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在“聚議堂”聚會,聽了“劉順恒上海分行”劉家興的介紹以後,不少絲行膽子也大了,紛紛租航船把絲運到上海銷售,雖然冇有“劉順恒上海分行”那樣,可以直接把絲賣給洋人,而賣給了上海國大絲行,多了一層中間商,也被在南潯賣給廣莊的利潤翻了個倍,搞得南潯大大小小的上百家絲行皆大歡喜。也由此,劉家興在南潯名聲大振。

而廣莊,自從和“劉順恒上海分行”打了一場官司,搞得毫無臉麵不說,現在在南潯已經基本上收到絲,已經無利可圖,因此,隻得打道回府。

劉家興這幾天特彆忙,上海的“達達”碼頭要開工,徐虎根和姚小琳要完婚,自己老婆姚小瑩又要分娩,廠裡又要安排春繭收購等等。真是要拿出三頭六臂的功夫才行。

姚小琳要結婚了,劉家興作為姐夫,理所當然的要充當總指揮。何況,姚小瑩這幾天已經到了預產期,總不能挺著大肚子前來幫忙。隻得由劉家興作為全權代表。

劉家興匆匆忙忙跑到輯裡村。

姚長根夫婦見劉家興到來,笑著迎出門來。

姚小琳姆媽關切地說:她姐這幾天要生了,你怎麼還有時間過來呀?

劉家興笑著說:生孩子也用不到我。我主要過來看看還有哪些事情要幫忙,還少點什麼東西?

小琳娘為難地說:也差不多了。但實不相瞞,就是,就是,花轎前還冇有定,女方雖然冇有開口要,總不能一無所有吧。自己也得要討個吉利呀。又說:我已經和小琳舅舅、叔叔打過招呼,討新郎那天他們總要去的,他們是男方的長輩,有些事情隻能請他們暫時挑挑擔子,過了事時候,再想辦法。

劉家興說:那還要多少?

小瑩娘不好意思地說:前麵彩禮,以及佈置新房等多虧你的幫助,也不知道你們劉家前世究竟欠我們姚家多少債。再有五兩銀子也差不多了。

劉家興說: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隻要把那天的事辦好就行。我這裡還有一張五兩銀票,你們拿著用吧。

一直坐在那裡的一聲不響的姚長根也開口了,說:侄女婿啊,你們劉家對我們姚家恩重如山,我這一輩子,儘力相報。

劉家興笑著說:此話言重了,都是自己人,誰都有個求人之事。

第二天,徐虎根和姚小琳完婚,大家歡天喜地。

由於,姚小瑩已經是大時大日,就要臨產。喝過喜酒,劉家興匆匆忙忙連夜趕回南潯。

剛到家,一進家門,見英嫂忙忙碌碌正在燒熱水,知道姚小瑩就要分娩。

劉家興無法進入產房,隻得進了隔壁紅英的房間等訊息。

大家都懸著一顆心。

有人說,女人生孩子,等於一隻腳踩在棺材裡,到閻王那裡去走一遭。

劉家興就在隔壁紅英的房間裡。不久,隔壁房間不斷傳來姚小瑩痛苦的叫喊,一陣啊—啊—的叫聲,聽得劉家興心如刀絞。緊接著,“哇”的一聲嬰兒啼哭聲,劉家興懸著的心才放下來。

聽到隔壁接生婆說:恭喜恭喜,是一位公子。

在這以前,劉順生夫人邱妍妍天天跑佛堂,舉著三柱“清香”跪在那裡,嘴裡也聽不清她在說一些什麼,隻知道她在求“觀音菩薩”保佑。希望兒媳能給劉家生一個兒子,好延續劉家香火。

一聽接生婆說是個公子,劉夫人邱妍妍連聲說:謝謝老天爺,謝謝老祖宗保佑,謝謝大家,謝謝大家。

劉夫人還給在場的人都發了紅包。

劉家興聽到隔壁動靜喜出望外,然後從房間裡出來。

劉家興走出房門正好與從產房出來的紅英相遇。

紅英笑著說:恭喜二少爺賀喜二少爺,少奶奶生了一位公子,母子平安。

劉家興笑著說:謝謝,謝謝。

紅英回過頭來,笑著說:這又不是我給你生的,有什麼好謝我的呀。

劉家興感到,應該把這個好訊息首先通報給躺在床上的阿爹。於是,他就到了父母的房間。

劉家興一進門就對靠在床上的劉順生說:阿爹,恭喜您了,托您老人家之福,您添了一位孫子,母子平安。

劉順生眯著眼睛,點點頭,連說:好,好。這全是祖上積的德啊。家興啊,明天你一早,你得帶上香燭,得到家廟裡去祭拜一下,謝謝老祖宗,也替我磕上幾個頭。

劉家興笑著說:我知道了。然後告辭阿爹出來,回到自己的房間門口。

隻聽到接生婆說:二少爺可以進來了,可以進來了。

劉家興輕輕地推開房門,滿臉堆笑地走到搖籃邊,看看剛剛降臨的兒子,紅彤彤的臉蛋,一頭烏黑的頭髮,閉著兩隻小眼睛。劉家興高興不已。

劉家興又來到姚小瑩床前,見姚小瑩眯著眼睛,蒼白的臉上堆滿了喜悅。劉家興笑著說:辛苦你了辛苦你了。

姚小瑩微微睜開眼睛,笑著說:冇有您的辛苦哪來的今天正果?要說幸苦,那是您最辛苦。

劉家興破涕而笑。

劉家興又說:我姆媽說了,這幾天就去請奶媽。這是她老人家為我們著想。等你身體恢複了,我們馬上就可以再生兒子了。

姚小瑩微笑著說:你這個不正經的。哪有這樣說話,我這不是成了為劉家生孩子的機器啦。我的意思,孩子還是自己帶好,往後也比較貼心。做女人哪有不帶自己孩子的?也是責任,人家是冇有辦法才請奶媽的。

劉家興笑著說:夫妻之間,每件事都是正經的,如果真的老是一本正經,還能夠生兒育女?

姚小瑩微笑著說:虧你說的出口。接著又說:哎,兒子還冇有名字,你得給她取一個。

劉家興笑著說:按照我們劉家祖上字輩排,他和寶寶一樣,屬於“世字輩”,那還是叫劉世明吧。意思是,讓他長大以後,光明磊落,明明白白做人。小名就叫明明。

姚小瑩微微的點點頭。

姚小瑩說:這名字叫起來倒也響亮,也好聽。哎,小琳他們的婚禮辦得怎麼樣?冇有參加他們婚禮也是一次遺憾。

劉家興笑著說:放心,一切很圓滿。他們說了,過幾天小夫妻倆會來看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