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家興帶著12包輯裡絲的新樣品趕到上海,正好趕上湯寶和的法國朋友瑟洛夫的外輪到上海。

三天後,瑟洛夫的外輪要返回,劉家興和湯寶和委托瑟洛夫把12包輯裡絲帶到倫敦。瑟洛夫爽快地答應了。

輪船啟航了,劉家興和王侃對瑟洛夫千謝萬謝,兩人還到碼頭送彆。劉家興還給瑟洛夫包了賞錢。

博覽會上,會議評審幾乎到了最後階段。

在博覽會標誌性建築“水晶宮”的角落裡,還堆放著用麻布包裝的幾個包裹,與出現在富麗堂皇的倫敦博覽會標誌性建築“水晶宮”,一切都顯得那樣的格格不入,果然冇有引起人們的關注。評委們要不將它忘記,要不將它忽視了。

一個評委無意地看看這幾包東西,隻見上麵標誌著“madei

Chi

a”。於是,叫人打開看看。不打開不要緊,一打開大吃一驚。於是,尖叫起來“Comehe

e,eve

ybody.”意思是大家過來,大家過來。

評委們過來一看都驚呆了。

不少評委都伸出大拇指,連聲:ve

ygood.ve

ygood.

中國的輯裡湖絲,潔白、柔軟而富有彈性,銀光閃閃,無疑是在所有參展的絲綢中無與可比。

就這樣,看起來包裝其貌不揚,來自東方南潯小鎮的輯裡湖絲,經過評委投票,一致投了讚成票,一舉奪帥,獲得了由英國維多利亞女王親自頒發的金銀大獎。

此事,不僅引起了南潯地區的轟動,同樣也引起了世界的轟動。尤其是歐洲國家的富人更喜歡南潯的絲綢,不少外國商人紛至遝來,前來收購蠶絲。

上海新落成的達達碼頭,停靠了好幾艘外輪,周邊停滿了來自各地的航船。碼頭路旁停滿了人力車,也有不少商人前往碼頭兜攬各種生意。

一艘外輪靠岸不久,瑟洛夫和湯寶和還有幾個商人提著皮箱,走下舷梯上了碼頭。

見外國商人過來,有幾個人迎上前去。說:請問你們需要不需要蠶絲?

瑟洛夫手一攤,用半生不熟的中文笑著說:No,

o,

o.我們已經有了客戶。

說著,他們就叫了幾輛人力車。

“劉順恒絲行上海分行”門前,人力車停了下來。

劉家興見湯寶和瑟洛夫到了,立馬起身出門相迎。雙手作揖道:瑟洛夫先生,辛苦了。許久不見,歡迎大駕光臨。

瑟洛夫下了人力車,提著皮箱,笑著對劉家興說:劉先生,我今天還給你帶來了幾位好朋友,他們都是做絲綢生意的。

劉家興笑著說:謝謝,謝謝。歡迎各位!

進了“劉順恒絲行上海分行”會客廳,劉家興吩咐姚小瑩給客人倒茶。

姚小瑩還第一次見到洋人,人家說洋人都是黃頭髮,藍眼睛,果真如此,但她不敢多看。

瑟洛夫抬頭看著劉家興問:這位漂亮的女士是?

劉家興笑著說:她將是賤內。

瑟洛夫轉頭問湯寶和:賤內是什麼東西,我怎麼冇有聽說過?

湯寶和笑著說:賤內就是我們中國男人對自己老婆的稱呼,現在,他們還冇有結婚,也叫未婚妻。

瑟洛夫哈哈大笑,說:哦,原來是這樣。劉夫人那麼漂亮,比我們法國女人還漂亮。

瑟洛夫的話把姚小瑩說得很不好意思。

姚小瑩紅著臉,點頭離開。

瑟洛夫又說:劉先生知道不知道,輯裡湖絲在英國倫敦世界博覽會上獲得金銀大獎?中國蠶絲了不起,中國人了不起。

劉家興笑著說:早有所聞,不少報紙上都登了。那也得要好好謝謝你呀,不是你的鼎力相助,恐怕我們這次也失去了機會。

瑟洛夫笑著說:哪裡哪裡。我今天還給你帶來幾位朋友,他們都是做絲綢生意的,今天要的貨很多,但必須是輯裡湖絲,其他的都不要。

劉家興盤算著自己庫存,笑著說:做生意應該以誠為重。世博會上展出的絲就是我們廠生產的,我行是自產自銷。不知道各位這次要貨多少?

瑟洛夫又說:我相信劉先生的為人。這次你們行有多少我們全要了,以後我們可以與劉先生長期合作,你的絲今後不要再買給彆人,隻賣給我們好嗎?

劉家興笑著說:好說好說。接著又說:為時已晚,今天我做東,先吃飯。

瑟洛夫笑著說:飯要吃,生意也要談。你知道嗎,我們的船停靠一天要多少費用?那一邊吃飯一邊談生意。兩不誤。哈哈,哈哈。你知道嗎?今天我還特地給你帶來了,我國正宗的“白蘭地”。

劉家興也笑著說:我為什麼要做東,你的一位朋友王侃也在上海,我馬上派人去把他請來。

瑟洛夫大笑起來。說:哦,原來是這樣,那太好了,太好了。

一間包廂裡,劉家興、姚小瑩和王侃陪同瑟洛夫、湯寶和還有四位洋人一起用餐。桌子上放滿了各種佳肴。

瑟洛夫打開了一瓶葡萄酒說:這是我們國家最好的葡萄酒,“路易十三白蘭地”,請各位好好品嚐。他又指著桌子上一個菜問:這是什麼菜,我冇有見過。

王寶和笑著說:這是“鬆鼠桂魚”。它是一種淡水魚,可以紅燒,可以清蒸,也可以燒湯。

瑟洛夫笑著說:你們中國人吃這麼講究。我們法國人來了一個高貴的客人,就一塊牛排,一個羅宋湯。他做了一個鬼臉,兩手一攤,說:就這麼簡單。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姚小瑩也感到這位洋人很滑稽,不時地露著笑容。

瑟洛夫又說:飯吃了,我現在要談生意,明天究竟能不能裝貨?現在輯裡湖絲雖然在歐洲市場是緊俏,但如果輪船靠岸三天等著,利潤就冇有了。

劉家興和王侃對視了一下,然後說:請瑟洛夫先生放心,明天上午就裝船,保證你們滿載而歸。

瑟洛夫和其他幾位洋人都笑笑。

瑟洛夫指著另一位洋人說:我這位朋友是做日用品生意的,你們講的洋肥皂、洋油、洋釘、洋鉛絲、洋蠟燭……等等,都做。我看劉先生很多船回去都是空的,為何不帶點兒回去,豈不兩全其美?

劉家興感到這位洋人講得非常有道理。自己家鄉很多日用品都帶個“洋”字、“洋肥皂”、“洋釘”、“洋鉛絲”“洋蠟燭”……等等。連家裡用的洋火(又叫洋煤頭)都不是自己國家生產的,直接從洋人手中過來,這個差價利潤也可觀。何況,南潯地方也不算小,有常住人口三萬,還可以批發到其他鎮,甚至於一直到湖州市府。於是,他看了姚小瑩一眼,心想:這對“姚記百貨商店”的發展不是很好嗎。於是說:瑟洛夫先生說的有理,這問題,我們完全可以考慮。

第三天,“劉正茂絲行上海分行”的庫存,包括王侃行裡的庫存,全部清空,劉家興還從其他南潯人在上海開的絲行調來許多。僅僅從調來的,一天中的差價,劉家興賺得自己無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