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正月初二,毫無疑問,今天女兒和女婿他們一定會過來拜年。

早晨,姚祥根和邱慧英一早就起來了。

邱慧英要姚祥根再到鎮上去買一點新鮮的鮭魚和河蝦之類的和其他一些必需品。

邱慧英說:我也真不知道我家阿囡想要吃點什麼。她又關照姚小琳早點起來殺雞。自己又一會兒看看這個鍋,一會兒又看看那個鍋,忙這忙那的,忙個不停。

一切都準備的差不多了,邱慧英的心才踏實下來,安心的等待女兒他們的到來。

過了一個時辰,還不見女兒他們的人影。邱慧英叫道:小琳,你給你姐他們打個電話,看看他們什麼時候過來。

姚小琳看了一下牆上地掛鐘。說:還早呢,才九點多,離吃中飯還有一段時間呢。

邱慧英有點責怪的樣子說:你這個丫頭,叫你做點事,就理由那麼多。你不打我自己來打。

姚小琳打通了劉家的電話,對方回答他們早就出門了。

於是,邱慧英回答說:他們早就出門了。

邱慧英納悶地說,就那麼一點點路,怎麼還冇有到呢?

姚小琳無奈地對邱慧英說:看您想女兒想得,也許他們到哪裡有事了,那我要不要去找他們呀?

邱慧英無語,乾脆跑到門口張望。

劉家興,姚小瑩和紅英一邊走一邊聊。

姚小瑩說:看林江這樣子,家境又好,自己相貌堂堂,哪個姑娘見了不心動?

紅英也紅著臉說:像他們這種人家,應該早就有婚配了。

劉家興說:他去了法國多年,前幾天纔回來,以前一直就冇有婚配。

姚小瑩說:能嫁到這種人家也是一種福氣。

劉家興開玩笑地說:那你嫁到劉家福氣就差了?

姚小瑩笑著說:我不是這個意思。女人嫁人,就是嫁人。而不是嫁給一個家。人的一生,女人冇有一個好男人要苦一輩子;男人冇娶到個好女人也要苦一輩子。

劉家興笑著說:那反正你我都不苦。

反正劉家興和姚小瑩聊著。紅英聽著就是了。

邱慧英脖子已經彎得像絲瓜那麼長了。好不容易見到女兒他們姍姍來遲。

邱慧英連忙上前,抱怨地說:哎呀,你們這幾位啊,是什麼時候了,到現在纔來。菜都要涼了。

姚小瑩笑著說:才幾點呀,我們吃了早飯還冇多久,怎麼就吃中飯啦,怎麼吃得下呀。

邱慧英拉著姚小瑩的手,心疼地說:看你的手冷冷的。你現在的胃口還好嗎?想吃什麼同姆媽說,姆媽給你做。

姚小瑩笑著說:姆媽感覺我好像在劉家受苦一樣的,真是的。

嘻嘻哈哈進了門。

姚小琳嚴肅地說:姐姐,您闖禍了還不知道?

姚小瑩感到莫名其妙,驚訝地問道:我闖什麼禍了?

姚小琳一本正經的說:您看看伯母的脖子長了多少?

這時,大家才恍然大悟,引來哈哈大笑。

姚小瑩笑著說:我想不會那麼嚴重吧。

姚小琳又說:知道您們今天要來,家裡還有很多菜,大伯一早又到鎮上去買這買那,又要我一早起來殺雞。做女人還是出嫁的好,回孃家看有那麼多人心疼。

徐虎根也笑著插話道:那也好,還是我不要上你家門的好,你就嫁給我,今後也可以和你一起回孃家。

姚小瑩笑著說:嗯,還是虎根說得有道理。

幾個人坐下,又是甜茶,又是各種瓜果。

一家人又是說又是笑,其樂融融。

一直一言不發的紅英,看著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兩位女人,一位婚期將至,一位是自己的主人,肚子已經漸漸的隆起。想想自己至今還像一朵浮萍,隨風飄蕩,不知哪裡是岸,心裡難免有的苦楚。

這時,姚祥根嘿嘿笑道:還是吃飯吧,等會兒菜都涼了。

滿滿的一桌佳肴,展示著女主人的才乾。

邱慧英是個熱心人,也懂得各方麵的規矩。她不停的給這給那碗裡夾菜。尤其是給紅英拚命的夾菜。笑著說:紅英姑娘,等我家小瑩寶寶生了,她家肯定要請奶媽,你還不如找一家好一點的婆家嫁了。女人嘛,遲早要嫁人的。我啊,17歲就和她阿爹成婚了。

紅英紅著臉違心地說:我就這樣照顧少奶奶一輩子也不錯,何況少奶奶和二少爺都對我不錯。

邱慧英笑著說:話是這麼說。但畢竟是女人。女人到二十歲還不出嫁,以後找男人恐怕就難了。

姚小瑩笑著插話說:既然我是主人,那我得要做主。我保證她在二十歲之前把她嫁出去。

姚小琳又插話說:看姐姐說的,這又不是蘿蔔、青菜可以挑著叫賣。這是要看緣分,又急不出來的。

姚小瑩接著說:你的話冇有錯,緣分到了,你推也推不掉。

姚祥根笑著道:你們都不要隻顧了說話不吃菜。來,大家吃菜吃菜。

一頓飯,把紅英作了話題的中心,也把紅英弄得很不好意思。

吃罷中飯,坐了片刻,劉家興說還有事,就要告辭回府。

回去前,邱慧英給了紅英一個紅包。

紅英推著不要。說:我已經是大人了又不是小孩子。怎麼可以收大媽的紅包呢。

邱慧英笑著說:不吃早飯還是早,冇有出嫁還是小。何況,你是第一次上我們家門,這個禮節是應該的。

姚小瑩笑著說:這是我姆媽的一點心意,拿著就拿著吧。

邱慧英又笑著說:你結婚了,不要忘了給阿姆發喜糖就是了。

紅英接過紅包微笑著說:那謝謝阿姆了。

邱慧英一再關照姚小瑩,要多吃一點,要注意營養,走路要慢一點,要紅英好好攙扶著。

姚小瑩微笑著說:我冇有那麼嬌生慣養。

晚飯以後,紅英打了水往姚小瑩房間裡送。

姚小瑩說:哎,洪英妹子,今天上午去林家,這種人家你的感覺如何?

紅英簡單地說:吃穿不愁,無可挑剔,南潯鎮上少有。

姚小瑩又說:那你對林公子的印象呢?

紅英說:相貌堂堂,落落大方。

姚小瑩又說:那把你嫁到他家如何?

紅英苦笑了一下。說:生來就冇有這個命。說完,拿出用完的臉盆就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