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金花他們隨劉家興又來到旁邊一間廳堂,隻見梁上掛著一塊匾額,上麵寫著:“義推任恤”四個字。落款:李鴻章

陸金花驚歎的問道:這真是李鴻章親筆題詞嗎?

劉家興笑著說:那當然。

劉家興接著說:提起這塊匾額也有些來曆。

南方的冬天,雖然冇有北方那麼寒冷,但一到三九嚴寒,還是冰天雪地。狂風呼嘯,大樹在狂風中搖晃,一條條樹枝就像一條條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著。

1876年,這一年的冬天,西伯利亞的冷空氣不斷襲擊我國大部分地區,天氣特彆寒冷,簷口都掛滿了冰淩柱,連浩大的太湖都結了厚厚的一層冰。門前小河的河麵上的冰厚的小孩們可以在上麵自由玩耍。

書房裡,炭火盆把屋子烤的暖暖。祖父劉鏞正坐著椅子上在看賬本。這時,叔公劉鋌進來,說:哥有您一封信函。

祖父問道:哦,何方來函?

叔公道:信封上是河南鄭州。

祖父好奇地道:河南吾未有友,怎會有來函?

劉鋌叔公把信呈與祖父。

祖父用小剪刀把信封打開,隻見信箋上寫著:

劉鏞閣下謹啟:

冒昧至函。隻因近期天公作難,我區遭寒潮來襲,百年未遇。不少黎民百姓,饑寒交迫,難於抵抗。凍餓亡者有之,為官實感痛心。故致函閣下,以求衣物。勞閣下費神相助,盼慨允。

李鴻章

同治十二年臘月初八

祖父看完信,心情無比複雜。堂堂李鴻章是時任直隸總督,親自給自己寫信,乃是對自己的一種信賴,也是實在無奈至極。

於是,祖父提筆回覆:

李大人大鑒:

惠書敬悉。

大人日理萬機,憂國憂民,有你為官,乃百姓之榮幸。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乃吾民族之大義,責無旁貸。效勞之處,理當儘力而為。現呈大洋十萬,請笑納,以解燃眉之急。衣物之類,日後即辦。

敬稟者歸安縣南潯劉鏞

同治十二年臘月初十

祖父寫完信,立馬差劉鋌帶了信函、銀票快馬加鞭,星夜兼程,奔赴河南。

祖父又找來人。祖父對他們道:當務之急,你們分頭前往盛澤、震澤等地,各購置棉被、棉襖二萬套,越快越好,假若廠家一時拿不出那麼多貨,煩請他們加班加點,那是救人之大事,適當增加一些費用也無妨。

祖父又到了絲行會所,召開緊急會議,他對與會者道:各位鄉親,現今河南遭遇百年未遇的寒潮,凍餓亡者有之。總督李大人親自給鄙人寫信,向南潯救援。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乃我民族之大義。吾南潯尚有家庭五千多戶,家庭尚有多年未穿的舊衣服,放在箱子裡冇有用,還占了地方,不如捐獻出來,一家一件那就是五千多件。勞駕各位,回去以後,這一兩天,翻箱倒櫃找找看,並轉告左鄰右舍,以解決河南民眾的危難之急。我劉鏞替河南民眾謝謝各位了。劉鏞向大家雙手作揖。

會議期間,有的人就在私下議論:說真的,舊衣服哪家冇有,現在年輕人趕時髦,誰還穿舊的?扔了捨不得,不扔也冇處放。

會所成了臨時倉庫,奶奶也日夜前來幫忙。

奶奶心比較細,她要人把男人穿的、女人穿的、小孩穿的分彆打包。她說:分彆打包,到時也好容易派送。免得到時亂七八糟。

短短一天多時間,各種衣物就收了大大小小的幾百包,上萬件。加上二萬套祖父自己花錢購置的棉被、棉襖。於是連夜找來漕運穀老闆。

祖父對穀老闆道:穀老闆,你我已經多次交道,這次非同一般,那是救人之急。一路走運河,你的船到達鄭州可要多時?

穀老闆道:到鄭州全程運河,如順風順水兩天兩夜準能到達。劉老闆如此心急,不知這次運送何物?

祖父說:這次乃是救災之物。河南遭遇百年未遇之寒潮,有不少貧民饑寒交迫,難於抵寒,凍餓亡者有之。乃吾心急如焚。鄙人準備了一些禦寒之物,如和穀老闆價格談妥,連夜裝船啟程送往河南。

穀老闆一聽,說:劉老闆為的是救災,那我穀某人也非無義之輩,救災也義不容辭。這樣,這次船費全免了。反正,船這幾天也空著,就幾個勞力,也算我出的微薄之力。

祖父起立雙手作揖。道:穀老闆大義凜然,可歌可泣。我劉某在這裡替河南民眾謝了。

冬天的夜晚,天黑得較早,寒風凜凜,冰天雪地。人們早已經閉門就寢。

而南潯鎮是另一番景象。船碼頭,成群結隊的人,有的提著燈籠,有的肩挑,大家忙著裝船。

奶奶向祖父提議道:老爺,男裝、女裝、童裝已經分開打包,裝船也如此。到時卸貨派送更為方便。

祖父笑著說:還是太太想得周到。

祖父在船碼頭指揮,不多時,一個浩大的船隊已經全部裝滿。浩浩蕩蕩沿著大運河一路向北進發。

鄭州總督府。李鴻章不時地在屋子裡轉來轉去,急得團團轉。

這時,有人進來。道:稟報大人,街頭又發現三名凍死的平民。

李鴻章淚流滿麵,無奈地道:差人好好給埋了,決不能隨意拋屍郊外。

不多時,又有人進來。道:稟報大人,浙江歸安南潯劉鏞差人前來叩見大人。

李鴻章開始一愣,接著道:快!快!請來人進來。

叔公一天一夜,星夜兼程,已是精疲力儘。見李鴻章就雙膝跪地。道:平民劉鋌受族兄劉鏞之托,前來叩見大人。順帶手書一封,銀票10萬兩。

李鴻章一聽大喜。接過信函、銀票。親自上前攙扶起劉鋌。道:快快起來。劉鏞閣下還有何話慢慢道來。

李鴻章先打開書信,看後,臉上慢慢露出笑容。

劉鋌道:棉被、棉襖,鄙人啟程之時,已在籌集,幾日就到。還請大人寬心。

李鴻章左手揹著右手,捋了一鬍鬚。笑道:有如此善民,我大清江山哪有不穩之理。又喚:來人!

進來兩名差役。

李鴻章對差役道:來客千裡迢迢,馬不停蹄,路途辛苦,陛下好好侍侯,不可怠慢。待其休整以後再走。

次日,有人來報,運送棉被、棉襖的船隊已到。

李鴻章道:快快備車,為官要親自去碼頭迎接。

李鴻章坐在馬車上,向黃河邊駛去。

李鴻章站在碼頭上,看著滔滔的江水,望著一船船滿滿的棉被、棉襖感歎地道:我河南民眾有救了。功德無量啊。

不久,李鴻章親筆給祖父劉鏞寫了一塊匾額差人送去,上麵寫著“義推任恤”四個大字。就是這四個字。

陸金花聽了劉家興的介紹,讚歎地說:你們劉家真是讓人肅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