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順生走了。

劉家已分立門戶了,劉家琪成了南潯“劉順恒絲廠”和上海洋行的老闆,自己總算揚眉吐氣了。可以自己說了算了。

肖雅也感到無比的興奮,想當初自己被劉家琪在辦公室裡玩了幾次,現在好了,盛靜宜走了,有什麼原配還是繼配的,還不是那麼回事。自己現在真正成了劉家大房的太太。儘管劉家一分為三,曆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看來這一輩子還不夠自己享受的?於是,她對劉家琪說:哎,老公,我們現在的企業都在上海,我們還在這鄉下乾嗎,上海人不做鄉下人,你也真是,我們明天就去上海,看看哪裡合適的房子買一套,今後還得生兒育女吧。畢竟上海市大城市,今後對子女的教育有好處。

劉家琪無奈地說:現在買房子恐怕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錢。上次分家時的現金我已經還掉了二十萬的債,我們倆平時花的錢哪裡來,我都是借來的。再說子女,你的肚子至今還是扁扁的,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

肖雅一聽頓時火冒三丈。說:你這錢都花到哪裡去了,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我現在肚子不大,那遲早要大的。

劉家琪怒道:你怎麼不知道,這錢又不是我一人花掉的,僅僅你手上幾枚戒子要多少錢。這又不是你在孃家帶來的。難道你都忘了。

肖雅也不示弱。哭著說:我孃家是冇有帶來。我當時也是犯賤,一個黃花閨女,就被你想要怎麼玩就怎麼玩。你家明媒正娶了嗎?你家花了多少彩禮?這幾枚戒子,還不夠一般人家的彩禮呢。我想去上海還不是為了你們劉家後代著想。

劉家琪無奈地說:好了好了,聽你的聽你的。

吃飯時,劉家興對邱妍妍、要小瑩說:姆媽、小瑩我想有件事和你們商量。

邱妍妍笑著說:你還有什麼事要和我們商量的?

姚小瑩說:一家一主,現在阿爹不在了,理所當然的您說了算。

劉家興笑著說:哎,三個臭皮匠,好比諸葛亮。現在南潯的絲廠歸了阿哥,絲廠行業,還有一些人脈關係,尤其是國外關係,我感覺放棄這一塊也很可惜,分家時還有一點現金,基本上冇有動,我想另外再開辦一家絲廠,不知您們的意見如何?

邱妍妍說:我看你已經有那麼多行業,怎麼忙得過來啊。把現在的幾家搞好已經不錯了。

姚小瑩笑著說:我看可以。這個資源浪費實在可惜。反正“蛋白粉”廠有吳大訓在,你也用不到花多少心思。

邱妍妍說:那資金不夠怎麼辦?

姚小瑩說:那不要緊,我們結婚時我孃家嫁來的二十萬壓箱錢冇有動過全在。要用可以拿出來。

劉家興笑著說:資金問題我自有辦法,你的壓箱錢,還是放著,到萬不得已時再說。

姚小瑩笑著說:反正都在一個鍋裡吃飯,什麼你的我的,都是這個家的。這裡的錢空著,另外再去借錢,何必呢。

劉家興接著說:現在我們都是人工在繅絲,勞動強度大,速度也慢,這次要不就不搞,如要搞乾脆就搞成用機器來繅絲,這樣可以大大降低勞動強度不說,還可以提高效率,節約勞動成本。

邱妍妍奇怪的問道:機器還會繅絲?

劉家興笑著說:這種機器繅的絲,不僅是速度快,而且質量好,不像現在一人管一台繅絲車,如果用機器來繅絲,一個人可以管幾台機器。我們國家還冇有這種機器,要從法國進口纔是。前期投入會高一些。我初步估計了一下,現在我們有八十萬,我估計還要八十萬。

邱妍妍焦急地說,要那麼多資金從那裡來呀?

姚小瑩笑著說:那問題不大,我哪裡有壓箱錢二十萬,叫兩個阿爹姆媽解決一點,尤其是上海的阿爹姆媽,他們有錢,叫他們拿出幾十萬出來應該冇有問題。這裡的阿爹姆媽叫他們拿出十來萬我想也應該冇有問題。這事我來處理。

姚小瑩來到姚記百貨商店。

姚記百貨商店裡,姚祥根正坐在小板凳上吸水煙。徐虎根正在搬東西。見姚小瑩進來,姚祥根站了起來,笑哈哈地說:怎麼,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

徐虎根也笑著說:小瑩姐,您有幾天冇有來了。哈哈。

姚小瑩笑著說:老爺去世不久,家裡一大堆事情要處理,今天不說過來了嗎。嘻嘻。阿爹,姆媽呢?

姚祥根笑著說:她啊,在裡麵呢。

姚小瑩,人不到聲音先到。姆媽,姆媽地叫進去。

邱慧英正在廚房間理萊,聽到姚小瑩的叫聲,連忙起身笑哈哈地說:你啊,還知道有個姆媽,你自己說說看,你有幾天冇有來了?

姚小瑩笑著說:一個家老老小小,家興有那麼忙,家裡的事他根本就顧不上,加上他阿爹剛走,難免有很多事。不是嗎,我還是來了嘛,嘻嘻。

邱慧英笑著說:你實在忙不過來,把兩個小孩放到我這裡來,我來帶他們幾天。

姚小瑩笑著說:小孩反正有保姆帶著,我也基本上不管。我今天來啊,想有件事情和您們商量。

這時的姚祥根也捧著水菸袋笑哈哈的進來。笑著說:你會有什麼事要和我們商量的?

小小瑩笑著說:您們也知道,分家時,鄉下的絲廠歸了他哥。家興認為,絲綢行業應該是不錯,何況他在國際市場有一批各戶資源,浪費了十分可惜。由此,他想自己重新建一家絲廠。而且,這次,他打算從法國進口繅絲機器,這樣一來,激勵的現金,恐怕有點緊張,所以過來和你們商量,你們看看能不能湊出十萬?也知道你們要進貨,資金也緊張,反正現在還早,提前給您們打個招呼而已。

邱慧英笑著說:我看他呀,那麼多企業,怎麼忙得過來哦。

姚祥根笑著說:是不是十萬就夠了?那隨時隨地來拿就是了。

姚小瑩笑著說:那得要謝謝您們了。

姚祥根笑著說:謝什麼,這裡的錢還不是你的?我和你嗎如果都走了,我們總不能帶走,還不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