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落儘,隻留下淡黃的記憶,浸潤著江南的溫柔。當一切都還在迷惘中,春雨似翩躚的舞者攜來如絲的纏綿。望斷江南,好似萌生的夢境,萬裡青色朦朧在如絲的纏綿中,恰似烏托邦的青春,又似桃源的平靜。風吹不儘,隻有淡淡的迷亂搖曳起荷塘的綠蓋觸動著遠處飄渺的村落,迎來不曾有過的仙境般的夢幻。嘀嗒的春雨落儘天雲的醞釀敲擊著蒼茫的大地,似捶打著泛起的薄沙般輕柔。江南帶來杏花雨的喜悅,帶來春雨的過後的繁忙。

河邊,姑娘們挽起褲管一邊在河裡洗刷蠶匾,一邊嬉鬨著。

在河邊的一側,一棟嶄新的廠房拔地而起。

劉家興笑著對吳大訓說:看來春絲上市,我們的新廠也可以投產了。現在就等設備安裝了。

吳大訓笑著說:劉兄,我提醒您,一旦投產以後,我們的生產車間,特彆是化學試驗室,要注意保密,千萬不能隨便讓人進入。這裡有兩個問題;一,涉及潔淨。因為,這是,人吃的東西,要避免發生人員把病菌帶入;二,戲法人人會,隻是巧妙不同。一旦泄露了機密,就構成了競爭的危險。哈哈。

劉家興笑著道:你說的也是。反正,生產我也不懂,這裡由你全權負責,需要什麼,設備、人員、對外銷售我負責。你內我外,互相配合。哈哈。

東家,這幾天董夫人有點憂心忡忡。女兒蘭蘭臉色有點不好看,胃口也不好,整天想睡覺,有時候吃了還有嘔吐的現象。畢竟自己是過來之人,春節期間她和王雅明就住在一起,弄不好她已經懷孕了,還冇有過門,已經懷孕了,說出去如何是好?不管怎樣,先搞清真相再說。於是,她悄悄地請來郎中,給女兒看看再說。

郎中診著蘭蘭的脈,又問了一下情況。郎中微笑著說:恭喜少夫人,您有喜了。

董夫人一聽,頓時目瞪口呆。

郎中起身告辭,董夫人才反應過來,給了郎中出診費,勉強地把郎中送出門。

董夫人回到房間,繃著臉對女兒蘭蘭說:哎呀,你這個死丫頭啊,你們怎麼那麼不注意呢,怎麼說有就有了呢?這下如何是好呢?

董蘭蘭翹著嘴說:春節他來,把他的房間燒得暖暖的。我的房間連炭盆都不放,您不是特地安排我和他住在一起的嗎?

董夫人說:我想你們已經是這樣了,想你們玩玩就玩玩吧,哪知道你們會來真的。

董蘭蘭翹著嘴說:這還有什麼真的假的?您不是也說,是和我阿爹先上了床才結了婚的嗎?

女兒未婚先孕董夫人好像一點責任都冇有似的。也被她說的啞口無言。接著說:哎,你這個死丫頭,對你真冇有辦法。叫我怎麼去和人家說,怎麼說的出口。哎,這臉往哪兒擱?

董蘭蘭翹著嘴說:這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反正,我是他的女人,這也是遲早的事。

董夫人氣呼呼地說:我看你啊,就是那種摟摟抱抱的小書看的太多了。說完就出了門。

董夫人笑嘻嘻的來到劉家,找到了姚小瑩。笑著對姚小瑩說:她阿姐,實在不好意思和你說。春節啊你弟弟住在我家,他呀,天天晚上就往蘭蘭房間裡跑,有時候啊,他乾脆就住在蘭蘭房間裡。兩人住在一起,你看還有什麼好事的?誰知啊,蘭蘭她,她有了。弄得我這個做孃的也冇有一點麵子,不知道接下來如何是好?

姚小瑩開始一驚,冷靜的一想,弟弟每次來南潯,董蘭蘭總希望他住在她家,再說,弟弟王雅明也求之不得。兩個戀人在一起,如乾柴遇到烈火,哪有會安安穩穩,不做那事的?於是笑著說:伯母,那恭喜您呀,您馬上就要做外婆了,好事好事。有些人家結婚好幾年也懷不上,也是急煞人。他們一下就有了,好事好事。嘻嘻。

董夫人為難地說:好事是好事。你也知道,總不能讓蘭蘭給孩子餵了奶,再出來拜堂成親吧。人家背地裡說她守不住自己那扇門,不用說,還要說我們做父母的家教不嚴呢。

姚小瑩笑著說:伯母,事情已經是這樣了,反正啊,現在也簡單,也不缺什麼東西。那這樣,我和上海阿爹、姆媽說一下,讓他們擇日,把他們的婚事辦了得了。

董夫人說:我也是這個意思,所以過來和你商量。現在這個季節倒也蠻好。日子定了,早點告訴我們,我們有點親戚朋友,還得要去邀請呢,也要好幾天。嘻嘻。

劉家興回到家裡。姚小瑩笑著對他說:今天啊,東家前來告狀了。

劉家興奇怪地問道:他家來告什麼狀?

姚小瑩笑著說:蘭蘭她,她懷孕了。

劉家興笑著說:這有什麼好告狀的。總不是王雅明強姦她而懷孕的吧。依我看呀,這是好事,人家想懷還懷不上呢。這就叫,“時來運來,娶個老婆帶胎來。”哈哈。我看很簡單,就把婚事辦了得了。

姚小瑩說:我已經和上海阿爹、姆媽通過電話,他們一旦選擇好日子就通知我們。

劉家興笑道:那豈不是要我的命了,剛纔得知訊息,林江和陸金花近日也要結婚,我這個兩方麵都是做姐夫的怎忙得過來?何況,我們的車間也進入了關鍵調試階段,要告訴他們千萬不能放在同一時間,否則,我用分身法都不行。

姚小瑩笑著說:您忙您的,這邊有我在。我看也用不了幫什麼忙,到時候送上禮,帶著嘴巴去吃就是了。

劉家興笑著說:我看你啊,把兩個孩子帶好已經夠嗆了,有時候還要往育嬰堂那邊跑,還忙得過來嗎?再說,當姐姐的冇有那麼好當的。什麼蛋糕啊、被子、床單啊,哪樣禮用不上?

姚小瑩笑著說:現在隻要有錢,一個電話,人家就會送上門來。不懂我也可以去問我姆媽呀。嘻嘻。

劉家興笑著說:我看他們店裡也夠忙的,小琳肚子也很大了,根本也做不了什麼。你阿爹畢竟年齡上去了,說白一點,現在上上下下就靠虎根一人忙著。

姚小瑩笑著說:我又不是要他來幫忙,我去谘詢總可以吧。有些事也是冇有辦法的,這也是規律,人總是要老的,結了婚,女人總要生孩子的,就像地理的韭菜一茬一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