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泛指婚齡男女以夫妻名義在經濟生活、精神物質等方麵的自願長期結合。根據雙方身體條件、工作能力、結婚觀念、曆史文化而產生的夫妻關係,以夫妻名義共同生產生活並組成家庭的一種社會現象。夫妻倆過日子要像一雙筷子:一是誰也離不開誰;二是什麼酸甜苦辣都能在一起嘗。

門當戶對不是婚姻的基礎。物質條件不是婚姻的保證。朝夕相處不是婚姻的黏結劑。

有人說:婚姻是墳墓。有人說:婚姻是牢籠。

盛靜宜出生於名門望族,是一戶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自己萬萬冇有想到,從小父母做主,把自己遠道嫁到南潯。在家時,父母一直關照自己,女孩子,在家從父出嫁從夫,要孝敬公婆。否則,被人家戳脊梁骨,說冇有家教,連孃家的人都會遭人謾罵。

誰知自己嫁的男人竟是這樣個渣男。花轎裡已經聽到人們對他的議論,新婚三天他勉強在家,偶爾回一次回來還把性病帶回了家,從此就不見人影,更讓人難以承受的是,他竟懷疑自己有所不軌才致使懷孕。這不僅僅是對自己的一種傷害,更是對自己人格的一種侮辱。

這僅僅是開始,何時是個頭。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答,這種奇恥大辱哪裡承受得了,往後的日子怎麼過?自己離父母又那麼遠,連訴苦的地方都冇有。無奈之下,盛靜宜隻得給父親寫了一封信,訴說自己的遭遇。

無錫有一戶大戶人家,院外粉牆環護,獅子牆門,門額上“盛府”兩字,白底黑字,讓人望而生畏,當地老百姓也是可望不可即。

院內,綠柳周垂,三間垂花門樓,四麵抄手遊廊。院中甬路相銜,山石點綴,整個院落富麗堂皇,雍容華貴,花園錦簇,剔透玲瓏,後院滿架薔薇、寶相,一帶水池,鴛鴦戲水,睡蓮浮麵……

盛老爺早年在朝廷為官,正二品銜,現在是有名的紅頂商人。自從接到女兒來信,盛老爺整天憂心忡忡。

盛夫人見老爺坐在那裡吸水煙,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知道是為女兒的來信之事犯愁。其實,盛夫人自己也是寢食難安。女兒,畢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現在她受到委屈,自己哪有不心疼之理?

女兒未出閣在家之時,老爺把她視為掌上明珠,無所不從,哪裡受過這種委屈?但還是寬慰他說:哎呀,老爺,兒孫是有兒孫福。女兒已經出嫁,小夫妻吵吵鬨鬨也是有所難免,有道是,“床前吵架床頭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您還管那麼多乾嘛?其實,自己心裡也十分難受。

盛老爺聽了夫人的話,一股無名火突然升起,他放下水菸袋,指著夫人說;我自己養的女兒,孰是孰非,難道我自己心裡不清楚嗎?我倒要到南潯去問問那小子,讓他給我女兒一個道理。是女兒的不是,我就把她領回來,她不要在那裡把我家祖宗的臉麵都給丟光了。

盛夫人見老爺氣成這樣子,上前說:哎呀老爺,您先彆急,餓死鬼吃不了熱豆腐。假如,女兒真的有所不是,您到了那邊,反而,弄得很尷尬。要不是,這樣子,您先給女婿家琪寫封信,問問情況再作道理。

盛老爺感覺夫人的話有一定的道理。

劉家琪接到嶽父盛雲生從無錫寄來的一封信,密密麻麻的寫了兩大張,隻見上麵什麼花轎裡聽到的議論;什麼結婚三天以後就不回家;什麼把性病帶了回來;說什麼懷孕懷疑人家的種等等,毫無疑問,定是盛靜宜到孃家搬救兵了。特彆是最後的話很嚴厲:如果,一切是真,那麼你劉家琪、你們劉家得還我女兒、盛家一個道理。否則,事情就冇有那麼簡單。

劉家琪知道盛雲生的厲害,曾經是朝廷二品,現在又是著名的“紅頂商人”,一旦他犯起真來,也不太好收場。自己失去了自由自在不說,家裡斷了自己的財路可是大事。坐在那裡抓著頭皮,愁眉不展。

這是,紅鼻子阿三正好進來,見劉家琪愁眉不展的樣子,上去就問:看劉總這樣子,有什麼心事似的?

劉家琪冇好氣地說:她無錫孃家來信了,在質問我老子。於是把信上的內容與紅鼻子阿三一五一十講的清清楚楚。

紅鼻子阿三也說:這事倒有點麻煩。雖然你們劉家在南潯也是大戶,可她孃家有財有勢,吐一下唾沫就可以把你劉家給淹了。

劉家琪歎著氣說:是啊,我也因為這事犯愁啊。

紅鼻子阿三微笑著說:依我看劉總您總不能坐以待斃,應該主動出擊。一不做二不休。不要到時候都是您的不是。於是,在劉家琪耳邊嘀咕了幾句。

劉家琪看著紅鼻子阿三說:這怎行?萬一落到其他人手裡怎辦?

紅鼻子阿三微笑著又說:隻要不是你太太親自撿到,隻要是你家裡人,不管是誰撿到,事情就好辦了,您就冇有事了。

劉家琪又問:那怎樣帶進去呢,總不能我親自跑一趟?

紅鼻子阿三微又說:您自己跑一趟不是不可以,恐怕時間不對。哎,我倒有個辦法,他家的長工來福我認識,要不由他帶進去,說您帶給太太的。

劉家琪微微點點頭。說:嗯,這也是個辦法。

劉家的長工來福扛著工具從地裡回來,與正麵過來的紅鼻子阿三正好相遇。

紅鼻子阿三看見來福就笑著說:來福哥,忙什麼呢?

來福笑嘻嘻地說:地裡除除草,吃人家飯,冇辦法。

紅鼻子阿三給來福遞了一根菸,又從口袋裡拿出火柴,給來福點著了煙,又把自己的煙點著。

來福反問:你們現在在忙什麼?

紅鼻子阿三笑著說:呶,我現在是“劉家琪絲行”的副總,現在正忙著今年春絲的收購。哦,想起來了,我這裡有一封信,是劉家大少爺帶給他太太的,麻煩你轉交一下。

來福嘿嘿一笑。說:城裡人與我們鄉下人就是不一樣,夫妻之間天天見麵,還寫什麼信呢?

紅鼻子阿三笑著說:這你就不知道了,城裡人講究的是浪漫。而且啊,這是大少爺給太太的一個驚喜。太太一早起來,撿到信,打開一看是自己老公寫的,不知道要有多高興。

接著又說:反正啊你要乾活起來早,早晨,你把信塞進門縫就可以了。

來福接過信,笑著說:還有那麼多花樣,城裡人真是吃飽了冇事乾。好的,放心,我照辦就是了。

劉夫人邱妍妍這幾天不知怎的,睡眠質量差,一早就起來要往佛堂裡去,路過媳婦房間,看見地上門縫裡有半隻信封露在外。於是,彎腰撿起來一看,隻見信封上寫著:宜親啟三個字。

劉夫人心想:這信準定是家琪寫的,不知道裡麵寫一些什麼東西,於是,她重新回到自己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