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金花知道姚小瑩生了個小孩,前天,特地從上海打來電話。陸金花在電話裡說:小瑩姐,恭喜您生了個小公子,這是您們甜蜜的愛情修來的正果啊。過幾天等我晚上冇有演出,反正現在也方便,來回隻要一天時間,我和春花過來看看小寶寶。

姚小瑩笑著說:哎呀,你們也很忙,也不要特意過來。其實啊,生男生女都一樣。女兒是父母的小棉襖,貼心;兒子是父母的外套,外麵好看。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隻要他們健康成長,長大以後啊,堂堂正正做人就行。做女人嘛,生孩子那是必然的事呀

陸金花說:生孩子是女人一生最大的的幸福,冇有這個經曆,就不知道什麼叫母愛。

姚小瑩笑著說:嘻嘻,你說的也是,你也有這個迫切的願望。金花妹妹,你歲數也不小了,不要整天忙於事業,自己的事情也應該考慮考慮了。憑你目前在上海的影響力,找個男人應該不是問題。

陸金花說:小瑩姐實不相瞞,第一個“酸梅子”已經把我嚇壞了。這世道,男人不少,但好男人真的不多。不少男人就是看中你的姿色,所以呀,也有一些“大腕”要我做他們的小妾,或者做他們的情婦,何必呢?我不求榮華富貴,隻求永久擁有。平平淡淡,隻要他真心愛我,粗茶淡飯也心甘情願。

姚小瑩笑著說:那姐姐幫你留意。哈哈。

陸金花又說:小瑩姐,我的教訓是深刻的。看人主要看人品,不要家境。你看,家興哥當初愛上您,還不知道您的生世,您就是一家普通商店的女兒,他就是不管家境的差異,堅定不移。我與春花真的很羨慕您。

姚小瑩笑著說:按你們這樣說,我是一個幸福的女人了。嘻嘻嘻。

晚上,姚小瑩對身邊的劉家興說:哎,家興哥,您看看那陸金花與林江相不相配呀?

劉家興笑著說:哎,按他們兩個人的長相還真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對,陸金花的長相哪個男人不喜歡?就是,就是,我擔心林江如果知道了陸金花前麵的事,他會不會願意?

姚小瑩自從認識劉家興以來,還是第一次撅著嘴和劉家興說話。她說:她前麵怎麼啦?她前麵是無賴,是被人欺負的。您們男人都是一個德行,把女人的第一次看得那麼重。再說您們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在外麵到處拈花惹草,就不允許女人有一點過錯?世界上有多少女人是終身一男?又有多少男人終生一女?假如我現在死了,您就能保證不再續延?

劉家興感到自己的話有點過分了,使得姚小瑩生氣了。於是,笑著說:好了好了,我的少奶奶,我說錯了。我也是實事求是說的心裡話,說的心裡有點顧慮而已,也是出於好意。如果林江不在意,露金花也願意,倒真是很好的一對。那這樣,我來想辦法先聽聽林江的口風。

林江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他始終在想著劉家興的話。“我有一件好事想和你說,不過,說來話長,現在暫時不說。”“現在保密。”想來想去,無非是給自己介紹對象。這姑娘細皮白肉、秀髮披肩、臉蛋上兩個深深地酒窩、見了人嫵媚的一笑?整個一晚上,林江都處於幻想之中。

早晨,林江還憧憬在美好的嚮往之中。梳洗完畢,他迫不及待地給劉家興打了個電話。問道:家興哥,您昨天說的半句話是什麼意思呀?弄得我琢磨一夜,都想不出是什麼事。您啊,還賣什麼關子?

劉家興一聽,哈哈大笑。說:這就說明我的目的達到了。怎麼,晚上做夢抱媳婦,儘想好事?哈哈。

林江又問道:你說的究竟是什麼事呀,快說呀。

劉家興笑著說:冇其他事,下午我請你到南潯戲館看電影,片子是“追魚”。

林江說:哎,林江哥那“追魚”裡的那個女主角,你們結婚那天她不是也來了嗎?大家都不看新娘子,都看她了。哈哈。

劉家興笑著說:怎麼,你對她也感興趣?

林江笑著說:哪裡哪裡。人家是什麼人,上海灘的一個大明星,追她的人不要太多哦。我們是鄉下一個小鎮上的人,哪敢有這種非分之想,能夠看見過她一次,也是說話的資本。

劉家興說:廢話少說,下午我在戲館門口等你。

南潯戲館正在放映電影“追魚”,劇場中,座無虛席。

劉家興和林江緊挨著。

劉家興不停地注意著坐在一旁的林江。隻見他聚精會神地死盯著劇中的牡丹小姐。一直到電影結束,林江還笑著傻坐在那裡。

劉家興笑著道:哎,兄弟,人都走光了。

林江這才醒悟過來。連聲說:冇過癮冇過癮。

劉家興笑著說:哈哈,我看呀,你是被牡丹小姐給迷住了。看來今天晚上非做夢不可。

林江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皮。笑著說:這種女人才叫羞花閉月、沉魚落雁。不要說她做了老婆,就是看一眼,也是渾身舒服三天。哈哈。

林江和劉家興興高采烈的走在大街上。林江無心去欣賞這街前燈紅酒綠,人來人往的景象,還沉浸在美好的嚮往之中。

劉家興笑著說:女人啊,長得漂亮也是一種罪過,要害多少男人煞費心機,爭風吃醋甚至於尖刀相會。不是嗎,兄弟看到“牡丹”小姐長得如此漂亮,整天想入非非,弄不好還要搞出“相思病”呢。怎樣,要不給你介紹認識一下。哈哈。

林江笑著說:劉兄,您自己吃飽了冇感覺餓肚子的難受。有哪個男人不想抱著美女睡?像這樣的女人誰不想?

劉家興說:世界上男人對女人有兩種態度。一種是玩女人,一種是愛女人。玩女人的,他不管她以前還是現在和將來,隻要達到一次目的就行。愛女人的,也不管她的過去、現在和將來,始終如一愛護她保護她,這就叫男人。

林江也是個聰明人,他聽得出劉家興的話裡有話。接著說:劉兄,我不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如果,她真的願意嫁給我,我林江對天發誓,一輩子隻愛一個女人。

劉家興笑著說:按理說,你們倆真是郎才女貌,加上你家實力也行。雖然她以前也被人欺負過,可她現在她是上海灘的大明星,後麵盯著的男人排著隊,你願意人家還不一定願意呢。

林江焦急地說:劉兄,你把我的胃口吊起來了。不管怎樣,這件事隻能靠您了。我不在乎他的過去,更在乎她的現在和將來。

劉家興笑著說:行,我隻能試試看,但不能保證。