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雅這一哭一鬨原以為會把劉家琪所嚇倒,誰知劉家琪是大少爺脾氣,根本不當一回事,你脾氣大,他脾氣更大。他也手指著肖雅怒道:要使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所做的不要臉的事,你敢說冇有做過!你說冇有做過,老子拿出證據來給你看,到時我把你扔到黃浦江裡去餵魚,你不要怪我不講情麵!不信你試試看!

劉家琪又說:還虧你哭,這裡又冇有死人,好像是冤枉了你,受了委屈似的。

劉家琪這一吼,倒真的把肖雅嚇住了。

肖雅心想:難不成他真的掌握了證據?哦,想起來了,那天自己和亨利在房間裡做那事,夥計榮林就在外麵,他肯定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是自己出來假裝叫他幫自己去買胃藥,好不容易纔支開了他,亨利纔出了門,否則,亨利還出不來。於是哭著說:我這一輩子也算瞎了眼,跟著你這種冇有用的男人。自己老婆被人家欺負了不幫老婆出氣,反而責怪起老婆來了。哎呀,我這命這麼那命苦呀!哭的好像很傷心似的。

肖雅這話等於自己已經承認了。劉家琪真是氣急敗壞,他竟敢給自己戴綠帽子。怒道:你這不要臉的東西,虧你還說得出口。這大半天的,你又和誰去約會了,你給我老老實實講來,否則,老子今天非要你的小命。

肖雅一聽,心裡明白,肯定是那個多嘴饒舌的榮林告的密。反正是破罐子破摔了,站起來手指著劉家琪怒道:你有本事你去問他呀,不滿足他你能把五十包絲經拿回來嗎?價值要一百多萬啊,怎麼啦,被他睡一下,你又冇有少了什麼東西?如果他再給我一百多萬,叫我和他睡,我也願意。哼,隻允許你們男人天天在外麵拈花惹草,就不允許女人有一點點小的偏差,你和絲廠裡那個叫小琴的姑娘暗地裡來往,你以為我不知道?那是我給你的麵子。那個陸大哥幫我們那麼大的忙,不好好的謝謝他行嗎?何況,今後咱們在上海呆下去,還不是還要靠人家幫忙?臉皮能值幾個錢?我還不是為這個家著想?一副理由充足的樣子。

劉家琪一聽,簡直啞口無言,人也簡直差點兒癱倒在沙發上。

肖雅繼續說:肯定是那榮林在你麵前多嘴多舌,老孃非要撕亂他的臭嘴不可。看看他以後還敢多嘴多舌的。說著,就往裡麵走。

劉家琪說:不要找了,他不乾了,已經回家了。

肖雅氣呼呼地說:他不乾了也好,也省了我們家三餐飯。他不走,老孃也要辭了他。

劉家琪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劉家琪把五十包絲經賣了,帶著款項和肖雅一起回到了南潯。

回到南潯,他們一到絲廠,傻了眼。因為,冇有生絲貨源,加工生經,基本上已經停工。

主管見劉家琪進來,連忙迎上前去。說:東家,您總算回來啦,您再不回來,廠裡真的要出大事了。外麵已經議論紛紛,說劉家琪絲廠要倒閉了。廠庫裡您賒來的一百五十包絲經,客戶怕拿不到錢,也把絲經全拿回去了。

劉家琪無奈地坐在椅子上。而肖雅,卻不以為然。冷笑著說:拿回去就拿回去唄,‘死了張屠夫,不吃帶毛豬。’往後啊,這種廠就不要和他們打交道。

劉家琪斜看了肖雅一眼。說:你也在瞎咋呼,你知道個屁啊。人家把東西都拿回去了,你知道在南潯的影響有多大,我們的信譽還有嗎?

肖雅被劉家琪這樣以來嚇得不敢出聲。

劉家琪對主管說:他們拿回去,是他們的事。這樣,你看看還少那些人家的錢,你明天主動上門去通知他們來結賬。這樣一來,這個影響馬上被挽回了。事情做比說更重要。讓事實來改變大家的影響。

主管說:這很重要,人家拿到了錢,自然的把人家的嘴給堵住了。而且,他們還可以給你正麵的宣傳。

主管說,賬麵上還少人家四十幾萬。

劉家琪說:那這樣,先還給人家一半,其他還是要進點貨,廠呢還是要辦下去的。

主管說:這也行。

他們又來到繅絲車間,可憐巴巴的,整個車間隻剩下小琴和其他兩個人的三部絲車在運轉。

劉家琪笑嘻嘻的來到小琴的絲車旁。笑著關心地說絲叉手拿高一點,小心燙著手。

小琴朝劉家琪嫵媚的一笑。小琴,今年18歲,人長的十分標緻,隻見她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一頭長而飄逸的捲髮披在肩上,那雙眼皮的眼睛閃著令男人們為之瘋狂的秋波;瓜子臉上鋪著一層淡淡的妝容,化得剛好的眼影,那水水的紅唇性感而妖媚;絲廠裡由於是很穩定,一般溫度都控製在二十多度,加上繅絲的水溫在八十多左右,所有,繅絲的姑娘們整天衣服穿得很單薄。小琴低胸的衣服將她那一對酥胸暴露在外,讓經過的男人不由的放長了他們的眼球看著。那米白色的衣服將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膚顯得更加的白嫩,而修長,將她那小蠻腰修飾的很是完美。

豈料劉家琪對小琴得話被肖雅聽見。

肖雅指桑罵槐地說:哎呀,不要臉的東西,整天在勾引人家男人,要做‘雞’不要在這種地方,還是到上海四馬路的弄堂口去。可小心感染了性病那就麻煩了。

小琴一聽知道肖雅是在罵自己。她把絲叉一扔,指著肖雅就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你把話說清楚,你自己屁股摸摸看,看看自己的屁股是不是乾淨再說。也許自己在弄堂口站習慣了。外麵很多人在上班,大白天的,就在辦公室裡和老闆睡覺,那個人不知道呀,隻才叫不要臉呢。

肖雅不示弱,過來朝小琴臉上‘啪’地一句巴掌。指著小琴說:今天你家姑奶奶來教訓你,看你以後還敢勾引人家老公。和老公睡覺,老孃高興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你管的著嗎?就是做給你看的。氣死你不犯法。

小琴被肖雅打了一巴掌,也不甘示弱,說時遲那時快,一把揪住肖雅的頭髮,倆人扭成一團。

劉家琪被兩個女人突如其來的所為,先是一驚,後來罵道:你們兩個給老子統統的滾出去,不要在這裡丟人現眼的。

還有兩個女工也過來把小琴拉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