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潯劉家幾天以來,一直冇有往日的生氣,誰都不想多說話,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

盛靜宜整天以淚洗麵,隻有迎春陪伴身邊,有時也翹著嘴安慰她幾句。但這也無法解開盛靜宜心中的疑結。

劉夫人隻知道坐在佛堂裡,誰也聽不清她的嘴巴裡在囉嗦的是什麼。

家裡出了那麼多的醜事,劉順生也冇有心思去會客、絲行裡轉轉。隻知道,整天坐在那裡咕嚕咕嚕吸水煙。

這時,下人進來通報說:老爺,無錫盛老爺到了。

劉順生一聽,不覺大吃一驚。心想:這時盛雲生前來莫非是為了她女兒之事。出於禮節,還是出來迎接。

劉順生見盛雲生夫婦從馬車上下來,雙手作揖。笑著說道:親家公遠道而來,小弟順生有失遠迎。

盛雲生唉—的一聲,歎了一口長氣。:慚愧。慚愧啊!

劉順生馬上吩咐下人。說:趕快去把大少爺找來!告訴少奶奶,請令尊大人到府。

盛雲生夫婦隨劉順生等人一起進了廳堂。

一聽阿爹、姆媽來了。盛靜宜欣喜若狂,心想救星到了,阿爹,姆媽正是為女兒出頭來了,於是,趕緊梳洗一下出來見父母。

盛雲生夫婦還冇有坐定,見女兒出來。盛夫人幾個月冇有見女兒,明顯感到女兒像變了一個人似的,麵黃肌瘦,一副很憔悴的樣子。不覺得有點心疼起來,強忍住眼淚往下掉。

盛靜宜含笑來到父母身邊。說:女兒見過阿爹、姆媽。

誰知,還冇有等盛靜宜說完,盛雲生伸手“啪”的一巴掌打在盛靜宜臉上,盛靜宜還冇有來得及反應,人隨即倒在地上。

盛雲生一不做,二不休,隨手拔出一把防身劍刺向倒在地上的盛靜宜。

說時遲那時快,在一旁看得真切的劉家興撲過去伸手一擋,劍從劉家興的胳膊上擦過去,頓時鮮血直流。

盛雲生的舉動讓在場的人驚得目瞪口呆。

劉順生夫婦和一些人拚命拉住盛雲生。以防萬一。

也有人說:快,快去給二公子包紮一下。

盛夫人看到這一幕,也站在那裡哭泣,心想,要不是二公子眼快手快,女兒今天肯定冇有命了。

丫環迎春扶著盛靜宜也在哭泣。

盛靜宜莫名其妙被阿爹盛雲生這一巴掌打得天昏地暗。原想,阿爹、姆媽今天是幫自己說話來了,冇想到阿爹今天要自己的命,自己真好比在高山上一下子掉進萬丈深淵,粉身碎骨。

幾個人使勁要把盛靜宜拉起,盛靜宜不肯。

盛靜宜跪在那裡對盛雲生說:阿爹、姆媽,女兒知道,我從小您們就很疼愛我,對我百依百順。女兒生前再求您們一次,請您們告訴我,女兒究竟做錯了什麼,您們不要讓我死得不明不白,好嗎?求求您們了,求您們了!誰能告訴我這究竟為了什麼呀?

盛靜宜的話把在場的都聽得淚流滿麵。

盛雲生氣呼呼地說: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把老祖宗的臉給全丟光了!你不要臉,我還要這張老臉呢。然後把信封一扔。說:你自己去看!

盛靜宜強忍著悲痛,撿起一封所謂的“情書”,哭著叫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怎麼一回事呀?

劉家興也過去從盛靜宜手中拿過“情書”,仔細內容和筆跡。他也感到,這事正如姚小瑩所說:這事,必有蹊蹺。

劉順生過來對盛雲生說:親家,消消氣。也許這裡有誤會,也許事情不是這樣。

劉夫人邱妍妍意識到這事做得是有點過了。也過來拉著盛夫人的手對盛雲生說:哎呀,親家公親家母啊,女兒出了嫁,活著是夫家人,死了是夫家鬼。你們做爹孃的冇必要操那麼多心。再說呀,小夫妻吵吵鬨鬨也是有所難免。

突然,盛靜宜,感到下身感到隱隱作痛,渾身冒汗,臉色蒼白。幾個人叫起來。“少奶奶怎麼啦?少奶奶怎麼啦?”

劉順生喊:趕快去請郎中,趕快去請郎中。

盛夫人也走到盛靜宜。哭著說:阿囡啊,你不要嚇死姆媽,你心裡難受姆媽知道,你哭出來,心裡好受一些。

盛雲生也唉—的一聲,坐到了椅子上。

郎中揹著藥箱進來。

郎中看了一看盛靜宜眼神,診著她的脈。

郎中說:從少夫人的脈象看,有點紊亂,這是心氣不和造成的,看來內心受了她無法承受的委屈,纔會造成這種現象。另外,由此,造成先兆性流產。需要好好的靜養調理。

於是。劉夫人、盛夫人、丫環幾個人把盛靜宜攙扶到房間。

盛靜宜一把抱住盛夫人嚎啕大哭起來。說:姆媽,您不知道女兒心中有多苦呀!如果我今天被阿爹殺了,也隻是一個冤鬼呀!

盛夫人也哭得淚流滿麵。

劉家如此動靜,也驚動了上上下下。

什麼少奶奶那在外麵偷野。

什麼少奶奶她的情人給他寫情書。

什麼少奶奶她爹感覺很冇有麵子,特地前來教訓她,差點兒把她殺了。

也有人說:男人在外麵有三個四個女人,反而感覺自己臉上、門上有風光。而女人偷野,這是大戶人家最忌諱的。

下人在私底下也議論得紛紛嚷嚷。

話也傳到了來福耳朵裡。來福感覺不對呀,什麼偷不偷情的,分明就是一封信,是大少爺托人叫自己帶進來,冤枉了少奶奶這也是罪過呀。

來福匆匆忙忙來到大廳。

來福朝站在那裡的劉家興招招手。

劉家興跟來福來到院子裡。

來福悄悄地對劉家興說:二少爺,您們說什麼情書不情書的事我知道呀。

劉家興一聽。反問道:哦,你怎麼知道?

來福說:是大少爺托人找我做的。

劉家興自然不出所料。於是又問道:詳細情況你能不能說說,這已經涉及人命關天的大事。

來福說:哎,哎。那天我從地裡乾活回來,正好與紅鼻子阿三相遇。他給了我一根菸。後來他說大少爺有一封信,要交給少奶奶,托我代交。而且說千萬不能直接交給他,要塞到門縫裡。又說什麼,這樣少奶奶撿到了信會感到特彆開心。下人講的都是實話。

劉家興連連點頭。說:好好,謝謝你。

一場驚心動魄的場景已經過去,劉家琪才姍姍來遲。

一切真相大白。

劉家興見劉家琪進來,上去就一把抓住他胸口的衣服。對著他轟道:我問你,你竟敢乾出如此缺德的事,差點兒傷了兩條人命,你還是不是人?

劉家琪已經知道無錫來人了,從劉家興口中聽得出信的來龍去脈估計已經知道。於是,輕描淡寫地說:隻是和她開開玩笑而已。

劉順生看到兩個兒子在門口院子裡吵吵鬨鬨,估計到其中奧妙。於是,舉起一根門閂撲過來。

劉家琪見趨勢不妙。人一犟,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