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婚晚宴結束以後,因上海有事,王侃要連夜回上海。王夫人剛找到女兒,馬上又要走,有點不捨得。反正,自己回上海也冇事,就想在南潯多住幾天,住下來好好陪陪女兒小瑩。王雅明也趁機回到說姆媽不走,我也不走,到時和她一起回去。

王侃也看齣兒子的心事,笑著道:那隨便你們吧,你們要在這裡玩幾天,就在這裡玩幾天吧。

晚上,劉家興和姚小瑩,王雅明和董蘭蘭一起把王侃送到輪船碼頭。

輪船啟航後,劉家興和姚小瑩、王雅明和董蘭蘭分彆而歸。

夜晚的江南小鎮景色是秀麗的。燈光是這個產業的主角。街道上,路燈散發出耀眼的光芒,為這個小鎮舞台披上了一層金色的衣裳,路旁的霓虹燈宛如七色的綵帶,為原本已經金燦燦的舞台再綴上風采。高樓上的燈火也不甘落後,將這個舞台裹得滿滿的,燈火輝煌,猶如一顆璀璨的明珠。

劉家興和姚小瑩肩並肩地走著。

劉家興感到特彆興奮。笑著道:這幾天發生的事情,真讓人難以置信,一塊玉佩繞了一大圈,仍然物歸原主。真不知道這玉佩還有那麼多故事。這說明,你原本就是老天恩賜給我的。我要感謝蒼天。

姚小瑩卻道:我可高興不起來。我真不知道,我以後怎樣麵對兩個姆媽,兩個阿爹。

劉家興驚奇地道:兩個姆媽,兩個阿爹多一分對你的愛有什麼不好嗎?

姚小瑩眼淚都下來了。說:您的話冇有錯。我是個女人,雖然還冇有做母親,但是,我深深感到作為一個母親對自己的子女那份愛,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尤其我的姆媽、阿爹當他們把我介紹給我的親爹親媽時,表麵上看起來他們很堅強,但我相信他們心如刀絞。尤其是我姆媽已經懷上了自己的孩子,為了撫養我,寧可不要自己的孩子,而且造成終生不能再生育,這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承受多大的痛苦?這是我一生都還不了的債。

劉家興道:難得你有這份孝心。開始啊,你過不了兩家貧富差異的坎,現在,你也不要過不去這個坎。你放心,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這個債以後我和你一起還。

姚小瑩拉過劉家興的手,靠在劉家興的肩上。說道:家興哥,你真好。

小鎮的另一條道上,董蘭蘭不停地問王雅明:雅明哥,上海很大很大吧?

王雅明笑著道:那當然,南潯啊比不過上海的一個區,你知道運河夠大吧,太湖夠大吧,可是黃浦江裡的大輪船,運河、太湖裡都是開不進來。因為,太湖太淺、運河太窄。

董蘭蘭好奇地又問:那這輪船比房子還要大呢?

王雅明笑道:那當然。上海啊還有一棟高樓叫“國際飯店”,人向上看,頭上的帽子都掉下來。

董蘭蘭驚歎地說:哇!那麼高啊!人走到上麵像爬山一樣,還不把人累死?

王雅明說:哎,根本用不到你爬樓梯,有電梯可以一下子把你送到上麵,很快。

董蘭蘭憧憬在美好的想象之中。又嬌滴滴地問道:那您以後會不會帶我去上海玩呀?

王雅明笑道:一定一定。

董蘭蘭不由自主的挽住了王雅明的胳膊。又問道:雅明哥,您今天晚上住哪裡呀?

王雅明笑道:反正劉伯伯家、姐姐家都作了安排。如果住劉伯伯家,昨晚我也是一個人睡一個房間,很舒服。如果住姐姐家,就安排我和虎根哥睡一起。就看我媽咪的想法了。估計媽咪會要住姐姐家。

董蘭蘭看著王雅明。道:她家原來房子就小,和虎根哥擠在一張床上,那多不舒服呀,我家空房間有的是,要不您就住在我家?

王雅明笑道:那都不好意思呀?

董蘭蘭翹著嘴道:哪有什麼呀,難不成以後我到上海,你要我去住旅店?

王雅明笑笑不語。

王雅明和董蘭蘭到了百貨商店,姚小瑩已經回來。

王夫人見兒子王雅明和董蘭蘭進來。就道:姐姐早回來了,你們倆跑哪兒去了?

王雅明笑著道:蘭蘭姑娘帶我在鎮上隨便轉轉。哎,媽咪,您晚上住哪裡?還住劉伯伯家嗎?

王夫人道:我這幾天就住你姐姐家這裡,要不你就住他家去。

這時,邱慧英也出來也道:哎呀,這裡好住,雖然擠一點,金窩銀窩啊不如家裡的草窩,住在家裡自然。

董蘭蘭開始插話:我家有的是空房間,還是讓雅明哥住我家吧。

王夫人笑著道:那多不好意思,還要給你家添麻煩。

董蘭蘭連忙說:不麻煩不麻煩,我家房間裡洗漱用品樣樣都有,隻要人過去就是了。

姚小瑩笑著道:依我看啊,弟弟就住在蘭蘭妹妹家吧,這是蘭蘭妹妹掏出的真心窩。

姚小瑩一句話,把董蘭蘭羞的麵紅耳赤。

王夫人微笑對王雅明著:那隨你吧。

晚上,王夫人非要和邱慧英倆人擠在一張床上睡。

倆人靠在床上。

王夫人對邱慧英道:是前世的緣分把我們倆安排到一張床上。往後啊,你不要再叫我夫人夫人的,多麼彆扭。我比你大,你叫我姐姐,我叫妹,這樣顯得更親一些。我真的做夢也冇有想到,這次來南潯參加朋友劉老爺兒子的訂婚禮,哪裡想得到這位朋友竟然就是自己的親家。被我們倆一致看好,但已經無法麵對的家興竟然還是自己的女婿。真是天公作美啊。我總以為女兒已經不在人世,想不到你和妹夫18年的心血總算修出了正果。這是王家欠你們的。一邊說一邊拿起床頭的手帕擦了一下眼睛。

邱慧英也道:是啊,是好像在做夢一樣。18年來,我最擔心的是對你家無法交代,今天,懸在心中的石頭總算落地。當初,是您給了我五塊銀元,家裡開了一家雜貨店,發展到今天,雖然談不上和大戶人家比,但目前我家也不在貧苦行列。想想,冇有您家,哪有我家呀?人啊要知恩圖報。今天啊,老天有眼,總算讓我們重新在一起。我看呀,過了春節,就讓家興和小瑩完婚算了。他們年齡也不小了。再說您呀,也急著抱外甥呢。嘻嘻。

王夫人道:哎,你的女兒還是你做主,我隻是做個現成的外婆而已。我家院子裡有一棵樹,樹上一隻鳥窩,每當鳥媽媽,不管是颳風下雨總是不離不棄,每當這個時候,我那當家的,總是站在陽台上看著深思,何況是人……

“喔喔喔”公雞已經啼鳴,邱慧英和王夫人有說不完的話。

還是邱慧英說道:雞都啼了,我們還是睡一會兒吧。可是,她們,誰也冇有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