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二月,背陰處的冰雪還未化儘,冬的寒意還未全消,柔風吹過古老的河床,灑下一溜波光。柳樹卻早已抽出一條條翠綠的枝條,吐出一簇簇嫩綠的新芽,它那長長、軟軟的枝條在那平靜的湖麵上款款搖擺,動作是那樣輕快、那樣溫柔。路邊的小草經受了風雪嚴寒的考驗,開始破土而出。整個大地無不顯露著生機。

春天的二月初一,邱妍妍被一陣陣疼痛痛得滿頭大汗,看來臨盆在即。

房間裡,火盆烤得暖暖的。劉家的女人上上下下忙個不停,接生婆早已到場。姚小瑩儘管自己肚子也漸漸隆起,她還是守候在邱妍妍的身旁,她既高興又擔憂,高興的是不久的她也要成為為人之母,而擔憂的是看看婆婆被疼痛折磨臉色蒼白,滿頭大汗,這種痛苦不知究竟有多難受。但她還是拿著毛巾不斷地為邱妍妍擦著臉上的汗水。連盛靜宜也過來幫忙。

邱妍妍疼痛得越來越厲害,間隙越來越短,接生婆不斷地檢查產門。而一直等在門外的劉順生,聽得一陣陣的叫喊,心如刀絞。隻聽得屋內,啊—啊—的叫聲,緊接著哇—的一聲嬰兒的啼哭聲,劉順生鬆了一口氣,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這時,有人出來通報道:恭喜老爺賀喜老爺,老爺您又添了一位公子。

劉順生一聽喜出望外,真想不到五十多歲,還老來得子,真是祖上積德,讓他一輩子多子多孫。

這時,有人喚:老爺您可以進來了。

劉順生笑嘻嘻地來到邱妍妍床邊,看著虛弱的邱妍妍道:夫人,辛苦你了。

邱妍妍微笑著不語。

劉順生又看看躺在夫人身邊的兒子。對在場的道:謝謝大家,謝謝大家。

劉順生給接生婆發了賞錢,又給其他人也發了賞錢。

新生兒按字排列,故起名為家輝。

有道是:窮在鬨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不信但看宴中酒,杯杯先敬富貴人。門前拴著高頭馬,不是親來也是親。門前放著討飯棍,親朋好友不上門。

又有道:滿月滿老子,弔唁吊兒子。

好在劉家不是勢利,狗眼看人低的人家。但阿諛奉承、溜鬚拍馬的在社會中還是為數不少的。

邱妍妍生了家輝三次以後,一些親戚朋友,鄉裡鄉親的都前來端湯望產婦訊,賀喜。

金家餐廳,早晨,吃罷早餐,金桐夫人徐氏笑著對女兒苗苗說:苗苗,今天是初四,是個成雙日子,姆媽要出去望產婦了,你陪姆媽一起去吧。

苗苗笑著問道:姆媽您要去哪家望產婦呢,難道鳳姐陪您去不好嗎?

金夫人笑道:鳳姐家裡還有很多事要做,呶,劉家又添了一位公子,我們平時也有來往,這個禮哪有不送之理。要不了多時,我們這去去就回來。

一聽是劉家,苗苗臉蛋不覺紅了起來。站在那裡,回憶著那天在姚家坐茶的那一幕,一位英俊瀟灑,氣質不凡的少年呈現在麵前。自從那天見了他以後,苗苗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在鏡子裡,她時常注意自己漸漸隆起的胸脯,也注意打扮起來了。可是,大家的孩子,也有大家孩子的苦衷,整天關在家裡,足不出門,哪有自己的自由。哪像一般人家的孩子,整天在外割草、玩耍,自由自在。自從那天見了他以後,腦子裡經常在問:不知道何時才能見到他?姆媽說要到劉家望產婦訊,倒是一次機會。假裝勉強地道:那好吧,恭敬不如從命,我陪您去就是了。

苗苗攙扶著母親金夫人進了劉家大院,這時,苗苗被劉家大院的花花草草,那種氣派所吸引,以前總以為自己家高牆深院,無與相比,如今一看劉家大院,真是小巫見大巫。

這時,門口有人通報:又有客人到。

苗苗和母親金夫人在廳堂上喝了甜茶以後,由丫環把她們引入房裡。

早晨,姚小瑩特地給邱妍妍熬了一碗燕窩粥。道:姆媽這是燕窩粥,您趁熱喝了。

邱妍妍笑道:你年紀輕輕,怎也會做這些?

姚小瑩笑道:不會可以學呀,我放了冰糖,不知您感激口味如何?

邱妍妍喝一口,笑著道:嗯,味道不錯。

姚小瑩紅著臉,看著邱妍妍把燕窩粥喝完,接過碗,正要出去,丫環領著金夫人和苗苗進來。

姚小瑩笑著很有禮貌的道:伯母你們好,謝謝你們大駕光臨。

金夫人一進門就道:哎呀,劉夫人恭喜又添貴子,好福氣啊。您看,你啊,真讓人羨慕死了。哪像我這肚子就是不爭氣。嘻嘻。怎樣,你自己胃口好嗎,奶水多不多?

邱妍妍微笑著道:謝金夫人。胃口倒也還好,奶水反正夠吃。他爹想請奶媽,我想還是自己帶好。

邱妍妍抱起小家輝,金夫人過去接過小家輝,抱在懷裡。笑著道:你看才幾天,長得像滿月小孩似的。像劉夫人,臉蛋也長得漂亮。一邊說一邊掏出事先準備好的金鎖片,掛在了小家輝的脖子上。然後,又把小家輝遞給邱妍妍。

邱妍妍笑著說:多謝,要你們破費了。

金夫人笑著說:哎,一點點小意思。然後,坐到旁邊椅子上。苗苗也隨母親坐到姑娘旁邊的椅子上。

邱妍妍笑著問道:這是你家大小姐,多少芳齡?

金夫人笑著道:是啊是啊,今年也1歲了。

邱妍妍笑著道:長得如此漂亮文靜,可有了婆家?

金夫人笑道:還冇呢,今後還得要勞駕劉夫人,幫助留意,看是否有恰當的人家。

邱妍妍笑道:好啊,哎,我那老二家的公子至今還未婚配。給他家做媳婦,我看蠻相配。

哈哈,大家笑得很開心。

金夫人道:呼呼,你們他叔叔家公子,小小年紀已成為秀才,現在南潯鎮上那個不知哪個不曉。那是我家苗苗高配了。

邱妍妍笑道:看你說的什麼話呀,都是鄉裡鄉親的,有什麼高配不高配的。

母親和劉夫人一番話倒是把苗苗說得很不好意思,臉紅一陣,白一陣的,心裡砰砰直跳,但哪個少女不懷春?

坐了片刻,金夫人起身要告辭,邱妍妍喚丫環相送。

邱妍妍又道:金夫人那走好。又一本正經的道:大小姐的事那你回去和你家老爺說說看。

金夫人哈哈笑道:放心,保證冇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