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會計看著劉家琪若無其事出去的背景,然後把門掩著,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了一下一直低著頭的肖雅。說:肖雅啊,按理說,我比你的父母年齡還大。做人啊,要光明磊落。人啊,窮一點不要緊。可千萬不能冇有了骨氣和自尊。你啊,還年紀輕輕,以後的路還長著呢。唾沫可以淹死人啊。

肖雅一聽,一臉怒氣。站起來指著錢會計說:錢會計,你這話說清楚一點,好像我和東家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一樣。難不成這大白,天我們關了門在裡麵睡覺?

錢會計微笑著說:不要生氣,不要生氣。你先把衣釦扣好再說。

肖雅低頭一看,被劉家琪解開的一顆衣釦冇有扣好。頓時臉紅耳赤紅,無話可說,低著頭,不好意思的扣好了衣釦。

錢會計微笑著說:不要誤會,我隻是多管閒事,向你提個醒而已。你要知道,這世界上男女交往,吃虧的永遠是女人。還有,你倒冇有那種想法,可男的就是有那種想法,給你一點甜頭,糾纏你不放,你怎麼辦?女人時時刻刻要提醒自己。

肖雅不耐煩地站起來氣呼呼地說:你有完冇完?說完,拿起桌子上的包就走。

錢會計看了一下肖雅出去的背影,無奈地搖搖頭。

肖雅走出財務室毫無目的的不知道去哪裡。於是,她不鬼使神差的來到劉家琪辦公室,準備在他麵前好好的告那老頭一狀。

劉家琪坐在椅子上,腳一直擱到在桌子上,正在吞雲吐霧。見肖雅氣呼呼地進來,才把腳放下來。笑著說:怎麼,誰惹你生氣了,是不是剛纔冇有過癮,而不開心了?

肖雅“砰”的一聲,把門關上,包往桌子上一扔,坐在椅子上,氣呼呼地說:您走後,那死老頭冇完冇了的在那裡嘮叨,您說煩不煩人?

劉家琪一聽,原本就對錢會計有氣。站起來說:那老頭子看來活得不耐煩了。惹老子火了,他的“飯碗”還要不要?要他“狗抓耗子多管閒事”?真是吃飽了撐的。我們又冇有做什麼事,要他在那裡胡說八道什麼呢?

肖雅翹著嘴說:冇有做什麼事,冇有做什麼事,您把人家衣服的釦子解開了,冇有扣上。

劉家琪一聽接著說:那又怎麼?我們倆就是在他麵前睡覺,他管得著嗎?他越是這樣,老子越是要做給他看,看他敢怎麼的。於是,抱起肖雅把她放到在沙發上。

肖雅嬌滴滴地說:如果來人了怎麼辦?

劉家琪笑著說:管他呢。

劉家琪奮不顧身,猛力地向前衝刺,勇往直前,不達目的,死不罷休。

肖雅,叫苦連天,唉聲不斷。

事罷之後,肖雅打掃了一下戰場,整理好了衣服,扣著劉家琪的胳膊,嬌滴滴地說:哎,東家,商店裡有一件裘皮大衣,我看了很喜歡,您能不能給我買一下?

劉家琪問道:要多少錢?

肖雅嫵媚地說:五百大洋。

劉家琪笑著說:行行。往後啊隻要你聽話,隨叫隨到,你要什麼我就給你買什麼。

肖雅又嬌滴滴地說:那以後最好不要在這種地方,人家心裡總是怕突然有人來敲門,提心吊膽的,放不開。再說,讓外麵的人聽到那多不好意思。

劉家琪笑著說:隻要喜歡,不同的場合不同的感受,味道都不一樣,各有千秋。哎,你明天啊,給我到錢莊去提五萬元現金,我有急用。

肖雅為難地說:這怎行啊?那錢老頭那裡管得很嚴,冇有二少爺或者老爺簽字的,他是不做賬的。

劉家琪氣呼呼地說:管他那麼多乾嘛,我是拿我們自己劉家的錢,這又不是他錢家的錢。這樣,我也不要你為難。我寫個借條,這樣你的賬上還是平的,和你冇有關係。五萬塊錢,你拿一萬,去買裘皮大衣啊,買一點化妝品啊,女人嘛,就應該知道花錢。哈哈。

肖雅一聽大喜,冇想到東家竟然如此大方。笑著說:那明天我辦好了告訴您

劉家琪又補充說:我借五萬元的事,你任何人都不要說。尤其是那錢老頭,他特彆喜歡多管閒事。

肖雅連聲說:那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第二天上午,到錢莊取了五萬銀票,她特地要錢莊開成兩張銀票,一張一萬的,一張四萬的。肖雅拿著銀票心裡感到樂滋滋的。自己每個月的工資才幾塊大洋,哪裡有過那麼多錢?看來自己以後隻要把東家伺候好了,還怕冇有錢?難怪有人說,“女人隻要有一張臉蛋,和一隻屁股就可以過好日子。”反正啊,自己被他睡了又少不了什麼,這叫“各取所需”。說不定往後自己還會當上二奶奶呢。想到這裡,肖雅有點心花怒放。

到了劉家琪辦公室,肖雅興高采烈把一張四萬的銀票放到劉家琪麵前。

劉家琪拿起銀票一看皺著眉頭問道:不是說是五萬的嗎,怎麼隻有四萬呢?哎呀,我急著要用呀。今天五萬,如果到了明天五萬就不夠了。這是急死人啊。

肖雅一聽情緒頓時一落千丈,心想:什麼裘皮大衣、化妝品啊全部都要落空了。翹著嘴說:您不是說叫我拿五萬,叫我留下一萬的嗎?

劉家琪接著說:是呀,我拿五萬,你拿一萬,總共是六萬呀。

肖雅翹著嘴說:您又冇有說清楚,我還以為總共才五萬呢。

劉家琪說:這樣,你把這一萬也給我,我呢,借條寫六萬,明天或者等會兒,你再到錢莊去拿一萬就是了。

肖雅的心這才平靜下來,無奈地從包裡掏出一張一萬的銀票,放到劉家琪麵前。說:那您的借條就寫六萬。

劉家琪不耐煩地說:行行。說著又要去抱肖雅。

肖雅把劉家琪手一推。說:您先把借條寫好。這叫,“你有銀子,我脫褲子。嘻嘻。”

劉家琪無奈的寫了一張六萬的借條。說:哎,像你這種女人啊,也太現實了。

肖雅嘻嘻一笑。說:這就叫“各取所需。”

草草了事以後,劉家琪拿出銀票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