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夜,這時候最是宜人,涼風習習,路邊的花香微微,三三兩兩納涼的人,幾個頑童追著那忽明忽閃的螢火蟲,遠處有闌珊的燈火,池塘裡綴滿天上的繁星,清淩淩的水映照著天卷殘雲,漏穿高閣,數點螢流花徑,盪漾得天地間的一切,花非花的朦朦朧朧。

姚小瑩穿著一件粉藍色的連衣裙,露現的雙臂潔白的皮膚猶如剛剝殼的雞蛋,兩條烏黑的長辮,一前一後,髮梢上紮著粉紅的蝴蝶結,臉蛋微微透著淡紅。胸前隱隱墳起的鴿乳造型優美,頗有規模,讓人不敢多看。一雙黑色搭扣鞋恰到好處。她雖然冇有經過精心打扮,卻仍如畫中而來。

姚小瑩低著頭,雙手玩弄著自己的髮梢,與劉家興肩並肩,壓著步。

姚小瑩對劉家興道:家興哥,今天汪媒婆來我家了。

劉家興驚奇的問道:她到你家乾什麼?

姚小瑩道:她向我姆媽要我的年庚,男方就是南柵張家的獨生子。

劉家興緊張地問道:你不要嚇我哦,那你姆媽給了她冇有?

姚小瑩搖搖頭。

劉家興鬆了一口氣。道:還好還好。

姚小瑩接著說:不過,聽我阿爹、姆媽的口氣,要把我留在家裡,招個上門女婿。父母之言不可違啊!

劉家興笑說:這還不簡單啊,那我上你們家就是了唄。

姚小瑩撲哧一笑。道:您說話倒是輕鬆。您們劉家如此大的家業,讓一個兒子上人家門做女婿,您爹媽的臉麵往哪兒擱?何況,您哥又不是一個做事之輩,您爹媽怎會捨得?

劉家興道:我過去,你過來都一樣,總得有個人要出來。否則,怎行?再者,我們當地還有一種習慣,叫兩頭親。你也不算出嫁,我也不算上門,雙方都是兩頭跑。反正,我已經鐵了心,非你不娶。

姚小瑩也被劉家興這一番話真切的話所感動。轉身一下撲倒在劉家興的懷裡。

一個你需我求的擁抱。劉家興把姚小瑩抱得緊緊的,嘴唇慢慢地向對方靠去。

劉夫人朱妍妍拿著一些糕點,進了汪媒婆家門。

汪媒婆見朱妍妍進來,笑臉相迎,道:哎呀,劉太太啊,真是稀客稀客,難得難得,快坐快坐。不知劉太太上我家寒門,有何貴乾?

朱妍妍把糕點往桌子上一放,然後笑著道:我來彆無他事,隻為我家的家興,麻煩汪婆婆跑一趟,去討個年庚。

汪媒婆笑著道:那是好事,那是好事。能為您劉家跑腿,也是我這老媽子三世有幸。不知您家相中了哪家千金小姐?

朱妍妍笑道:呶,就是姚家百貨商店的姚家大小姐。

汪媒婆一聽是姚家,為難地道:哎呀,劉太太,您說彆家我老媽子一定願意效勞。您說姚家呀,不瞞您說,有幾家托我,我已經去了幾次,說來說去都是說姑娘年齡還小。17、8歲人了,還小?姑娘麼養到100歲也要給人家的。我也不知他家啥心思。現在啊,倒好,他家呀,要招上門女婿的。

朱妍妍拿了一個紅包放在桌子上。還勞汪婆婆試試看。

汪媒婆看了一看紅包,反正自己也不虧本,幫人家說媒,哪有一次就成功的?無非自己耗費一點時間而已。何況,假如事成,劉家的謝禮肯定不少。於是道:既然劉太太如此說,那我再去試試看。

汪媒婆笑嘻嘻地進了姚記百貨商店。

汪媒婆一進門見姚夫人邱慧英、姚小瑩、姚小琳三人正在包餛飩。笑著道:哎呀,你們都在忙啊。今天我也算有口福了,趕著你家吃餛飩,哈哈。

邱慧英勉強地道:姑孃家讓她們學著點,免得到時候都要人家來伺候,你坐你坐。

一見王媒婆進來,姚小瑩把半隻冇有包好的餛飩往桌子上一扔,氣呼呼地進了內屋。她對王媒婆感到實在有點討厭,一次有事冇事就往她家跑,真是吃飽了撐的。

王媒婆坐在凳上,笑著對朱妍妍道:哎呀,姚太太啊,我這老媽子怎麼也有點不識相,要是其他人家,我也算了。他家麼我也無法推脫,隻好厚著臉皮又來了。

邱慧英笑道:又是哪家勞駕你呀?我們多次說過,我家要招上門女婿的。

汪媒婆也道:是呀,我也是和他們如此說的。可劉太太硬要我過來,我也是盛情難卻,要我前來討個年庚。

邱慧英一聽是劉家,就對姚小琳道:還不快去給汪婆婆沏茶。哎,哎,慢著,先給汪婆婆煮幾個水煮蛋。

王婆婆也感到莫名其妙,前幾次來,都是熱麵孔碰到冷屁股,這次大不一樣。笑著道:哎呀,用不了用不了,姚太太還那麼客氣。

汪婆婆又道:劉家二公子,人聰明,長得英俊,斯文。與你家小姐也蠻般配的。我看啊,您家小姐嫁過去也是福氣啊。

邱慧英笑道:就看“八字”是否相配。

姚小琳端了一碗水煮雞蛋出來,一聽是劉公子,多嘴就問:您們說的劉公子,不知哪個劉家?

汪婆婆笑道:你這個姑娘不見世麵,南潯鎮上劉家那個不知哪個不曉,劉順生家便是。

姚小琳笑道:哦,原來是這個劉家。說完就走。

邱慧英笑嘻嘻從內屋拿出一張拿出一張大紅紙,上麵早就寫好妍妍的“年庚八字”,交予汪媒婆。笑道:那勞駕你拿去讓他們卜個卦,看看他們倆有冇有這個緣分。

姚小瑩氣呼呼地靠在床上,見姚小琳進來,氣呼呼地問:那個老媽子到現在還冇有走?

姚小琳道:還冇有呢,阿姆和她聊的還蠻起勁的呢。

姚小瑩氣呼呼地道:聊,聊,有什麼好聊的。

姚小琳故意地道:我哪兒知道。我隻聽那老媽子說劉家二公子這麼好。

姚小瑩一聽,頓時臉也紅起來,脫口而出道:他們說的是劉家興?

姚小琳哼—的一聲道:怎麼,該滿意了吧?

姚小瑩立刻拉過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臉上。說:我不和你說,我不和你說,羞死人了。

汪媒婆拿著大紅“年庚八字”,笑嘻嘻地來到劉家。

她對朱妍妍道:哎呀,劉太太啊,這次總算冇有白跑,我與姚家姆媽好說歹說,“年庚八字”給您家拿來了,你們去請人卜個卦,看看他們倆有冇有這個緣分。

朱妍妍道,那要謝謝汪婆婆了。劉夫人朱妍妍給了汪婆婆發了賞錢。

汪媒婆謝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