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家後院的平房裡,紫英依偎在蔣雲鬆的懷裡,他們看著栩栩如生的玉佩,在蠟燭火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這玉佩象征著這對年輕人,近二十年來的風風雨雨,時代的變遷,人事變故。好在天意,正是這塊玉佩仍然使兩個年輕人在一起。

蔣雲鬆看著懷裡紫英充滿甜蜜的笑臉,說:明天是咱娘斷七,我們一起去一下墓地,也是對她老人家一種告慰。

紫英坐起來說:好呀,那我去準備一些錫箔,到時給她燒一點。

蔣雲鬆又說:你呢,也不要有事無事就往這裡跑,不要誤了做事,讓人看見也不好。

紫英撅著嘴道:你放心,誤不了做事。反正我們現在也是名正言順,人家看見怎樣,我就是住在這裡又怎的?

蔣雲鬆說:你畢竟還是黃花閨女,經常和一個男的在一起,傳出去對你名聲不好。

紫英撅著嘴道:那怎辦?

蔣雲鬆說:等我賺了錢,用大紅花轎把你娶來。

紫英翹著嘴又說:那要等到何年何月,等你賺了錢,我已徐娘半老了。

蔣雲鬆哈哈大笑,道:看把你急得。實在不行,那就先把你搶來成親。

紫英好奇地問:那怎搶?

蔣雲鬆笑著說:按大清律,從小就有婚約,因人事變故,男方娶不起的人家有的是。由此,男方可以選定日子,可以喚幾個人到女方家裡,把新娘子一抬就走,這是符合大清律,無人可以乾預。把新娘子抬回家,拜堂成親,就可入洞房。

紫英笑著說:那你也什麼時候就把我搶了。其實啊,我遲早是您的人,您不搶,我自己也願意過來。嘻嘻。

兩人哈哈大笑。

第二天,陽光明媚。

珍嬸墓前,地上放著幾樣水果、糕點。蔣雲鬆跪在那裡,手舉著點燃的三柱清香。說:娘,今天是您已經走了七七四十九天了。我又來看您來了。今天,我不是一個人來,我還帶來了您未來的媳婦紫英,也許是您在天之靈,才使我與她在這兒相見。我以後會好好對她,我們會好好生活下去。

這時,紫英也點燃了三柱清香,跪下說:娘,我是您未過門的媳婦紫英,您放心,今後,我一定好好照顧雲鬆,為他生兒育女,為蔣家傳宗接代。

蔣雲鬆和紫英雙手合一跪在那裡,他們冇有注意到,背後又有人慢慢向墓碑靠攏,在墓前香爐裡插上三柱清香。他們猛抬頭一看,原來是劉家興。

紫英感到很不好意思,躲避不及,雙手捂著臉。

蔣雲鬆見是劉家興,跪在那裡,雙手作揖。道:謝恩人還惦記著我娘,我蔣雲鬆銘記在心。

劉家興看了雙手捂著臉,還跪在那裡的紫英,認真地道:哎,有什麼好難為情的,今天倒是一個好日子,你們現在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為缺夫妻對拜,你們一轉身不就是了?

雲鬆和紫英不約而同轉身看了一下對方,微微的一笑。

蔣雲鬆說:我們謝過恩人。他們又雙雙向劉鏞磕了三個頭。

劉家興道:起來起來,天地可以作證,從今天開始,你們已經是夫妻。你們要好好生活,纔是告慰亡靈。

紫英紅著臉說:我還要伺候夫人呢。

劉家興笑著說:這你不必擔心,我自有安排。

蔣雲鬆說:等我賺了錢,風風光光把紫英娶回家。再說,我娘也剛剛斷七,喪期未滿,這樣做不太好吧。

劉家興笑著說:風風光光也好,簡簡單單也罷,不都同樣是生兒育女。再說你娘已經斷七,應該已經脫孝,你早點成家,也是告慰你九泉之下的父母。紫英冇那麼講究,你還那麼講究乾嘛?又轉向紫英,道:紫英你說是嗎?

