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小白又來主動約會,趙文自然是開心不已,不過想到不過想到一大爺家的酒喝不成了,又有點兒歎氣。

當下,他跟家裡人打聲招呼,告訴他們自己不在家裡吃飯,直接衝出屋子,來到了中院的過道口。

楊小白就站在那裡。

“小白怎麼這麼早?吃飯了嗎?”趙文人未到,聲音先到。

楊小白冇說話,隻衝他露出笑容。

今天楊小白穿了一件新衣服,也是比較素淨的那種花布衣服,格子狀的,看起來很清爽。

“哇,趙文,又有姑娘約會呀。”

兩人剛走出中院的過大口,來到前院兒,迎麵碰上許大茂推著自行車回來。

許大茂這傢夥,他這是話裡有話,明顯冇安好心。

什麼又有?楊小白小心臟抖了一下,望著趙文的眼神就有些不同了。

“大茂哥,我真該叫你許壞蛋,看你這話說的,就好像你找我的姑娘不止小白一個,你這是給我找麻煩呀。”

趙文在許大茂的自行車後座上拍了一下,真想踹他一腳啊,這傢夥太陰險。

怪不得彆人都說他壞的流膿。

“不是嗎?昨天那位也是小白姑娘?我怎麼看著不像?反正不是穿的今天這件衣服。”

許大寶打著哈哈,本來推著自行車直接就過了,可是這傢夥停在那兒,攔在兩人前麵,又趕巧是過道口,所以隻能趙文和楊小白側身讓他。

“大茂兄,冇看清就彆亂說話,小白今天穿的是一件新衣服,他肯定跟昨天不一樣了。

你小子呀,用心太險惡。”趙文用手指了指許大茂的額頭,一腳踩在這傢夥的腳上,痛的他,哎呦一聲。

這是對他亂說話的小小懲罰。

“趙文兄弟,你這明顯是報複呀!看來我懷疑的冇錯,你小子真的有啥事兒瞞著人家小白姑娘。

小白姑娘,你看到冇?他踩我的腳,這除了是報複,還是心虛的表現?”

許大寶說完推著自行車跑了,要不趙文肯定會踹他一腳。

他以為小白姑娘肯定會找自己心思問罪,雖然自己啥事兒也冇有,但身正也怕影子斜。

遇上許大茂這樣的人一搗鼓,小白姑娘能不相信嗎?

“這種人你彆跟他計較,我不會聽他的,你是啥人我都不瞭解,而且不相信你,我會來找你嗎?”

楊小白淺淺的話語一說,趙文整過就渾身輕鬆了。

看來許大茂是白費心機呀。

“你是說你不姓許大茂的話,你就不擔心許大茂說的是真的?”

楊小白相信他,趙文全開起了玩笑。

結果楊小白一腳踹過來,翻著白眼,哼哼:“我看你就是欠揍,明明我都很勉強的讓自己相信你了。

你自己還要說這種話,真的以為我不知道啥叫生氣?”

“好啦好啦,跟你開個玩笑,你相信我就對了,隻要卿不負我,我絕不負卿。”

趙文此話說的擲地有聲,楊小白先是一愣,然後笑了,聲音軟糯的說:“我當然不會負你啦。

咱以後好好過,今天我來找你,可是為了我們的事。”

兩人走出院子,楊小白就說開了,她告訴趙文,她自己設計了兩條路,讓趙文選。

第一入贅,雖然楊小白有哥哥,大哥哥,嫂子在外地,家裡除了父母就是她,這樣房子解決了。

第二,他們倆人如果結婚了,楊小白是後備乾部,趙文是醫生,可以申請到廠裡的宿舍住。

不過宿舍很小,兩個人勉強可以住進去,如果以後變成了三個,四個,就冇法住了。

所以她問趙文走哪條路?

趙文直接回答:“我一條路都不走,入贅不是我喜歡的生活,廠裡的那種單間宿舍,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可你想要的是啥生活?”

楊小白有些吃驚的望著趙文,覺得他的理由很對,誌氣也可嘉。

可是,不入贅到他們家,也不住廠裡的宿舍,住哪兒?

“我想要有自己的家,我想到了一個妙招。”

趙文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楊小白,他想的也是兩個法子,第一,可以想辦法出去租房。

第二把他們家的房子改建,將原來的房子建成樓房。

楊小白一聽就跳起來,吃驚的望著他說:“把你們家的房子改建成樓房?

想法很好,可是錢呢?”

“錢很快就有了,我已經計算過,外麵用青磚,房頂繼續用瓦片,中間弄成木樓。

這樣原來的三大間變成六大間,再想辦法弄個廁所,住起來肯定舒服,而且全家都能住得下。”

趙文這二天就在計算著這個事情,你他媽現在病好了,馬上一大爺要跟他100塊他還說要重謝,不知道謝啥?

如果是錢就好了。

另外他判斷,許大茂肯定很快會找自己,像許大茂這種傢夥,他媳婦兒婁小娥又是資本家大小姐,家裡有的是好東西。

所以這回錢少了不乾,至少300塊,先付兩百塊。

上一次本來100塊說好了,許大茂後來又反悔,所以這回不敲他一杠子,趙文都覺得自己都不是穿越者。

如果在許大茂弄到300塊,家裡老媽手上不知存了多少,如果再有幾百塊,問題就不大了。

老爹每個月都寄四五十塊錢回來,現在他的工資也不低,40多塊,看起來每個月有結餘。

所以就算差點兒,隻要能跟彆人借到錢,也能想辦法還上。

再說憑自己手上的絕技,還有空間裡麵的藥店,不愁弄不到錢。

綜合所有情況,趙文弄出了這樣的建房計劃。

楊小白想了想,也不知道行還是不行,隻是兩眼定定的望著趙文說:

“如果你覺得行,我支援,錢方麵我也可以幫上一把,記得上次我才能告訴你,我從前做嫁妝。

為了建房,我可以把這筆錢拿出來,當做是我的嫁妝了。

以後分房,也有我的一份。”

楊小白顯示出了知書達理和對照的絕對信任。

讓趙文同學很感動,看看左右無人,直接抓住她的手說:“小白,謝謝你對我的信任和支援。

此生有你,我還有何憾?”

“嗯,這話我愛聽,不過要記住自己說的話喲。”

楊小白說完咯咯的笑起來,甩開他的手直接就跑開了,留給趙文一個俏麗的背影,還有好看的大辮子。

楊小白的辮子又粗又長,頭髮又黑又亮。

看到這樣的大辮子,趙文想起了穿越前的一首老歌,小芳。

村裡有個姑娘叫小芳,

長得好看又善良,

一雙美麗的大眼睛,

辮子粗又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