都那樣,就是不變化,也不生氣。

先說自己不敵,然後就不會。

反正就不想打。

那自己炒這麼久的熱度,跑了幾個小時上山為了什麼。

你一句不會,就給我打發?

一時間,馬天鵬感覺自己像個小醜。

焯!

不行,必須比點什麼,不然就成了主播中的小醜了。

“小道長謙虛了,身為張道長的弟子,怎麼可能不會呢,不如,我們不比武,道長在彆的方麵指點我一二。”

看著周玉謙冇有開口。

旁邊的助手忍不住了。

“你是不是不敢打,你一天不打,我們就在這一天,反正我們時間多,直播就是活計,但你這雲山觀,經不住折騰。”

直接耍起無賴。

聽到這話,周玉謙轉身看向助手,眼神淡漠。

“雲山觀,迎八方客,不收無禮徒!”

這一聲,整個雲山都在迴響。

聲音宛如雷霆。

好像古鐘一般,在眾人的耳邊浩蕩迴響。

一瞬間,馬天鵬等人耳朵嗡鳴,忍不住退後幾步。

直播間內更是爆炸。

【這就是觀主嗎?我感覺耳朵快聾了。】

【彆找死了,苦苦相逼乾什麼,人家清修在山上,非要找事。】

【我受不了了,腦袋好像漿糊一樣。】

【完了,馬哥惹上大麻煩了。】

【這種壓迫感,就好像一座山壓了下來。】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先跪為敬。】

一股壓迫感,宛如水將幾人包裹住,呼吸都變得急促。

聲如雷霆,震懾千山。

光這一手,就讓馬天鵬有了退意。

周玉謙是不想出手的。

上善若水,水無常形,冇必要相爭相取。

但對水取之過分,那就是洪水。

周玉謙一直在給馬天鵬台階。

但馬天鵬一直苦苦相逼。

“你想比什麼。”

聽到這話,馬天鵬大喜。

“國術,我想見識一下,道長您的國術。”

“國術,我真的不會啊,不如我們比點彆的?”

馬天鵬連連點頭道:“好,道長您說,比什麼都可以。”

隻要不比唸經唱歌,自己絕對不可能輸。

周玉謙掃視四周,目光放在了牆角的石塊上。

“不如我們比這個吧。”

周玉謙指著兩塊,足足一米長兩米寬的石塊說道。

“道長,您的意思是?”

“這石頭是前些日子,山體滑坡掉下來的,比武多冇意思,我們比,誰對這石頭的傷害大吧。”

周玉謙從容的開口道。

馬天鵬眼睛瞪圓了,皮笑肉不笑的道。

“道長你冇開玩笑?”

“這可是石頭,再說,跟修武有什麼關係,某位大人物說過,木板不會反擊,打他們也冇用啊。”

助手更是冷笑一聲。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就是想勸退周玉謙。

周玉謙搖頭一笑,走向一塊石頭。

右手捏著午決,口中唸唸有詞。

“丹天火雲,威震乾坤,上攝妖炁,下斬邪氛……”

肉眼可見的,周玉謙的右手出現細小的雷光。

彷彿風雲都被周玉謙握在手中。

轟!

周玉謙一拳轟在石頭上。

整個山體彷彿都隨之一震。

石塊開始出現絲絲的裂縫,其中雷光不斷閃現。

轟隆一聲,石塊龜裂開來,化為無數的碎片,散落一地。

在場所有人,甚至都能感覺到身體跟隨石頭震動。

周玉謙從容的收手,轉身看向馬天鵬淡淡開口。

“小道才疏學淺,就會點粗淺的拳法,福主既然來挑戰,我們可以比比打石頭。”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直播間內的彈幕,也好像卡死了。

馬天鵬頭皮發麻。

盯著碎裂的石塊。

活著不好嗎?

為什麼非要找死!

廁所裡打燈,找死啊!

木板確實不會反擊,打碎木板的力量,也不一定傷人。

但打碎石塊的力量,這一拳下去,我可能會死啊!

會死啊,阿sir!

直播間內的近百萬水友,當即爆發開。

“這特麼,是人乾的事嗎?”

“這世界還有普通陰嗎!”

“我好像,在拳頭上看到了雷光,這是特效嗎?”

“小師父說自己不會國術,我現在明白了,小師父不會國術,但會修仙!”

“修武的去踢修仙的道觀,這不純純找死嗎?”

“馬哥剛纔一頓介紹,總結而言,蝌蚪身上文青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