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傳統,差不多每個月都有傳統節日。春節(正月初一)、元宵節(正月十五)、寒食節(清明節前一天)、清明節(陽曆:4月5日前後)、上巳節(農曆:三月初三)、端午節(農曆:五月初五)、七夕節(農曆:七月初七)、中秋節(農曆:八月十五)、重陽節(農曆:九月九)、寒衣節(農曆:十月初一)臘八節(農曆:臘月初八)等等,還有不少的佛教的節日。

逢到節日,鄉下農村一般都會有一些地方組織搭台,向一些有錢人家攤派出錢請來戲班子演戲。

這種戲台,通常都是搭在露天較開闊的道場上,戲台上的照明用的一種叫“汽燈”,點燃之前先打氣,然後燃燒煤油。戲台搭的比較高,高出人體,所以大家都是站著看,演戲隨便讓大家看,故這種戲當地俗稱“草台戲”。鄉下的業餘生活並不單調,差不多隔三岔五的有地方演戲。哪裡演戲,最開心的還是年輕人,叫“鑼鼓響,腳底氧”,戲場裡,是他們談情說愛的好地方,是互相嬉鬨的好去處。一聽哪裡有演戲的,男女青年成群結隊的去戲場。

一天下午,劉家興笑著對吳大訓說:哎,老弟,今天晚上冇事,你感不感興趣,我們一塊到潯東村去看戲?這與上海的大戲院完全不同,領略一下當地的風土人情。

吳大訓笑著說:好呀,那聽您的。接著又吞吞吐吐地說:那能不能請,請紅英姑娘一起去?

劉家興笑著說:哎,看來你真的喜歡她了。鄉下的戲場裡,原本就是年輕人談情說愛的地方。這也是個辦法。戲場裡人挨著人,人擠著人,你不要看著大家都仰著頭在看戲,可手在下麵都不老實。假如她同意一起去看戲說明有點苗頭,你輕輕地去拉她手,她不反感,說明有戲了,如果她身上隨你遊離,說明已經成功了。哈哈。

吳大訓笑著說:笑著說,看來劉兄很有經驗啊。

劉家興笑著說:體會不深,體會不深,隻是道聽途說而已,哈哈。

劉家興笑著說:那這樣,我來給她打個電話,看看他的反應如何。

吳大訓笑著說:那得要好好的謝謝您了,如果成功,一定請您吃十八隻蹄髈。哈哈。

劉家興拿著電話:喂,是紅英嗎,我是家興哥,哎,你晚上有冇有時間一起去看戲?

紅英笑著說:家興哥,怎麼您也感興趣去看戲?

劉家興笑著說:有人想請你陪他去看戲。

紅英聽得出劉家興說的有人指的是誰了。於是,吞吞吐吐地說:那,那好吧。

劉家興說;那天吃了晚飯六點半在獅子橋堍碰頭。

獅子橋堍劉家興、吳大訓早就等在那裡。

紅英還特地打扮了一下隻見她一頭長而飄逸的捲髮披在肩上,那雙眼皮的眼睛閃著令男人們為之瘋狂的秋波,臉上鋪著一層淡淡的妝容,化得剛好的眼影,那水水的紅唇性感而妖媚;低胸的衣服將她那一對酥胸暴露在外,讓經過的男人不由的放長了他們的眼球看著。那米白色的衣服將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膚顯得更加的白嫩,而修長,將她那小蠻腰修飾的很是完美。

紅英到了那裡,低著頭說:對不起,我來遲了。

劉家興笑著說:沒關係。這樣,我還有事,我就不去了。紅英,你們在戲場裡不能走散,走散了他人生地不熟,找不回來的。他找不回來我要找你算賬的。

劉家興突然說不去,弄得吳大訓和紅英都感到很尬尷。

吳大訓問道:那您就不去了?

劉家興笑著說:我真的還有事。再說,我去當你們的電燈泡,有什麼意思。哈哈。

紅英紅著臉,低著頭說:那我們走吧。

戲台搭在鄉下一家門前的道場上。台上,兩盞汽燈發出奪目的光彩,台下人頭攢動。在場地的外圈,有的站在凳子上,有的乾脆從家裡搬來梯子,趴在梯子上,這種場麵吳大訓真的還是第一次看到。“嗒嗒暢,”鑼鼓開場,人們開始往台前湧動。

吳大訓隨著紅英向人群中人擠人的往前擠。

畢竟紅英人比較矮,有時還踮起腳,一不小心,差點兒被人擠到,吳大訓一把抓住了紅英,紅英纔沒有被擠到,頓時,感覺心裡“砰砰”直跳,從此,紅英也緊緊的抓住吳大訓的手不放。

戲進入了高峰,《法場祭夫》王千金的一段唱,戲場上也漸漸開始穩定下來。吳大訓開始拉著紅英的一根手指,慢慢的緊緊的握著她的手,又開始慢慢的放開。手慢慢地在臀部上輕輕的撫摸,又慢慢的遊離到前麵。雖然風景不見,卻如同身臨其境,浮想聯翩。

紅英冇有反抗,感到渾身灼熱,一股熱流流遍全身,兩腿緊緊的並在一起,肌膚不停地抽搐著,完全冇有抵抗能力。

紅英無奈地紅著臉朝吳大訓搖搖頭,意思是,不能再繼續下去了,真的要受不了了。

吳大訓心領神會,緊緊的握住了紅英的手。

戲結束了,人們紛紛離場回家。

月光下,鄉間小道上,道路兩旁鬱鬱蔥蔥的桑樹成了天然的屏障。紅英紅著臉,回憶剛纔在戲場裡的那種感覺。不好意思地說:大哥,您,您是觸碰我身體的第一個男人。

吳大訓一轉身抱住了紅英。然後說:怎樣,那你就嫁給我吧。我要帶你去黃浦江邊看巨輪,帶你去泰山頂上看日出,帶你去周遊世界。

過了片刻,紅英微微的點了點頭。

吳大訓欣喜若狂,把紅英抱得緊緊的。紅英紅著臉說:這路上來來往往的人多,被人看見了不好。

第二天上午,劉家興見吳大訓笑嘻嘻的。笑著問道:兄弟,昨天晚上效果如何?哈哈。

吳大訓得意地說:謝謝劉兄的指教,按照您的步驟,看來有戲,她已經答應嫁給我。哈哈。

劉家興笑著說:那好呀,進展得如此順利。看來我這十八隻蹄髈吃定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