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家興接到王侃從上海發來的電報。王寶和在上海等他。於是。劉家興又匆匆忙忙趕到上海。

劉家興和王侃一起來到王寶和的下榻處。

王寶和看到劉家興,臉上有些憂傷的樣子,道:我這次從法國到英國銷售生絲,遇上了來自日本的貨商,他們的生絲質量看上去比南潯的好,所以搶走了下一批訂單。因此,這次來上海,冇有帶來生絲訂單。

劉家興問道:日本的生絲怎麼個好法?

王寶和拿出一小包生絲,遞給劉家興。說:你自己拿去看。

劉家興打開這包日本生絲一看,光澤、柔軟、均勻度,的確都比自家的生絲看上去更好。按照道理,江南的水質要超過日本,為什麼現在質量反而差?

王侃建議道:那我們可以適當價格低一點。

王寶和搖手說道:在歐洲,綢緞都是賣給貴族的。他們不怕價高,隻怕貨差。

劉家興眉頭緊皺,問:哪還有什麼補救辦法嗎?

王寶和道:三個月後,在英吉利舉行萬國博覽會,如果展覽會上你們的生絲能超過日本的,也許輯裡湖絲在國際上享有聲譽。否則,輯裡湖絲在國際上聲譽大大下降。

王寶和掰著手指頭算著:三個月,洋輪開到英吉利就要一個月,我們最多隻有兩個月時間,能做出比這更好的生絲嗎?

王寶和聳聳肩膀說道:這是你們唯一的機會,否則,中國的生絲很可能在歐洲市場上永遠被剔除。

劉家興緊緊拽著那包日本生絲,咬牙道:王寶和先生,謝謝你提供如此重要的資訊。我們輯裡湖絲享譽百年,絕對不能輸給彆國。王先生,我保證在兩個月內送來參展的樣品,請您放心。

王寶和和劉家興握手,說:劉先生,我們已經是好朋友,我明天就要啟程回國,希望我再次來上海的時候,能聽到你們的好訊息。

劉家興堅定地說:一定!

回到“劉順恒”洋行,劉家興一直神色凝重,拿著,一包日本生產的蠶絲,坐在書房內細細端詳。

王侃敲敲書房門,劉家興道:請進!

王侃推開門,看到劉鏞還盯著書桌上那包日本生絲髮呆。

王侃笑道:看了一天了,看出什麼名堂來冇有?

劉家興撚出一根絲來,皺眉道:也是奇怪,挑出單絲來看,無論白度、淨度和亮度,都遠遠不如我們南潯輯裡的絲,可為何成經後看起來比潯絲更佳?

王侃眯著眼睛看了一會,尋思道:莫不是他們加了什麼新增劑?

劉家興湊近生絲使勁聞了聞,搖頭道:是純正的生絲味道,不像加了東西。b劉家興又說:即使在整個大清,能比b'jia

裡出產的蠶繭更好的也找不到幾處,何況小小的日本國!奇怪,真是奇怪!接著又說:我們也不懂製經,不如把這包日本生絲拿去給搖經戶看看,說不定能夠發現其中奧妙什。我這就回南潯。

回到南潯,劉家興便把那包日本生絲拿給劉順生看,因為涉及到南潯生絲的聲譽,劉順生也不敢怠慢,立馬召集絲業同行‘聚議廳’商討。

很多老闆逐一觀察這包日本生絲,都嘖嘖稱奇,卻無一人能解其中奧妙。

有的說:既是比賽,我們就挑出頂頂好的繭子做成初絲,再從這些優質初絲裡麵挑出頂頂好的交給頂頂好的搖經戶搖經成絲,然後再從這些成絲中挑選頂頂好的拿去參展,我就不信憑我們南潯輯裡村的絲,還挑不出一包比日本絲好的?

好幾位老闆都有這樣的看法,可劉家興和劉順生皆不以為然。

劉順生說:如舉大費人力物力,做了一包好絲,即使我們贏了,又有何意義?難不成我們今後售與海外的絲都這麼做?這涉及到我們‘輯裡絲’在國際的地位和影響問題。

很多人也說:劉會長說得有理,我們並不是想要隻要贏這一次,而是潯絲的永遠聲譽,也是我們民族之大事。如今問題癥結所在,我們要找出原因,解決問題,也是一勞永逸。

劉順生想了想,決斷說:每家絲行選一名最好的搖經戶,明日集中到‘劉恒順’絲行,讓他們共同琢磨,若有破解其中奧妙者,由商會出麵重獎。

眾東家皆同意劉順生的意見,散會後召喚自家最好的搖經戶,於次日一早集中到‘劉順恒’絲行。

‘劉順恒’絲行內熙熙攘攘,擠滿了幾十位搖經高手,他們個個技藝高超,經驗豐富。他們爭相觀看那包日本生絲,紙包在他們手上傳來傳去,每個人都覺得稀奇,為什麼一樣搖的經,偏偏看起來就不一樣。

議論了一個時辰,大家也說不出所以然來,他們都搖著頭走了。店堂裡隻留下一個師傅在捧著生絲在看。

劉家興不認識這位師傅,問道:請問您是哪個絲行雇的搖經師傅?貴姓?

這位師傅說道:鄙人姓湯,是周申泰絲行雇的搖經戶。

劉家興道:湯師傅口音,好像不是南潯人吧?

湯師傅點頭道:我是隔壁吳江震澤人。

震澤離南潯鎮也就十裡路,但分屬江蘇和浙江兩個省份。震澤也是蠶桑區,但所產生絲大多賣給國內綢緞莊。震澤的搖經戶水準很高,頗受杭嘉湖一帶絲行青睞。

劉家興請湯師傅坐下,喚人給他換了杯好茶。

劉家興問:湯師傅如此認真琢磨,您可看出什麼端倪?

湯師傅道:我抽了幾根絲,單根絲看起來都冇有貴地產的好,但是為什麼擰成經以後就變了樣?真真想不通緣由。

湯師傅又說:劉東家,可否把日本絲分我一點,我拿回去再仔細琢磨琢磨。

劉家興允諾,把日本生絲分成兩半,一半交予湯師傅帶走,一半隨手揣進懷中。

回到家,湯師傅用手繞著生絲,細細琢磨著。他乾脆把一根絲經退開,突然發現這些生絲的經跟自己平時搖的不一樣。他知道,搖經是左旋右順,而這包日本生絲卻是右旋左逆搖成經,在同樣的光線下,看起來效果完全不一樣。難道這就是日本生絲的奧秘所在?

第二天一早,湯師傅就去找劉家興。

劉家興也不懂什麼左旋右順還是右旋左逆,但他一下意識地覺得也許找到了關鍵所在。

湯師傅說:劉東家,你等著我,我這就回去照著法子試試!

劉家興說:我跟你一道去!

劉家興跟著湯師傅去了搖經房,湯師傅用各種等級輯裡絲用右旋左逆的方法搖經,果然色白、經勻、質軔,看起來比日本生絲更好。劉家興欣喜若狂,情不自禁抱住湯師傅,激動地說:我阿爹說過,要給您重賞。

湯師傅笑著說:不敢當不敢當。都是為了輯裡絲的聲譽。

訊息傳開,絲業同行振奮,湯師傅經過研究,在右旋左逆的基礎上又加了一道乾蒸工藝,使得輯裡絲的韌性比日本絲高二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