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無精打采,漸漸地西斜,春寒未了,氣溫開始下降。

一陣寒風吹來,劉家興鼻子感到一陣酸酸的。腳踩在結滿雞爪冰的泥濘的小路上,發出“哢嚓哢嚓”的聲響。身上開始冒汗,腳卻開始麻木。

見劉家興回來,姚小瑩連忙說:你回來啦,都等著你回來了就準備吃飯。

紅英一看劉家興身上沾滿了泥水,鞋也是濕漉漉的。站起來心疼地說:慢著,讓他先洗洗臉,洗洗腳再吃飯也不遲。

再正經的男人,有時也會被那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搞得心中的小鹿“蹦蹦”直跳。紅英的體貼入微,嫵媚一笑,都會讓劉家興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劉家興其實不敢直眼看洪英,看到他的身影,臉上就感到火辣辣的燙。

紅英先打了一盆洗臉水,端到房間,又打了一盆洗腳水端進房間,手伸到盆裡試試水溫。

劉家興洗罷臉,挽起褲管,腳放到水盆裡,頓時感到全身熱乎乎的。

站在一旁的紅英蹲下來,要幫劉家興搓腳。

劉家興連忙用手止住,說:不行不行,我自己來,我自己來。我,我怕癢癢的。

這時,難得的四目相對,兩人臉同時紅了起來。

還是紅英先鎮定下來,說: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講,我幫你搓腳都是理所當然的。

劉家興奇怪地問:為什麼?

紅英說:隻為一個理。

劉家興不好意思地笑著說:哪有叫妹妹幫哥哥搓腳的。

紅英無語,隻顧細心的為劉家興搓著腳。

劉家興眯著眼睛,彷彿有股熱流流向全身,感到渾身輕鬆。

紅英說:人,病從根起。腳底上,有88個穴位,按摩可以疏通經脈,促使血液循環。

劉家興感到紅英懂得還真多,完全不是一個鄉下姑娘。開著玩笑說:那以後你要經常幫我搓腳。

紅英不語。幫劉家興搓好腳,擦乾淨。撂下一句話:一輩子做你的仆人,心甘情願。端起腳盆,就往外走。

劉家興看著端著腳盆出去的紅英的背影,想著她撂下的這句話。

……

由於這幾天,天氣特彆寒冷,加上老毛病“氣管炎”又發了。劉順生就一直窩在床上。

英嫂特地為劉順生熬了一點稀飯,劉順生也隻吃了一小碗。

劉家興吃罷晚飯,也來到父親房間。

劉家興一進門,就說:阿爹,你這幾天舒服一點嗎?

劉順生唉的一聲長歎。說:這老毛病,反正也就這個樣,一下子也好不了。

劉家興坐到了劉順生的床沿。

劉順生拉著劉家興的手說:家興啊,如下,你也是一位商人。在大多數人眼裡,“無商不奸”。其實,絕不如此,人在做,天在看。積德乃為子孫造福。營商當務其大者、遠者。鄉民辛苦累月,博此區區,何可占其便宜,以欺人而自欺乎?日後,你如有違背良心之事,以後,我死不瞑目。

劉家興說:阿爹諄諄教導,兒銘刻在心。您安心養病。兒知道與人為善,乃與己方便,這些基本道理。生意場上,人無信不立,誠信乃做人之根本。

劉順生點點頭,微笑著又說:白天不做虧心事,晚上不怕鬼敲門。不僅是為人所理,同是養生之道。

劉家興說:做了虧心之事,總不會心安理得,難擴音心吊膽,徹夜難眠,有損健康。心不虧,力不缺,寢食甚安,故益健身。兒自知其理。

劉順生點點頭,笑著說:知理就好,知理就好。

一直坐在那裡,聽他們父子聊天的劉家興娘邱妍妍開始插話。她說:家境越來越好,那全是菩薩保佑,祖上積德,我實為歡心。唯獨我不見孫子,乃我心病。人生不孝,無後為先。

劉家興笑著說:無後,媽言重了。寶寶總不是堂裡抱來的,也是劉家的後代呀,再說小瑩冇有幾個月就要生了呀。

邱妍妍又說:閨女養到100歲,仍要嫁人。我看小瑩的肚子圓滾滾的,恐怕也是個女兒、

劉家興又笑著說:孫子孫女其實一樣,都是劉家後代。何況,我們還年輕,日後,給你多生個,整天在院子裡吵鬨,到時,您不要厭煩就是了。

邱妍妍笑著又說:待她長大後,唯恐我與你爹早已不在。我是眼見為實。我的意思,憑我劉家現有實力,再娶一房,也是情理之中。

劉家興笑著說:媽媽又要開始說教了,你們肺腑之言,兒哪兒不曾接納?唯獨這件事。按照媽媽之意,最好兒再娶了一房,給你們多生幾個孫子,多子多福,那就心滿意足了。

邱妍妍笑著說:就是呀。要我說,洪英姑娘聰明能乾,會操持家務,人也漂亮。如果她願意,我們也可以明媒正娶。

劉家興笑著說:您們兩老照顧好自己,健健康康,是兒最大福氣。少為這種事操心費腦。兒心中隻有小瑩一人。也希望老媽再不要提這種事,尤其是紅英,同在一個鍋裡吃飯,朝暮相處,難免有些尷尬。

劉順生也說:男人不為異花所動,可貴可貴啊。

為時不早,劉家興告辭父母出來。

劉家興走到院子裡,月光下,看到紅英還在洗衣服。

是呀,自己剛纔回來,衣服全沾滿了泥水,衣服換了一大堆。

劉家興過去,不好意思地說:那麼晚了,還在洗?

紅英這才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劉家興說:明天有明天的事。哎,還少一隻襪子,我以為你們已經休息,故冇有去打擾,你回房間找找看,找到了拿來。

劉家興回到房間,姚小瑩眯著眼睛靠在床上。見劉家興進來,姚小瑩睜開眼睛說:你去爹那裡了,他現在怎樣?

劉家興一邊找襪子,一邊說:老毛病,老樣子。天暖和了就會好一些。

姚小瑩問:你找什麼呀?

劉家興說:紅英在洗衣服,說少了一隻襪子。

劉家興最後在床腳旁邊找到了襪子,拿出來交給紅英洗。

劉家興傻傻的站在那裡,他感到把紅英嫁出去還真的有點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