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順生家的客廳裡,劉順生和夫人朱妍妍與王侃一家,坐在椅子上,一會兒傷感,一會兒談笑風生,暢談著18年來各自的經曆。

這時,董其昌帶著夫人,女兒蘭蘭進來。劉順生和夫人朱妍妍與王侃一家都起立相迎。

董其昌首先向王侃雙手作揖道:王兄,18年未見,想不到今天在這裡相見,實在不易啊!

王侃也笑著道:還記得那次在桐鄉交易會上,一彆就是18年啊!那時我們還是年輕人,可現在都老了。

董其昌笑道:是啊是啊,說著又向劉順生道福。

劉順生笑著道:大家請坐請坐。

董其昌拉過蘭蘭道:叫王叔,劉叔。

董蘭蘭靦腆地叫了一聲:王叔好。劉叔好。兩位阿姨好。

董其昌笑著又指著王雅明道:這位呢,這位是王兄家的公子?

王侃道:正是,雅名快叫董叔,阿姨。

王雅明笑著叫道:董叔,阿姨好。

董其昌又道:那我家蘭蘭應該叫哥了。

哈哈,大廳裡笑聲不斷。

董蘭蘭今天特地進行了一番打扮。隻見她:翠衣薄紗如花,柳眉鳳眼,身材嫋嫋婷婷,凹凸有致,酥胸俏臀;發流如瀑,纖腰一束,**輕分;五官玲瓏精美,麵似桃花,珠圓玉潤;皮膚粉膩如雪,冰肌玉骨,軟語嬌音;隻須俏目一回眸,那鮮花便綻放萬紫千紅;隻須丹唇稍開啟,那黃鶯便婉轉珠玉佳音;隻須蠻腰輕搖曳,那翠柳便飄拂春風幾度;天地造化美女如此,實乃天上人間、豔動鬼神、獨一無二、性感嬌美、俏麗風流,一等一的美女麗人嬌娃仙子也!

董蘭蘭不由自主地朝王雅明一看,與其四目相對。隻見對方:那人俊美絕倫,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臉俊美得異常。外表看起來好像放蕩不拘,但眼裡不經意流露出的精光讓人不敢小看。一頭烏黑茂密的頭髮,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細長的桃花眼,充滿了多情,讓人一不小心就會淪陷進去,他給董蘭蘭報以一個甜甜的微笑。

董蘭蘭紅著臉,低下了頭。

劉順生笑著道:大家都不要站著說話,請坐請坐。

大家坐下以後,丫環上了茶。

董其昌笑著道:18年了,王兄好不容易來南潯,這次應該多住幾天纔是。

王侃笑道:明天劉兄公子訂婚大喜,晚上夜班輪船就回去。

董其昌笑道:哎,乾嗎那麼急啊,既然來了應該多住幾天,反正劉兄這裡,我哪裡都好住。

王侃笑道:洋行裡的事情也多,這次也算是下了狠心。反正往後要來也方便,坐一晚輪船就到。

董其昌笑著問道:貴公子在哪裡高就?

王侃笑道:就在我的洋行裡負責外貿一塊,年紀輕,從小長在國外,外文好,容易與外國人打交道。

董其昌笑著道:這倒也是,年輕有為啊,哈哈。哎,尚未完婚?

王夫人這時笑著也插話。道:八字還冇一撇呢!

劉順生連忙笑著道:那好呀,那我來做媒,你們兩家聯姻就是了。

王侃道:那我家是求之不得了。哈哈

這時的董夫人笑著插話道:婚姻這東西就要看緣分了。

劉夫人朱妍妍也笑著道:兩家倒也是門當戶對,知根知底,兩個年輕人也蠻般配的,就看他們心裡是否想到一起。

這時的王雅明不停的盯著董蘭蘭。看得董蘭蘭紅著臉,不敢抬頭。

談談說說,氣氛倒也輕鬆。

中午,劉順生為王侃一家接風,董其昌一家一起作陪。滿桌子的各種菜肴。

劉家琪也聽了自己母親的話,住到家裡來了。盛靜宜挺著個大肚子也參加了。三戶人家坐了滿滿的一大桌子。

席間,劉順生、王侃、董其昌還是侃侃而談。

朱妍妍不時的說:您們不要隻顧了說話,吃菜呀。盛靜宜扒了幾口飯早已經回自己房間去了。

而王雅明,與董蘭蘭不時地四目相對。

唯獨劉家琪一人隻顧自己吃飯,人家講話他也插不上嘴,他也感到,自己將要被所有人所拋棄。

前幾天,劉家琪回到家。

晚上,劉家琪嬉皮笑臉地要進盛靜宜房間,盛靜宜硬是不讓他進。

劉家琪嬉皮笑臉地道:我們是夫妻,你怎麼不讓我進房間呢?

盛靜宜道:我們是夫妻?既然你是有妻之夫,你怎又在外麵到處玩女人呢?

劉家琪微笑著道:那是我一時糊塗,偶爾逢場作戲罷了。

盛靜宜挺著大肚子怒道:偶爾逢場作戲罷了?你說話倒是輕鬆。那個唱戲的,你把人家強占了,還造成人家懷孕了,你又把人家踢到造成流產,這也是逢場作戲?那個叫冬青的你把人家帶到東帶到西,倆人同居,玩膩了,你又不要人家了,這也是逢場作戲?這還不算,你還天天逛窯子,還傳染了性病,這也是逢場作戲?不,這就是你的本性。我和她們一樣,命運是我也被你玩過一兩次罷了。所不同的,我懷有身孕,冇有流產罷了。告訴你,要不是為了肚子裡的孩子,我早就離開了劉家。放心好了,待孩子出生以後,我會離開的。

劉家琪被盛靜宜一番話說得啞口無言,隻得灰溜溜地拿著被子進了後院,一人住著。

一天的南潯之行,讓王侃一家真是感到什麼叫“情”,什麼叫“義”,樂不可言。最開心的還是王雅明。

下午,王侃一家到董其昌家,王雅明拿出一瓶法國香水送給了董蘭蘭。

王雅明笑著對董蘭蘭道:蘭蘭妹妹,這是正宗的法國“紅玫瑰”香水,它具有清香、高雅之感,送給你。

董蘭蘭接過香水,左看右看,嗅了又嗅,欣喜若狂。心想:自己雖然也是出身名門閨秀,平時用的也隻是“雪花膏”、“花露水”這種一般的化妝品,如此高檔化妝品哪裡用過。於是含情脈脈地道:謝謝雅明哥。

王雅明微笑地接著道:如果蘭蘭妹妹喜歡,往後可以經常給你捎來,我有朋友經常往來於上海—法國之間,很方便。

董蘭蘭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微笑著道:那要謝謝雅明哥了。

晚餐期間,董蘭蘭還有意坐在和王雅明挨在一起。董蘭蘭不停地往王雅明碗裡夾菜。還一邊夾菜一邊說:雅明哥,您多吃一點呀。

坐在一側的劉家興開玩笑地道:哎,蘭蘭妹妹,你不要隻顧往一個人碗裡夾菜呀。

董蘭蘭不假思索地說:反正啊,您現在已經有人幫您夾菜了。

劉家興啊—的一聲。

董蘭蘭頓時也感到自己的話出了問題,臉不覺得紅了起來。

王雅明也知道這話錯的所在。幫助解圍地說:我是第一次來,那是蘭蘭妹妹熱情好客而已。

年輕人的對白,話中有話的言語,說得在場的人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