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的十二月二十八日,南潯鎮上的所有單位基本上都已經放假過年,而各種各樣的商店顯得更加的繁忙。商店裡到處都是提著大包小包的購物的人群。

這幾天,感到最高興的是董蘭蘭,聽說王雅明和他的父母親要來南潯過春節,這是喜從天降。他們來南潯,他的父母有可能住在劉家,也有可能住在姚家,反正啊,王雅明肯定住在她家。於是,自己親自打掃房間,把房間裡的床鋪、桌子椅子擦得乾乾淨淨的,忙這忙那的。

董蘭蘭又叫她姆媽重新添置新被子,新枕頭。董夫人笑著對女兒說:你這個死丫頭啊,被子家裡不是有點事,他在這裡才住幾天,還要樣樣都從新換新的,又不是你們要結婚了。如果是你們要結婚,做孃的肯定要為你準備十二床新被子。嘻嘻。

董蘭蘭拉著董夫人的手,嗲聲嗲氣地說:我就是要這樣嘛,我就是要這樣嘛。

董夫人笑著說:好好,我的小祖宗。哎,對你這個丫頭我真的冇有辦法。

董蘭蘭在姆媽臉上親了一口,像一隻小白兔一樣,一蹦一跳地出去了。

董蘭蘭又到了自家院子裡的一棵臘梅花樹下,她凝視著一朵朵如玉雕刻而成的花瓣,它們冇有牡丹的豔麗,也冇有月季的熾烈,但花姿優美,花香濃烈。每至寒凝大地,風雪載途之際,臘梅打破植物界的沉眠凋敝,以其對生命和自然的特殊鐘愛如火如荼地開放。群生的萬頭攢動,繁花如雲,香氣酣暢,沁心奪魂;單生的枝枝勁節,卓爾不凡,笑傲一方風雪。同時,它似乎在告訴人們,春天即將來臨。

董蘭蘭在想,冬天裡隱含著生機,冬天過去,春天就要來臨。自己的愛情生活也即將來臨。於是,她到屋子裡搬了一條凳子,站在上麵,選擇了一支造型好看,長滿花蕾的枝條使勁把它折斷,誰知一不小心,從凳子上摔了下來。

董從凳子上摔了下來,正好被出來的董其昌和夫人看見,看到女兒一屁股坐到地上,董其昌夫婦連忙趕了過去。

董其昌連忙問道:蘭蘭,你冇有事吧?

董夫人也說:哎呀,你這個小祖宗,這幾天就像丟了魂似的。你就不能叫人幫你摘一下嗎?摔得厲害嗎?

董蘭蘭撅著嘴說:就是屁股摔得好疼。

董其昌一把拉起女兒,關心地問道: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看看有冇有傷著骨頭?

董蘭蘭搖搖頭,翹著嘴說:就是屁股很疼。

董夫人說:還不趕快到屋裡去洗洗,把衣服換了,你看,身上一身爛泥。

董蘭蘭撅著嘴說:待會兒我還要到小瑩姐姐家去一下,看他們明天早晨幾點去輪船碼頭。

董其昌說:你這個丫頭,不能打個電話嗎,還非得要親自去跑一趟?

董蘭蘭不顧父母,也不顧放在那裡的凳子,隻拿了那支臘梅花,進了屋子。

董其昌夫婦隻得看著女兒進屋的背景。

董蘭蘭拿了個花瓶,在裡麵放了一點水,然後,把那支臘梅花插到瓶子裡,心裡有說不出的多麼的高興。

董蘭蘭洗刷完畢,又換了衣服,然後出門往劉家而去。

到了劉家,姚小瑩他們正在廊下曬太陽。

姚小瑩見董蘭蘭進來,連忙起身走到董蘭蘭麵前,拉著董蘭蘭的手說:看你這隻手冰涼的,你冷嗎?來這裡有手爐,暖和暖和。

董蘭蘭搖搖頭。然後問道:小瑩姐您們明天早晨幾點到輪船碼頭呀?

姚小瑩驚奇地問道:怎麼,恐怕輪船淩晨四點到南潯,那麼大冷天的,又那麼早,難道你也去?

董蘭蘭點點頭。

姚小瑩笑著說:那麼大冷天的,又那麼早。他們三個都是大人,又冇有什麼行李,你就不要去了吧,反正,我負責,上午就把雅明送到你家就是了。嘿嘿。

董蘭蘭撅著嘴說:我是肯定要去的。

姚小瑩笑著說:那好吧,明天早晨我們四個在輪船碼頭見。

董蘭蘭點頭“嗯”的一聲,忘記了屁股上的疼痛,興高采烈的回家。

聽說女兒明天一早要到輪船碼頭接王雅明他們,董夫人就是有點不放心。說:這裡離碼頭還有點路,你一個姑孃家的,要不叫你阿爹和你一起去,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董蘭蘭撒嬌地說:我不要就是不要,您們去啊,我乾脆也不去了。

董夫人撅著嘴說:你這個“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好好,那我不管你。”

晚上睡覺前,董蘭蘭怕睡過了,特地把鬧鐘調到三點半。

董蘭蘭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她在憧憬著與雅明哥見麵的那一刻,又在憧憬著雅明哥在南潯的幾天的兩人相處。帶他到哪裡玩,叫廚房給他準備什麼好吃的,等等。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她抬頭看了看床頭櫃的鬧鐘,時針才指著前半夜十一點,時間好慢呀,離四點還有好幾個小時呢。她真恨不得起來把鬧鐘撥快一點,想到這裡自己也笑出聲來。還是睡一會兒吧,可是就是冇有睡意。

好不容易熬到了三點一刻。董蘭蘭就起來了。梳洗了一下,披上外套,把自己裹得緊緊的,拿了一個手電筒,就出了門。

臘月的天氣,寒風刺骨,地上、路邊的小草,結了厚厚的濃霜,和一層雞腳冰,天氣格外的寒冷。

董蘭蘭腳踩在地上發出“哢嚓哢嚓”的聲響。

過年,對於有錢人來說是過年,而對於窮人來說,那是過年。“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就是社會的寫照。

董蘭蘭打著手電筒,一直往前。過了通津橋,向左拐,走過一條弄堂,突然,從樹叢中竄出來兩個“小癟三”,擋住了董蘭蘭的去路。其中一個,拿著一隻麻袋就往董蘭蘭頭上套。

董蘭蘭也被突如其來的嚇得驚叫起來。拚命喊:救命救命!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身後,亮起了一道強烈手電筒光,嚇得兩個“小癟三”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