紫英一直低著頭,微笑著不語。

劉家興說:不早了還是趕緊回家。

他們三人回到劉家大院,蔣雲鬆和紫英都傻了眼。劉家上下都在忙乎著,有的在殺雞、殺魚。廚房間還特地請了大菜師傅。

紫英不好意思地問正在理菜的英嫂問道:英嫂,今天家裡有什麼喜事啊,如此隆重。

英嫂笑著道:你啊還來問我,今天不是你要做新娘子了嗎。老爺前天就已經關照,今天要大家都來幫忙。

這時,紫英和雲鬆驚得口瞪目呆,傻呼呼的站在那裡,不好意思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這時,姚小瑩出來埋怨道:哎呀,什麼時候了,你們到這時纔回來,還不趕快去換衣服。

廳堂上,放著兩個箱子,姚小瑩指著兩箱子道:這裡麵是你們衣服,一個是紫英的,一個是雲鬆的。紫英麼,快去,杜鵑已經等在那裡,讓她給你化妝一下,新娘子們總得有個像新娘子的樣子。

這時的紫英和雲鬆,被這一切的安排不知所措,雙雙朝姚小瑩跪下。感動得淚流滿麵。

姚小瑩道:哎呀,你們倆這是乾嘛呀,快起來快起來,時間來不及了。

姚小瑩起早摸黑,還特地為紫英趕做了一件嫁衣。

婚宴雖然隻有劉家的上上下下的三桌人,菜倒也豐盛。

蔣雲鬆和紫英坐在主桌的中央椅子上,連劉夫人秋妍妍也笑呼呼地在杜鵑的攙扶下出來道福。雲鬆和紫英雙雙向老夫人跪拜。老夫人還給紫英一個厚厚的紅包。

蔣雲鬆和紫英又來到劉家興、姚小瑩麵前,向劉家興、姚小瑩夫婦跪拜。蔣雲鬆道:兩位恩人在上,受我們夫妻一拜。劉家興、姚小瑩都笑著,異口同聲,道:哎,免了免了。

其他人也道:這倒是要的。

蔣雲鬆又動情地道:冇有恩人,就冇有我倆的今天。您們是我倆的再生父母。

劉家興和姚小瑩笑著,扶起虎根和紫薇。

劉家興說:願你們夫妻恩愛,生活幸福。這裡就是你們的家,日後需要什麼,和夫人說就是了。

姚小瑩又掏出一個厚厚的紅包給紫英。

他們又分彆向其他在場的人謝過。整個場麵倒也熱鬨、喜悅。

宴罷,劉家興大聲道:送新郎、新娘入洞房。

這時,幾個丫鬟,攙扶著紫英,往後院而去。

路上,蔣雲鬆還在想,早晨急匆匆的,房間都冇來得及打掃,這樣進去如何是好?

一到門口,就看見門上貼著一個大大的喜字,進了門一看,蔣雲鬆傻了眼。新的傢俱,新床上兩條織錦緞被子,一對“鴛鴦戲水”的枕頭。茶幾上放著各種水果、糖果。

這時,幾個丫環,爭著去翻被子。哇,裡麵全是糖果、花生之類的。大家爭著去搶,其中一個丫鬟,剝開一顆花生,把花生米塞在紫英嘴裡,紫英嚼了幾口,說:哎,這是生的。引得大家哈哈大笑。紫英還不知道這其意。還一本正經的繼續說:真的呀,這是生的。又是一陣哈哈大笑。

還是杜鵑知情,她對紫英道:紫英妹子,知道你以後會生的。

這時,紫英才恍然大悟,臉一下紅了起來。

看到這裡,蔣雲鬆心裡明白,這一切,都是劉家興、姚小瑩夫婦精心安排的。他淚流滿麵,大喊一聲喊道:恩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